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邹洪复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邹洪复文集]->[拒绝适者生存 ]
邹洪复文集
·邹洪复简介
邹洪复的随笔
·一个社会没有文化的表征
·拒绝适者生存
·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诗歌写作的方向——诗集《妙处》自序
·写作是到思想为止
·网络时代新闻的一些特点
·中国诗歌,你应到哪儿?
邹洪复的诗歌
·● 感应现实的诗(十七首)
·●流淌爱情的诗(十一首)
·●内心感悟的诗(二十五首)
·●童心荡漾着的诗(五首)
·●短歌集(二十一首)
·给诗人师涛先生
邹洪复的小说
·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施虐与受虐(短篇)
·爱情与恶梦
·欲望悬崖(中篇)
·岁月补丁(短篇)
·初吻(短篇)
·向殉道者献鲜花
·人民为什么不敢花钱?
·你要把自己身上尘气去了
·那位总统站在笼子里
·做自己的梦
·骗子和小偷的哲学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诗人食指印象
·生之幸福和快乐
·山西省黑砖窑事件折射了什么
·社会转型期过长,只会叫矛盾积聚更多
·思考是一种更高的美感
·时代的自闭症
·幸福的事情
·天下最重要的东西
·自然律
·活着的姿势——序秦友刚散文集《走在路上》
·五月,五月
·对09年春节晚会的批评
· 夜色(诗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拒绝适者生存

   
   
   像我这类写点诗文随感的人,心态本该是要从容清净,不宜想一些与政治有关联的事情。文学写作除了服务于自己和读者,不需要为谁服务。
   政治学的核心应该是关于民主和宪政的问题,而作为一个社会公民,只接受政府的意志,只接受并遵守单位长官的意志,只享有一种沉默自由,而不能有自己对社会独立的言论和批评,立于现实之中,就觉得了内心那常常说不出的痛苦和无奈。
   有不少人说,鲁迅先生如果活到建国后,肯定也只能沉默或不得善终,即使他写了文章,在国内也没有报刊敢给发表。可现在已经建国50多年了,我们却还不能个人自由办报和做媒体。一个不能让民众的心自由袒露的政府怎能去求真务实呢?

   记得曹禺的女儿万方曾说:“长时间以来,我爸爸和许多的人,他们都被告知他们的思想是需要改造的,这种对灵魂的改造像是脑页切除术,有时是极端的粗暴行动,还有就像输液,把一种恐惧的药液输入身体里。这是一种对自由谨小慎微的恐惧,我知道这是非常严酷的事。”虽然这是说过去多年的事情,也感到了政府中不少仁人志士的一直努力和进步,但还是让人觉得了进步不够快。所谓进步不是仅给人以希望,不是制造舆论,而是切实脚踏实地地将先进理想实现。
   如果社会不再奉行长官意志和“一把手”意志,而是遵从多数人的意志,真正民主的意志,那就叫人欣慰和扬眉吐气的多,那就真正是执政为民、还政于民了。当然,这样的话,国人的整体素质和民主思想习惯也应该寓于从小到大的学校教育之中,因为一个人早年的教育背景,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他一生的选择。
   想起这个社会上有那么多默默的善良和勤劳,瞬间有万千感慨齐涌,竞无从下笔。是的,这些年社会物质得到了有目共睹地发展,有一些人富裕了,有一些人却更贫穷了。让不断变化样子的政策来指导国民的生活,肯定不牢靠和少文明的,这些年我们一直说抓精神和物质两个文明建设,这意识很好,而文明不是两个字,也不是口号和形式,抓是抓不来的。文明是不断进步,文明是以人为本,厌弃野蛮和愚昧。文明要不得虚假。在现阶段,文明即是首先杜绝社会特权和腐败,杜绝不公平。文明即是人人平等,心理健康,坦荡交流中的以诚信为基础,籍以形成的温馨和活力。文明首先是制度文明和宪法文明。
   记得有句古话,大概的意思是:为官者,应该想如何为国家罗致,举荐人才,不应终日想方设法聚敛财富;为吏者,应多想如何完善自己的道德、学问,不应终日想方设法如何获取头头的“欢心”;为民者,应多想如何升华自己的品格,让世人敬重,而不应终日哀哀怜怜地算计自己还能活得多久。
   而在目前体制下,仅从文化上说,就产生了不少依靠舞文弄墨来投机取巧的文侩,甚至产生了不少颠倒是非的文痞和混混,他们用庸俗和世故取悦或向有关部门邀宠而有话语权,因此他们轻而易举就遮蔽了真正的文化,阻挡了艺术的纯正自由进步和向高端发展,进而破坏和误导了文化,让职业道德也江河日下,社会风气甚至已到了 “礼崩乐坏”的边缘。如果各行业都出现这一状况,则肯定是因为制度的原因了。如果连一般大众都能明白这道理,而政府却执意抱残守缺,不去在制度方面做根本彻底地变革,那就显得愚蠢无比了。
   自由和民主,这个中国的志士仁人为民抗争了一个多世纪的事业,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实现呢?
   学问不只是光明,它也是自由。吴世昌先生在上个世纪40年代曾说:“中国若不培养自由主义者抬头,政治前途是没有希望了。中国政党使国家人民的苦头吃够了,应该让无党无派的人民喘一口气。”吴世昌先生1948年从国内到牛津大学任教,1962年据说响应周恩来的号召,举家回国,任中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晚年担任过人大常委,曾说:“人大,人大,听起来很大,其实也没啥,就是一堆老头子吵架。”吴先生于1986年因为医生误诊而去世,享年78岁。
   张东荪先生也说:“文化上没有自由主义,在政治上绝无法建立自由主义。没有自由即没有民主。”而中国人最容易接受新事物,为什么偏偏对自由和民主的进程却接受地如此之慢?要知道,绝对独裁必将导致绝对腐败。一个缺少政治文明的独裁衙门,社会文明的建设和进步又将会从何谈起呢?其实,腐败的根源是来自于体制的落后,如果没有科学制度的建设和民主的确实监督,仅依靠人的自身修养来抵制腐败入侵,从人性上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依靠政策也不会消除和阻止腐败产生。
   政治民主的发展是用相互商量和自愿同意的方法来代替用强力从上面使多数人屈从于少数人的方法。民主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社会的和个人的生活方式。
   是啊,只有民主才能让人人平等,才能消灭特权,才能尽可能的消除腐败。独裁乃万恶之源。
   在一个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的社会里抱怨将永无止境。很少有人把社会当成一个互相保护、互相受益的系统。所以自由和民主尽快渗透于我们具体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不应该是奢望,自由和民主的大行其道必将使国家和社会更文明,进步更快,亦是很现实地迫切必需。
   自由和民主的大行其道必将是每一个公民能够到达真正生活的最佳起点和外部保证。而真正的生活即是人人活在一个崇尚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的环境里。
   自由是一件社会的事情,而不仅是私人的一个要求,思想自由与表达自由是一切自由的根源。自由是一种凌越,是一种最本真的现实。怀疑和批评,独立和自由思考不应该有错,特立独行没有错,有光明之理想也没有错。
   因为我挚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幼小的孩子长大后再遭受独裁跟偏见的压榨和为顺应一个缺少文明的社会而被迫丢弃自己。在那样的环境里倾其一生追求适者生存即是活地窝囊和悲哀。又因为适者生存是典型的丛林法则,所以就有了上面的文字。
   
     
   2004年4月1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