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邹洪复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邹洪复文集]->[欲望悬崖(中篇)]
邹洪复文集
·邹洪复简介
邹洪复的随笔
·一个社会没有文化的表征
·拒绝适者生存
·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诗歌写作的方向——诗集《妙处》自序
·写作是到思想为止
·网络时代新闻的一些特点
·中国诗歌,你应到哪儿?
邹洪复的诗歌
·● 感应现实的诗(十七首)
·●流淌爱情的诗(十一首)
·●内心感悟的诗(二十五首)
·●童心荡漾着的诗(五首)
·●短歌集(二十一首)
·给诗人师涛先生
邹洪复的小说
·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施虐与受虐(短篇)
·爱情与恶梦
·欲望悬崖(中篇)
·岁月补丁(短篇)
·初吻(短篇)
·向殉道者献鲜花
·人民为什么不敢花钱?
·你要把自己身上尘气去了
·那位总统站在笼子里
·做自己的梦
·骗子和小偷的哲学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诗人食指印象
·生之幸福和快乐
·山西省黑砖窑事件折射了什么
·社会转型期过长,只会叫矛盾积聚更多
·思考是一种更高的美感
·时代的自闭症
·幸福的事情
·天下最重要的东西
·自然律
·活着的姿势——序秦友刚散文集《走在路上》
·五月,五月
·对09年春节晚会的批评
· 夜色(诗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欲望悬崖(中篇)


   文/邹洪复

第一章

     我和她一点也不认识,像两朵花,在相互看不见的花盆里,各自过日子。我不知道她,她也不知道我,我们都有属于自己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的天空。 身边的周围就是我们日复一日的生活。大多时候,是在平静中得过且过。这样日子久了,也许就有一点麻木和机械,我常常这样想。
     晚饭后,照例,我让自己散漫在街灯底下,看自己长长的影子被人踩来踩去。我喜欢和自己在一起,喜欢极了心底里那份静谧的温馨,陪伴我。
     我就这样让心情随意地跟我走。我觉得有时候,自己像极了一个清心寡欲,悠然见南山的道士。
     前面,我已经走过了千百次的前面有一家网吧。突然,我有一种想进去一看的欲望。仿佛有人让我进去似的,我就进去了,尽管此前我从来没有进过网吧。说实话,我不喜欢网吧那种乱糟糟的氛围。
           
     其实,生活已经给了我很多。
     朋友们在一起时,就常嘟哝着羡慕我,说像我这个三十岁的年龄,有漂亮贤惠的妻子和聪明活泼的儿子,又有比较高的收入和舒适稳定的工作,还有一套不错的住房,知足吧,你。
     我就笑,确实有点知足的笑。其实,我对生活从来就没有奢望很多,人,不过就是草木一秋,像一片叶子一样比较舒坦的呼吸,让心情常常住在风和日丽里,比什么都好。
     也许,你会说我不求进取,那就批评吧,批评吧。年纪越来越大,反而当面批评我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我还真希望能够有人指着我鼻子,对我磬竹万书呢。那才叫个痛快呢。
     我发现在现实里,越是对你看不惯的人,见了面反而越热情,对你微笑更多,更客气。
     我曾经留过披肩长发,因为我觉着让生活有一种披头散发的随意很好。等我为了纪念一份刻骨爱情,理掉了长发时候,我们单位一把手的太太就对我说:“红尘啊,看你留起短发多精神啊,你留长发的时候,我们都不好意思说你,只在你身后撇嘴呢。”
     我就故做忸怩,微笑着对她老人家说:“是呀,是呀,大姨,您说得太对了,这不,我也觉着理掉以后怪轻松了呢。”
     其实,我留长发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上街买菜的时候,人家都不敢坑我,还得客气地给我陪小心,他们把我当成可恶而又不敢得罪的地痞了。所以,为了大家买菜时,不至于少斤短两,建议男同胞们都留长发,女同胞们都剃光头。
     我发现,这社会,越是坏蛋,仿佛大家就越是不敢得罪。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也曾经在心里努力过几次,我也没做成坏蛋,看来,不是做坏蛋的那块料,也就只好悄然独善其身了。
     如果有一种生活叫安分守己,我就是。
     在网吧,我找了一台机子坐下。我发现网吧里的人都在聊天,还有几个在用语音聊天,他们用蹩脚的普通话肆无忌惮地和网上妹妹调情。我看了一会儿,大乐,看着他们,顾自嘿嘿得笑。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也聊吧。我就注册了自己的名字,出溜一下钻进了聊天室。那儿人好多啊,一排一排的字摩肩接踵,像进了一个闹市。
     “嗨!欢迎,欢迎,欢迎大作家的光临。。。。。”
     我吃了一惊,这儿居然有人认识我?
           
     我这家伙活得一向比较木讷,对一切缺少欲望和野心。我只是要求自己别越来越市侩,越来越虚伪而已,为此,我常常故意躲避热闹和人群,我觉得热闹和人群常常是是非之地。能让人变假,变得复杂。也就是说,我极力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复杂的东西。
     我也不想去赚钱,有时候单位的同事都替我着急,说按照你的本事,随便赚一点也会比自己的工资高。往往我就会对同事说:“哈,饿不着就行呀,就是饿着了,上苍也有好生之德,到时候再想办法也不迟呀。”
     我让自己成为一条随意散淡的涓涓小溪流,在清澈中唱歌给自己听,流到哪儿算哪儿,也不错啊。我目前想做的就是保持自己的纯真,不让浑浊污染。这或者叫清高,或者就叫洁身自好。
     应该叫洁身自好更确切一点,因为我对生活有着自己的兴趣和自己的轨道。
     她的网名叫木棉。木棉也叫红棉,也叫攀枝花,叶子掌状分裂,花开红色,它的果实呈卵圆形,质地柔软,可以用来装枕头、垫褥等。我常常把它和木芙蓉相混淆了,木芙蓉也叫芙蓉或木莲,叶子阔卵形,花有粉红或红色,果实也差不多。
     在我内心里,觉着木棉和木芙蓉是一种植物,何必要把它们分开呢?
     木棉现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她在我面前是神秘和突兀的。
     很显然,木棉见了我有点激动,她一会儿在聊天室里打出字:拥抱。一会儿又打出亲吻,一会儿又是激动,一会儿又是崇拜。我从来没有见过女人会对我这么热情,尽管是在虚拟世界,我还是被木棉深深打动了。
     总之,那一夜,我们不知不觉得聊到了12点,才依依惜别。我深埋了多年的激情也轰然而来。
     后来,当我见到了木棉,我们的感情热火朝天的时候,我说:“那一夜,你是不是在勾引我呀?”
     她轻轻拍了我一巴掌,娇滴滴地从她那口红的唇角里吐出两个字:“你。。。滚。。。”
     然后,推了我一把,然后,又温柔钻进我的怀里。
           
     其实,在去见木棉之前,我和自己的内心搏斗了好几天。
     那一夜我们在聊天室可以说是两情相悦,我们聊得默契,心与心相握。可以说是一见钟情。我全然沁浸在我们一起的欢乐和浪漫的氛围里。我们无话不聊,相见恨晚。我们打情骂俏,亲如热恋中的恋人。
     那一夜,让我知道了,原来我讲话的水平是这样高啊,总是幽默风趣,总是妙语连珠。内心总是充荡着一股桀骜不逊的激情。
     走出网吧,我拨通了木棉的电话,木棉的声音和点点关切的柔情,让我兴奋和找到了释放自己感情的闸门。
     我想,木棉此刻心里一定也是这份感觉。因为,她好象对我有说不完的话,甚至,让我感觉到她有点颓废。这种颓废的气味让我更加怜惜她。我觉着,男人生来就是为了要好好疼女人的。
     这一刻,我把自己日常的一切道貌岸然都放弃,我的心里只有她。
     她在电话里向我倾诉了自己的一切,她把自己完全向我敞开。在大街上,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我和木棉的声音在这街灯闪烁里,温暖荡漾。
     直到我的手机没有电了,我们才匆匆惜别。在电话里,她吻了我,我吻了她。

第二章

     木棉站在那儿,这几天,她一直站在我心里。她在网上,把她的内心和生活向我全部说了。我第一次这么靠近一颗赤裸裸的女灵魂,所以很感动她对我的信任。从字里行间里,我看出她有一颗孩童的心。在我心里她是纯真透明的,这是一颗我向往已久的心。
     木棉的遭遇,让我看到了一个女人生之为女人的不易。
     妈妈说:生活就像一颗又肥又红又甜又略带酸味的巨大桃子,我们总是一边谈天,一边兴致昂然地啃它。我们总是吃得这么有滋有味,因为,我们爱。
     爱,有时候,有点甜美的累,有时候又让人忘乎所以。而没有爱,生活就仿佛味同嚼蜡。木棉说。
     是呀,我们谁也离不开去爱和被爱。即使是偶尔,那也会是永恒,瞬间的永恒。
     有时候,我这样想,爱首先是在不知不觉中投入,爱首先是真诚和专注。没有真诚,只用语言谈爱,再美的语言那也是虚假空幻,是一种叫人恶心的骗子行为。
     狐狸最会美言,骗子都能说会道。在他们语言的后面,只有可耻的贪欲和卑鄙。那一刻,他们侮辱了生之为人的尊严,成为令人憎恶和呕吐地禽兽不如。
     木棉现在是一个报社的编辑,过着衣食无忧的小资生活。她说,人人都羡慕她和她的家庭。她的老公家境富裕,人长得魁伟,会做事,偶尔也风趣幽默。他们在表面上恩恩爱爱,在一些公共场合都是出双入对,但在内心里,木棉没有一天爱过他。
     也许这是木棉的不是,也许这是木棉的纯真和对爱执着的脱俗,也许这是木棉对爱的不妥协。我想。
     木棉之所以和他结婚,是因为他的脸面长得和她初恋的恋人几乎一模一样。她说结婚五年了,她还没有走出自己的初恋。初恋就像她的影子,一刻不停得跟住她。
     其实,她的老公当着人的时候,对她很好,而在家里却是一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把木棉当作他的私有财物。木棉对他稍有伺候不到之处,他就会恶语骂人,并且还什么难听就骂什么。如果木棉向他讲理,他就会嫌她多嘴,并对她拳脚相向。木棉说她怕极了他,也怕极了和他单独相处。木棉说,我不会骂人,我被他给欺负住了,有时候见了他,我心里都直打哆嗦。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和他离婚呢?木棉说也提过,提出来以后他却把她向死里打,并说如果再提离婚,他就要把她打死。
     木棉说,她老公打她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敢吭声,怕被邻居听见,她就在那儿任他老公打,直到他不打了。
     我听了很是吃惊,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样的人?我很气愤。只好好言安慰木棉,真想跑了去,把她老公给狠狠教训一顿。
     木棉说,他才初中毕业,我和他一点也沟通不起来。听说他曾经混过黑社会,在外面就常打架。他爸爸就有这样打他妈妈的习惯。
     我说,无论如何,打人都不可以!
     木棉说,从前,我都有花钱雇杀手,把他给拾掇了的心。唉,现在,也只好信天由命了,过一天就算一天吧。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木棉,沉默良久,我只能打出一行字:祝你时刻快乐!
     我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木棉说,是别人介绍的。当时看他像极了我的初恋恋人,我就毫不犹豫得答应嫁给他,尽管家里都不同意。
     木棉说,我恨男人,恨那个初恋的男人,他把我遗弃,我却还天天想着他。
     木棉说,我更恨现在这个朝夕相处而又凶狠的男人。
     我说,我也是个男人呀,你恨我么?
     木棉说,不。因为我认真读过你写的书,我觉得你是好人,所以才相信你。
     这几天,我和木棉常常在网上见面,他老公坚决不让她上网,她都是趁他不在家时给我手机发信息约我,有时候,也在电话里聊一会儿。
     木棉说,她一边和我聊着,还得仔细听楼道里他的脚步声,只要一听见他来,她就得赶紧下线,关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时刻牵挂着木棉的幸福安危,我把她当作我的知己了。我常发消息问候她,她也常常给我发一些开心的小幽默。看得出,木棉这些日子很开心。我心里也感到了宽慰。有时候,我对她说,你好,我就好。
     如果爱是一份牵挂。我想,我是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她了。有时候,我真想娶木棉,梦里都想。我要让木棉好好享受为人妇的恩爱和温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