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邹洪复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邹洪复文集]->[爱情与恶梦 ]
邹洪复文集
·邹洪复简介
邹洪复的随笔
·一个社会没有文化的表征
·拒绝适者生存
·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诗歌写作的方向——诗集《妙处》自序
·写作是到思想为止
·网络时代新闻的一些特点
·中国诗歌,你应到哪儿?
邹洪复的诗歌
·● 感应现实的诗(十七首)
·●流淌爱情的诗(十一首)
·●内心感悟的诗(二十五首)
·●童心荡漾着的诗(五首)
·●短歌集(二十一首)
·给诗人师涛先生
邹洪复的小说
·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施虐与受虐(短篇)
·爱情与恶梦
·欲望悬崖(中篇)
·岁月补丁(短篇)
·初吻(短篇)
·向殉道者献鲜花
·人民为什么不敢花钱?
·你要把自己身上尘气去了
·那位总统站在笼子里
·做自己的梦
·骗子和小偷的哲学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诗人食指印象
·生之幸福和快乐
·山西省黑砖窑事件折射了什么
·社会转型期过长,只会叫矛盾积聚更多
·思考是一种更高的美感
·时代的自闭症
·幸福的事情
·天下最重要的东西
·自然律
·活着的姿势——序秦友刚散文集《走在路上》
·五月,五月
·对09年春节晚会的批评
· 夜色(诗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情与恶梦


   口 邹洪复
     一

       
     当雪在元旦文艺晚会上独唱那支《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时,眼镜的目光被雪恰如其分的美丽拽得跌跌撞撞,醉了酒一般。他的心激动地一下子窒息住了。手中的书滑落在地上也没有感觉到。
     在这所大学,雪是圣洁的美人鱼,是一朵会跳舞会唱歌的白云,不,是风中那朵雨做的云。
     眼镜这样想着,脸上便绽开了笑意。这是眼镜近来每夜睡前躺在床上照例所做的功课。
     雪真是一位仙女。每逢夜半醒来,眼镜的脑里总迷迷糊湖地冒出这么一句。眼镜是中文系二年级学生,常在报刊上发表一些诗歌,是全校出名的才子。
     当眼镜跟踪追击,从老乡密报中知道这女孩叫雪,是大二外语系的学生时,眼镜竟激动地范进中举一般。
     眼镜这小子也够可以的,为了追求什么狗屁诗歌,从高中到现在他竟一个女孩也没有看上,他曾发誓说如果今生遇不到自己如意的女孩,他就学什么贝多芬和希特勒,终身不娶。
     自从遇见雪,他就魂不附体,想三想四,那颗凡心就蠢蠢蠕动起来。这小子有事没事便到外语系楼前溜达,很深沉很若无其事得样子,心里却极盼望雪的出现。
     没想到等雪出现的心情,比当年等大学录取通知书还要紧张还要漫长,还要叫人坐立不安。那是一种二十多年呆在黑夜的洞里,今天突然听说有人要打开洞口,阳光就要出现的心情,眼镜后来对我们这样说。
     没有来得及领会到雪是如何从自己身边走过的,雪便飘出了眼镜的视野之外,这使眼镜丧魂落魄,反复准备好与雪搭讪的词早已逃掉了,怎么拽也拽不回来。这已是眼镜第n次遇到这种情况了。
     无论如何,眼镜总没有勇气上去和雪搭讪了,这小子已被雪的美丽给震慑了。眼镜此刻的心真如一头被圣女玛利亚捆绑住的困兽,他只有发疯的写诗,想雪,想地天昏地暗,心情都血流成河,横尸遍野了。
     
     各位同胞请注意,今有中文系二年级学生一头,学名眼镜,性别:男,因为单恋贵班学名叫雪的女孩,而着了魔,天天写情诗,真乃为伊消得人憔悴,眼看就要魂不守舍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们强烈要求雪去找眼镜一谈。
     这几句话是眼镜的哥们偷偷写了又偷偷贴在雪的教室门上的。有好多同学嘻嘻哈哈围着看,雪自然也看了。没有犹豫,雪便去找眼镜,雪就是这么一个人,做事向来干脆利落。
        “你是眼镜?”
        “我?。。是哦。。。”
        “那。。。久仰,久仰了,听说,你为我写了好多诗?”
        “恩,不。。。。。。”
        “能拿两首拜读么?”
        “行”,眼镜毫不犹豫从自己书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笔记本。
        “在校报上,我读过你的诗。”
        “恩,”眼镜早已手足无措面红耳赤了。
        等雪带走笔记本时,眼镜想,这不是在梦里吧?
        雪一夜无眠,被眼镜的诗歌给融化了。
     书读到这个份上,雪自然知道喜欢写诗的人,尤其是写抒情诗的人,都是重情感、真挚、善良的人。自从第一次在校报上雪读眼镜的诗歌时,就对眼镜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要不,雪就不会那么直接了当地去找眼镜,更不会不可思议地发展为爱情了。
     想想看,眼镜这家伙从来就衣不整,冠不正,浪浪荡荡又懒懒散散,天天一副八辈子没睡醒的样子,也没有一股年轻人那种干练潇洒的朝气,有人说就没有见眼镜笑过,整日显出一副杞人忧天的熊样。可是我们貌比天仙的雪偏偏喜欢上他,真是岂有此理。
     雪与眼镜并肩散步的时候,人们准会忍不住想,是不是这世界发神经了。
     眼镜天天钻阅览室,天天写诗,雪就天天陪着他,天天读诗,天天给眼镜打饭打菜,搞的那些迷恋雪的很绅士的男生们背后大骂眼镜,他们说洁白无暇的雪怎么就愿意落在牛粪上哈?
     雪和眼镜照样日日形影不离,有说有笑,俨然一对小夫妻。
        “人为什么活着?”一天,雪突然问道。
        “首先是为了人这一物种自己的尊严 。”
        “但是,有时候,困难却能使人忘记尊严。”
        “不对吧?困难只能使动物忘记尊严。”
        他们两个常常相互探讨一些人生问题,这真让人羡慕和嫉妒。
        “大诗人,你说爱情是什么?男女之间的。”
     “我想,首先是一种自己心灵向对方的预约和寻找,然后是两情相悦地和谐地应答,就想咱们俩。”
     “去你的。”雪嗔怒道,但是这种和谐注定是不能永恒地,那么爱情又应该向哪里去?”雪的一泓秋水透出淡淡忧郁和期待。
        “你不要老是记者似的提问好不好?”
        “哼”雪假装不再理会眼镜。
     “好了,你真是个孩子,我想,如果爱情不能永恒,那是说明人的堕落;因为爱情需要双方共同守护,同时,也是一种彼此的责任。雪儿,这世界上只有美和责任才是最崇高的,你说是么?”
     眼镜说得显然是很激动,也很动情,他轻轻捏住雪的手说:“my heart will go on with you for every!”
     他们相拥在了一起,这时,温柔的月亮迈过法国梧桐树叶子,将他们幸福的泪水紧紧含在嘴里。
      二
     其实,雪对自己要求也是挺严的,特别是大学刚毕业以前,一想起大学毕业那会儿,雪就心酸,在她们班里,雪是属于学习最好,长得又最靓的女生,追她的男生很多,如果她愿意,早成了同学们所说的恋爱公共汽车了,只是雪想她来自农村,要以学习成绩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和报答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的养育之恩,所以面对异性诱惑,雪置若罔闻,辛辛苦苦踏踏实实地学了四年。是老师们公认的好学生。
     雪曾想考研究生,可是父母都那么大了,还一天福都没有享到,所以她想先工作来报答父母。
     工作了,雪才感到大学与社会之间真是梦与现实之间的距离;那些学习不好的同学因为有当领导的爹娘,或者有门路和关系,或者有银两打点,都找到了如意单位。只有雪,虽然系主任帮她写了几个如意单位的推荐信,但都杳如黄鹤。最后,雪只好嫁给了自己的档案被安排在离家60里路的一座小山村里教小学。
     雪唯一的恋人眼镜也和雪一样被分到另一个市里的小山村。他们本来努力分到一个地方,然后结婚来,也没有成功。原因是两人的户口不在一个市里,学校里有关人士说必须各地回各地。
     眼镜干脆就没有去上班。那一天,他狠狠亲吻了雪,就背着背包到北京流浪去了。临走时,他告诉雪说北京是文化人的圣地,就如你是我的圣地一样,雪儿,一年以后的今天,如果你接不到我的信,就说明我没有成功,或者我被环境屈服了;如果你没有我的消息,那今生咱们就成陌路人了。
     雪和眼镜抱成一团,成了伤感的代名词,有一种生别死离的味道,就流了很多眼泪。不过,眼镜这该死的却一滴泪也没有流,他只是紧紧抱着雪一劲的哄她。并说,雪儿,我就是这世界的命名者和这社会的良知!你等着!
     眼镜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现在就是一年后的今天了,也没有收到眼镜的只言片语,雪惦记着他都惦记的麻木了。
     眼镜曾说把诗歌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他说雪在他心里虽然胜过一切,却只和他的呼吸一样重要。雪是理解他的。无论什么时候我都祝福你,想念你,等着你!雪含着眼泪对自己一遍一遍的说。
     在那所小学里,只有雪一个老师,一切都是她干,随你想一下,一个女孩子家,一天上课下来,口干舌燥,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哪有精神再做饭吃?雪煎熬着自己,只是孤独就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虽然阿尔贝.加缪曾说过:“我们没有时间孤独,我们只有快乐的时间。
     常有同窗好友来信开导雪,让她尽快脱离这个鬼地方,到城市里去工作。昨天,翟小楠又来信了,她在信里这样写到:
     雪儿,人生在世很短,一切又都依靠事在人为,机遇从来只掌握在自己手里,现在单位都是一把手说了算,你只要施展你的魅力和才能,有人说女人的脸蛋就是最好的通行证,雪儿,我的好妹妹,说句玩笑话,你应当明白什么叫做“逼良为娼”,你这个一笑百媚生的“小娼妇”,难道你就真愿意让你的花容月貌可怜的凋谢在那个小山庄么?现在,你和那个眼镜怎么样了?记着啊,工作了,成绩的好差是在工作之外的。
     面对着这枯燥、闭塞、文化苍白的环境,雪把信撕碎!对着枯寂的大山,她哭了。瞧,现实就是这样对待梦想的。
     现在,雪只有依靠牵念眼镜来温暖支撑自己了,雪胡思乱想着,朦朦胧胧进入了梦境。笔者首先声明,做梦是不负责任的,却又是正经地让心醒着的事业。现在笔者不得不记下雪接到好友的信后,梦中所做的事了。亲爱的眼镜同志,你如果看了,一定要原谅雪。
    三
     雪来到了市教委主任办公室,之所以自投罗网,是因为雪先前的精神已经被现实残酷地打死了。对于一个精神死亡地人来说,她已经忘记了善恶,而漠视善恶的人与畜类又有什么二致呢?雪以一个高傲美丽的母畜类的姿态飘到主任跟前。主任象一堆埋在沙发里的脂肪,从他那所谓漫不经心的眼神后面,雪看到她的美丽已经笼罩着俘虏了他。
     他有点口吃地问雪有什么贵干。雪说我想调到市里的学校来上班。他说那是不可能的。雪说是市长让我来找你的。他说拿市长的条子我看看。因为他以前的几十个亲戚的调动都是这样办的,主任这样想着。雪说没有。他说你想蒙骗我?雪说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的想骗你,不过,我是想骗你失身。说着雪就对自己动手动脚起来,她脱下毛衣扔到主任怀里,不一会儿就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主任这时被她的真理给诱惑了,笑着,笑着,自己向自己嘀咕着:你这叫腐蚀革命干部,不过,不过,我也不差你这一个,就让我在被腐蚀一次吧。他边说着边转身锁好门,像一头熊剥食着一个鲜嫩的玉米,很有经验地把雪给整理了。那时,雪忍住眼泪,她幻想是眼镜扑到她身上,她心里想着是眼镜在她光溜溜的身上一起一伏。
     当雪擦去下身的九九女儿红,穿好衣服时,主任已经把调令放到雪的小挎包里了。他一劲儿说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多谢你这末支持我。他点了一支烟,意犹未尽地看这雪,又说,你这是最便宜的了,几乎没什么损失就调到了如意的单位,还有几十个以孝顺我5000元的,还在下头做辛勤的园丁呢。雪说去你娘的,你就不是人,你这个老王八。他说,对,对,我不是人,我是干部嘛,干部干部,事事先行一步嘛,中央都说首先要把内部开放搞活,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嘛。雪说狗屁,好经都让你们给念邪了。主任说小姑娘,你这就不懂了,杜甫老先生说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嘛,象我们这一批在地方上管教育的,哪一个不是当过多年地方上的干部,辛辛苦苦,到时候没背景没靠山,升不了官,发不了财,只好被拨弄到教育这个清水衙门里来,你想想,中央要是真重视教育,能让我们这些从没有干过教育的人来外行领导内行嘛?我们这是跟党走,听党话,这叫钉子精神,干一行爱一行,懂不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