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邹洪复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邹洪复文集]->[岁月补丁(短篇)]
邹洪复文集
·邹洪复简介
邹洪复的随笔
·一个社会没有文化的表征
·拒绝适者生存
·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诗歌写作的方向——诗集《妙处》自序
·写作是到思想为止
·网络时代新闻的一些特点
·中国诗歌,你应到哪儿?
邹洪复的诗歌
·● 感应现实的诗(十七首)
·●流淌爱情的诗(十一首)
·●内心感悟的诗(二十五首)
·●童心荡漾着的诗(五首)
·●短歌集(二十一首)
·给诗人师涛先生
邹洪复的小说
·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施虐与受虐(短篇)
·爱情与恶梦
·欲望悬崖(中篇)
·岁月补丁(短篇)
·初吻(短篇)
·向殉道者献鲜花
·人民为什么不敢花钱?
·你要把自己身上尘气去了
·那位总统站在笼子里
·做自己的梦
·骗子和小偷的哲学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诗人食指印象
·生之幸福和快乐
·山西省黑砖窑事件折射了什么
·社会转型期过长,只会叫矛盾积聚更多
·思考是一种更高的美感
·时代的自闭症
·幸福的事情
·天下最重要的东西
·自然律
·活着的姿势——序秦友刚散文集《走在路上》
·五月,五月
·对09年春节晚会的批评
· 夜色(诗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岁月补丁(短篇)


   文/邹洪复
     1,

     妈妈很美,可惜那时侯,我却没能够留意,也记不起一点点。妈妈说,革委会那家伙说不是因为你爸爸在国外,是因为我漂亮,才批斗我。
     人们批斗她,也许是因为美人站在台上,不会让大家感到厌倦和睡觉吧。
     妈妈被人家批斗完后,常常能带回来东西给我们吃。那时侯,我饿的时候,就问妈妈,人家什么时候再批斗你?
     妈妈没吭声,只在那儿洗我们那些满是补丁的衣服。
     我常常梦见妈妈自己一个人走在大风大雨里,我们哭着喊她,她也听不见。
     妈妈只是走,坦然自若地走,浑身湿透。
     那时候,我总是不着家,和小朋友们疯出去玩,有时会连饭也忘记吃。玩了一些什么,甚至和谁在一起,现在居然都忘记了。
     人生的快乐幸福和不如意,忍一忍就会过去;如果实在忍不住,那也是没有办法,尽力以后,就听天由命吧。这是妈妈日记里的一句话。
     母亲天天在照料我们,我们却很少记起那时侯的她,只有依稀的想起几件:病,野外,不停出去劳作,和一个叔叔在床上。
     妈妈病了,我却不知道,还是顾自窜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疯。
     妈妈说,小棉,快去叫你李伯伯来看我,那个赤脚医生,妈妈病了,撑不住了。妈妈说的时候,声音有气无力,躺在床上,不住下咳嗽,声音断断续续。
     我说,妈妈,你不会自己去啊。我看到妈妈额头上是豆大的汗珠子。
     妈妈说,我实在是动不了了,小棉,快去!妈妈柔弱的声音里面是坚定,她的眼神让我看起来有点恐怖,脸有些扭曲变形。我从来没有见妈妈这表情,我朝她吐了一下舌头,做了一个鬼脸,就蹦蹦跳跳去了。我看见妈妈的脸上漾起黯然的微笑。
     记起我生病的时候,总是嫌药太苦,讨厌吃,即使吃了也咽不下。妈妈就用酒盅研细,放上糖给我吃,我还是不喜欢吃,妈妈就紧紧抱住我,这时候,我就紧紧闭上嘴巴和眼睛,干嚎,妈妈就捏住我鼻子,为了喘气,我不得不张开嘴巴。这时候,我还是杀猪一般嚎叫,泪眼已经婆娑了。
     吃完药,记得妈妈总是说,你看你,以后别这样,吃了药,你就会很快可以出去玩了。妈妈的声音关切甜美,为我跑前跑后。
     李伯伯来了,他用手替妈妈把脉,妈妈的手像是没了东西支撑,柔软地垂着,像一节莲藕,光洁无力。
     我们静静围坐在一边,看着妈妈和李伯伯的一举一动。妈妈看上去像是累了,躺在那儿,闭着眼睛,很安详。
     看着看着,我心里的忧伤和恐惧就慢慢慢慢爬上来,居然抽泣了起来,一会儿我就裂开嘴,哇哇哭起来,肆无忌惮。
     李伯伯说,你妈妈没事的,没事的,很快就好了,就好了。
     妈妈也看着我说,好孩子,别哭了,笑一个,给妈妈笑一个。
     我忍住了哭,笑。眼里是泪珠在骨碌骨碌的。
     李伯伯给妈妈打点滴的时候,针扎进妈妈的肉里,我却咯咯地笑出声来,我怕妈妈疼,所以想转移她注意力。这一点,我记得太清楚了。当时李伯伯还说,这孩子,你妈妈疼,你还居然笑!其实我心里是很疼的。
     那几天,我们就像几只小鸟,一直默默围坐在妈妈床边。有时候说话,有时候什么也不说。妈妈睡着时候,我就数她眉毛,数她脸上清晰可见的皱纹,觉着像溪流,很好看,想象着它们流动的声音,觉得了好玩。
     妈妈醒来的时候,总是很慈爱看着我们,用手摸索我们的小脑袋,充满珍爱,有时眼睛里也流露出歉意的样子,一闪而过。
     妈妈,我知道,我们就是你的全部,是你生活的勇气。
     2,
     妈妈常常带我们到野外去,大多时候是挖野菜。妈妈熬的野菜粥好喝极了,我的小肚皮总是圆圆的,出溜哧溜喝的声音也是那么美妙。
     野外是我们的耍场,我们像风一样自在,吆天喝地,嘻嘻哈哈,相互追逐。
     泥土的味道,阳光的味道,小草的味道,花朵的味道,还有牛和驴子的叫声,它们缠绕一起,它们在蓝天下面,一起开阔,手拉着手。
     还有小溪在唱歌,和蜜蜂们一起。蝴蝶是免不了要被我们追逐的。
     妈妈看见我们高兴,也高兴了,还给我们唱歌听。我们喜欢妈妈那柔婉的歌声。一直想听,一直想,怎么也听不够。
     最是多雨的日子,我们出不去,是妈妈的歌声让我们安静呆在家里。
     没有工作的妈妈,被人开除了公职的妈妈,为了养活我们,她一直四下里找活做,给人家洗衣服。冬天刺骨的水把妈妈的手冻裂,手上是一道一道口子。反复洗衣服,妈妈的手都被水泡肿了。妈妈总是很开心,很慈爱的对我们笑。
     妈妈说,人活着得有骨气,人活一股气,佛争一炉香。
     妈妈找不到活干的时候,我们家就没有吃的。妈妈曾经去要过饭,不止一次去要过。为了她的孩子。她什么都豁出去了。
     有一天,我啪一声把门推开,我总是这习惯。可是,门却没有开。我怎么也没有把门推开,费了力气,也还是没有把门推开。
     我就喊,也没有人应声。我就走了,去找妈妈。等我回头,却看见仓库管理员王叔叔从我家里出来,一闪就不见了。
     我急急跑回家,看见妈妈哭了。我问哭啥?她说想你爸了。
     我说,想就想呗,哭个什么劲,真没骨气!
     妈妈就破涕为笑了。
     我说,我怎么看见王叔叔刚从咱家里出去?
     妈妈又不笑了。说,你王叔是刚才来劝我。
     我说,那也用不着关门呀。
     妈妈说,他看见我哭,怕叫人家看着笑话,就关门了。
     我说,哦。就吃了点饭,又出去玩了。
     只是从那以后,我们家里就再也没有缺吃的。
     革委会的刁主任也常常来我们家,妈妈要挨批斗的时候,他对妈妈说,今晚挨斗的人要跪碳渣子,穿的厚一点。
     他总是对妈妈很关心。
     我说,妈妈,他对你那么好,怎么还带头整你啊?
     妈妈说,不知。
     3,
     妈妈有一个本子,一直揣在她口袋里,她拿出来看的时候,皱巴巴的,像我那块脏兮兮的手绢。多年以后,我曾经看过,里面很乱,不明白什么意思。
     譬如:
     *借王一元,王送小麦三袋,回报一,请你原谅,忏悔。
     *后天去刁处,极不想去,怕遇报复,只好得过且过。刁对我说,革命就是投怀送抱,请客送礼,去他妈的!去他妈的!!畜生!
     *领导说,无产阶级需要补偿,对资产阶级要彻底清算,是什么意思?阶级是什么?有么?
     *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我祝他老人家万寿无疆!!
     *向红卫兵革命小将致敬,向林副主席致敬!
     *彻底最大的走资派打倒刘少奇!
     *我要尽一切努力,让孩子们吃上饭!!我要让孩子们过年穿上新衣服!
     *书平,你这王八蛋!在国外好么?我想你!!我讨厌和他们做!!讨厌!!很讨厌!!(书平是我爸的名字)
     *我想一走了之,可是孩子们怎么办?怎么办?!
     *前天,古校长在一个看菜园的小房里自杀了,他忍受不了人家整他。发现时身上爬满了老鼠。活着!活着!活着就是一切!!
     *我想麻木,像一块石头。风雨再大我也已经感觉不到。孩子就是希望!就是奔头!有人就会有一切!!切记!切记!你要切记啊!!
     *李老师从批判会场出来,到学校食堂借把刀说是削铅笔,走出食堂,他就用刀把自己脖子抹了,血溅出很远,把我吓得走不动路,瘫在地上。他老不明白别人为什么不理解他,还那么批他。李老师死了,终于超脱了。唉!这样的日子还有头么?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再撑多久!孩子,你们睡着了,只要一看见你们,我就有活着的劲头!妈妈不想让你们成为孤儿。。。。。。不想扔下你们。孩子我会抗住,妈妈坚信:日头不会长晌午!
     *鲁迅说,要做韧的斗争。我说,越弱小,虽然受欺负多,可也越容易成活!!
     *刁说,只要我和他睡觉,就会有好日子过,说我这也是也是为革命英勇献身嘛!他妈妈的,真是混球!呸!!呸!!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妈妈抗拒了,没有用!一点也没有用!他们用毛主席语录来折腾我!用。。。。。。。折腾我!孩子,等你们张大了,请你们原谅你们的母亲,她不容易!一点也不容易!书平,你也要原谅我!都是为了孩子啊!!
     读着妈妈的小本子,我竟会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不能自抑!
     我想起了我十岁那年的一个下午。刁主任来到我们家,只有我在。他给我糖吃,哄我。
     他把我衣服脱了,把我摁在床上。我喊,他堵住我嘴巴。我哭,他笑。
     我疼,他在我身上起伏。他像狼。
     我撒尿的地方出血了,妈妈,疼死我了啊。我和妈妈说,那个刁主任不知道用什么硬帮帮的东西,捅我尿尿的地方。
     妈妈哭了,妈妈说,孩子,别出去乱说,人家一手遮天啊。妈妈哭了,妈妈哭了,我从来没有见妈妈这样伤心的哭!
     我对妈妈说,别哭了,妈妈,别哭了,我很快就会不疼的。妈妈,你再哭,我那儿会更疼的,它会听见你哭的。
     妈妈紧紧抱住我,紧紧抱住了我,我觉得她的心也贴在我的心上了。
     我性格有点叛逆。可以说,很小时候,虽然不懂事情,很快乐,但由于家庭的原因,我在伙伴中也会受到欺负。
     他们常常孤立我,不和我玩。小孩子欺负小孩子也很有一套,常常是正玩的起劲,几个孩子嘀咕几句,就会舍我而去,或者骂我是坏蛋的孩子,或者把我抓起来,审问我,他们都是从大人那里知道的。很伤自尊。我也就不理会他们,常常自己一人很孤单的飘来飘去。
     有时候也和他们一起玩,但总是有一种失落缠着我。但我很要强,慢慢的就在伙伴中有了威信。
     大概是公元1980年上,妈妈终于被政府平反了,又去上班,正好教我们小学。那儿的一个老师对我妈妈有偏见,妈妈因为教学的事情,偶尔和他争吵。
     那个老师正好教我,他就常常在课堂上罚我的站,借以报复妈妈。那个老师常常将课本上的内容教错,有时,全班的数学题只有我能做对,因为是妈妈辅导我,那个老师就很不高兴。那一回,我调皮,那个老师就让我站了一天,我恨他,当时,我都把拳头攥紧,想揍他。
     我在小学学习一直是在班里前三名。偶尔,刁主任那硬硬的东西也让我好奇和想起,他那时已成了我们城关公社的书记。
     放学的时候,我们班里养了两只兔子,我们常常有说有笑得去野外拔草喂它,也给同学们添了不少乐趣。只是现在的小学同学都各奔东西,早已不联系,散入茫茫人海了,有的连名字都已忆不起,恐怕见了面,如果不说姓名,也很难相互认出。
     岁月就这样,它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改变许多东西,不分青红皂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