[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邹洪复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邹洪复文集]->[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
邹洪复文集
·邹洪复简介
邹洪复的随笔
·一个社会没有文化的表征
·拒绝适者生存
·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诗歌写作的方向——诗集《妙处》自序
·写作是到思想为止
·网络时代新闻的一些特点
·中国诗歌,你应到哪儿?
邹洪复的诗歌
·● 感应现实的诗(十七首)
·●流淌爱情的诗(十一首)
·●内心感悟的诗(二十五首)
·●童心荡漾着的诗(五首)
·●短歌集(二十一首)
·给诗人师涛先生
邹洪复的小说
·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施虐与受虐(短篇)
·爱情与恶梦
·欲望悬崖(中篇)
·岁月补丁(短篇)
·初吻(短篇)
·向殉道者献鲜花
·人民为什么不敢花钱?
·你要把自己身上尘气去了
·那位总统站在笼子里
·做自己的梦
·骗子和小偷的哲学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诗人食指印象
·生之幸福和快乐
·山西省黑砖窑事件折射了什么
·社会转型期过长,只会叫矛盾积聚更多
·思考是一种更高的美感
·时代的自闭症
·幸福的事情
·天下最重要的东西
·自然律
·活着的姿势——序秦友刚散文集《走在路上》
·五月,五月
·对09年春节晚会的批评
· 夜色(诗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昨天下午,青岛海关调查局的朋友让我到一个派出所,给他儿子办一份转学户籍证明,朋友在审理处每年要审理120多个案子,忙。所以有什么小事都请我给帮忙。虽然派出所所长也是我熟人,大家知道在中国这个所谓依法办事的伟大国度里,有熟人效率就会大大的有,只要有熟人,该不能办的,打点一下,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办了。这和写东西的是一样,有熟人了,有关系了,就好发表。所以,我对有些人的发表了多少东西毫不感冒,没什么了不起。向来我只是对作品感冒,对作家的人品感冒。
   到了派出所,我就直接去找户籍警,是一对女的,警服岸然,表情呆板,让人看了,气氛森然。她们很忙,电脑还很不大会用,但是却忙地慢条斯理,舍我其谁。对去办事的盛气凌人,任意指使,所以整个房间里都是她们的高音,去办事的大气都不敢出。我等了一个小时了,期间,她们大多是为熟人忙活。我不舒服,就当当敲她们桌子,她们吃惊后很快就镇静下来,说,你想搞暴动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然后训斥我,然后我就铿锵有力地历数她们的不对,然后她们就是不给我办,然后,我气愤扬长而去。定了定神,为了朋友孩子的转学证明,我还是莫可奈何打了所长手机,可是,关着。到办公室一问,出发了。我这人最讨厌的是求人,我很乐意帮朋友排除万难,我有困难时,一般是谁也不告诉,自己尽力解决。我有一个观点:活着最起码就是为了不求人。
   回到单位,和同事们牢骚起这件事,一同事哈哈大笑,说其中一位是她妹妹,我哈哈傻笑。同事说,笨蛋,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一声。好了,你等着,我一个电话就解决问题。我又哈哈傻笑。其实,我早找所长的话,她们可能早就乖乖地给微笑服务了。为了自己的生活原则,我得付出,我知道这很值。
   其实,我最主要的是想说说写东西的人的事儿。姑且把他们分成三种写作:一种写作实际上是生命留给生活的分泌物。它可能是糖的,可能是酸涩的,也可能是苦味加咖啡的,大多如我上面写的文字,是生活对处事原则的小碰撞,是没有深度高度和阔度的心情编织。它大多是描绘一些风花雪月,草地高原,天空和梦,大而不细腻,多杂而缺少个性,属于业余创作水平。比如我的写作大多数就是。这些有感而发的小感受是对文学的一种肤浅又凑热闹的点缀,自己喜欢而已,偶尔有喜欢者更好。这种写作纯粹是一种自得自足的生活消遣或情绪排遣,也是享受生活的一种幽雅趣味。我很喜欢这种悠然自得,信手涂鸦,与世无争地无难度写作。
   一种是用生命来写作。这种写作,往往其作品就是作者把他生命的一次一次地抛出。这种作品里包含了作者的全部身心和血肉。他的灵魂荡漾其中,他的宇宙就是自己,他和自己的神自己的生活对话,搏斗和升华。这种写作者有海子,尼采,海明威,凡高等等。他们活得真诚而又与世俗格格不入,他们不是欺世盗名的人,他们是自己的国王,是艺术天空里的月亮或太阳。往往不为当下的肤浅艺术所容纳,记得1988年,在一次北京市作协会议上,海子的诗歌就很受了一些人的责难和贬斥。当时未到会的海子听说后就很是痛苦伤心。

   这种写作者有一种对艺术的真信仰和殉道精神,所以就很容易最后为了艺术而把自己的生命抛出,给后人留一个伤心的生命结局和悲怆的精神。如果社会及其生存环境对他们的现实生活稍微细心照料,他们的肉体的归宿也应该是能够寿终正寝的。因为对人来讲生死往往是一闪念的事儿。也许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解开他们的思维死结。用生命来写作者,他的人品和文品是合一的,这一点毋庸质疑。所以他们的生命也是神圣而尊贵的。更应珍惜。所以,很多时候,更需要悠着点儿来。
   一种是使用所谓的修辞来写作。现在,伟大的我国的聪明的怕死的专业作家大多都用这种写作方式,也可以叫零度写作。它不承认或不愿意用自己的灵魂和精神写作,不愿意投入生命去感悟去阐释语言和世界,(那样多累呀),而是推崇语言到哪儿,世界和生命就到了哪儿,如池莉刚获得《大家》文学奖的长篇就是试图用这种写法。他们信奉语言是存在的家;世界是一种修辞;文学不是人学,是一种修辞学。
   
   这种写法由于语言的柔韧,飘渺不定,扑朔迷离的无限扩大性和包容性,而令写者更容易着迷。写作像作曲家谱曲一样在语言的迷宫里自得其乐,而又可以赚稿费,何乐而不为?这样使写者纯粹成为修筑语言宫殿的工匠,从此以后,作家就再也不能够叫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了,从此以后,作家与灵魂和自己的人格也就无干了。掌握了这种写作的人,他可以不用修心养性,不用需要多少文学素养,不用投入一点感情或什么狗屁信仰,也能编织出精巧的繁复多彩的文字来。掌握这种写作的人很容易具有人格分裂的倾向。他的作品可能很美,而他在现实生活中也极有可能是一个无赖或流氓或很卑鄙者。他们都是一个叫福柯的法国人的信徒。可以说福柯的哲学是伟大的,但是,由于他糜烂的私生活,他于1984年死于爱滋病,也不算偶然。
   有的人识了几个洋字,读了几本洋书,吃了几块洋排,就到处引洋经,据洋典,把个中国话写得都让中国人读好半天才翻译过来,以显示自己的洋膻味道。有的人本来很简单的道理,却非要拖泥带水的浪费祖国的高贵语言,以显示他的渊博和高深,老以为自己最聪明,而忘了自己的愚昧和可笑。
   在一个作家的书房与一个豆腐作坊没有区别的时代,作家丢失了人格,涣散了魂魄,不要了精神和责任,甚至还没有卖豆腐的人诚实,他们自甘沦落为码字匠,还神气什么?为了发表作品不惜蝇营狗苟,市侩嘴脸狗窦大开,你还神气什么?
   
   2002年7月2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