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邹洪复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邹洪复文集]->[施虐与受虐(短篇)]
邹洪复文集
·邹洪复简介
邹洪复的随笔
·一个社会没有文化的表征
·拒绝适者生存
·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诗歌写作的方向——诗集《妙处》自序
·写作是到思想为止
·网络时代新闻的一些特点
·中国诗歌,你应到哪儿?
邹洪复的诗歌
·● 感应现实的诗(十七首)
·●流淌爱情的诗(十一首)
·●内心感悟的诗(二十五首)
·●童心荡漾着的诗(五首)
·●短歌集(二十一首)
·给诗人师涛先生
邹洪复的小说
·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施虐与受虐(短篇)
·爱情与恶梦
·欲望悬崖(中篇)
·岁月补丁(短篇)
·初吻(短篇)
·向殉道者献鲜花
·人民为什么不敢花钱?
·你要把自己身上尘气去了
·那位总统站在笼子里
·做自己的梦
·骗子和小偷的哲学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诗人食指印象
·生之幸福和快乐
·山西省黑砖窑事件折射了什么
·社会转型期过长,只会叫矛盾积聚更多
·思考是一种更高的美感
·时代的自闭症
·幸福的事情
·天下最重要的东西
·自然律
·活着的姿势——序秦友刚散文集《走在路上》
·五月,五月
·对09年春节晚会的批评
· 夜色(诗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施虐与受虐(短篇)


     通俗长篇小说《水浒传》里的李逵就是我们沂水县人,但不是我们村的,这是真的;传说和秦琼一块卖马的尤俊达是我们村的,我不信,老人们就说,你小子不信,你看看,这就是尤家的坟,现在盖成学堂了,当年尤俊达被唐王李世民封了千岁,全家都搬了京城里去了,你再不信,去看看《兴唐传》,那里头说程咬金去找他时,尤俊达是山东武南庄的的员外,咱们庄从前就叫武南庄。我半信半疑。
     我们村的李逵一点也不象《水浒传》里的那个李逵,他的脾气和身材是武大郎模样;不过,婚礼那天,李逵打起领带来,还蛮那么回事儿,威武不屈。

     李逵生在上个世纪中国正搞大跃进那阵儿,人家都热火朝天大炼钢铁了,他娘就生了他。听接生婆说,李逵一生下来,不哭,很坚强。他娘顾不上擦身上那些汗蛋子,对接生婆说,这孩子,真不该来。李逵才哇地一声哭起来。他娘也没顾得上理他,穿好衣裳,继续去拉风箱炼钢铁。李逵的爷爷在解放前是地主。
     李逵排行老五,他大哥十一岁了,在夏天还只好裸体,李逵的家里只有秋冬的衣裳,其实那根本不叫衣裳,补丁叠补丁,偶尔还会露出膝盖或肩头,风光一下。李逵的爹,晚上没有棉被盖,天暖和时就席地被天,天冷了,就身下铺草,身上盖草,留着两床破棉被让给孩子和老婆。日子就这样过,但是外人一点儿也不会知道,他爹出门照样咧嘴笑,逢人陪小心。谁让自己的老子在万恶的旧社会不小心富成地主呢?
     李逵的娘生了他后,最大的愿望是喝碗小米粥,喝碗红糖水所以,现在,人们都说,李逵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李逵的娘含泪给李逵起了个奶名叫小米糖。这个奶名虽然当时也受到了生产队长无情的批判,说这是搞贪图享受的修正主义。但小米糖还是叫小米糖。他娘说,要不,她就去队长家里死给队长看。小米糖五岁了,还不会走,也不会说话,他娘说真生了个和她兑命的。于是,遇上不顺心的事或累坏了而又顾不上照料他时,总要流着泪揍他。小米糖从来不哭,只是对着娘傻傻地笑,小米糖从来不哭。
     有几个好奇的大孩子常常瞒着家人来打小米糖,可他不哭就是不哭,有几次鼻子都打出血来,小米糖还是一边揉着小鼻子一边傻傻地笑。直到有一天,一个大孩子瞅见他家没人,把小米糖从篮子里抱出来,拖他在地上走,小米糖也还是傻傻地笑,小肚皮和背上印满一道道血。小米糖的娘下地回来,见此情景,哇哇大哭。小米糖看着娘,笑着笑着,突然地哇哇大哭起来,把他娘吓得不敢再哭。
     小米糖一边哭,一边指着门外说:他们,他们真不是东西,我要找他们算帐去。说着竞从篮子里走出来。小米糖终于会哭,会说话,回走路了!那一年,小米糖七岁。
     走在街上,走在田野里的小米糖,象一棵庄稼,在季节里自然的生长;为了让这么多孩子能吃上饭,爹娘天天面朝黄土,与土地拼命。小米糖象穷人家了一只可爱的小狗,爹娘顾不上宠爱他,说实话,也没有情趣。小米糖吃了饭就出去玩,玩罢就回家吃饭,象风一样自在。
     但是,欺负他的人总络绎不绝,他一天天和自己玩耍,觉着周围的人都是房屋、山、雨、都是冷;他是风,就在这些空间中生活,他不说话,只知道走。他就这样活着他的童年。随时准备被同伴欺凌。
     “爹、娘,揍我吧。”躺在病床上,小米糖一劲儿央求,小米糖病了三天了,汤水未进,爹娘有空的时候就过来问寒问暖,赤脚医生的针、药也不管用,爹娘急得只好团团乱转。
     记得那天,小米糖被村支书的孩子无缘无故寻开心,打得血流头破;不声不响,若无其事,小米糖回到家。看到小米糖两窝腮上已干涸的斑斑血迹,小米糖的娘忍不住眼泪流,只是敢怒不敢言;只好把小米糖锁在家里,不让他随便出去玩,锁了第三天上,小米糖便病了。
     “爹、娘,揍我吧!”躺在床上,小米糖又央求,小米糖很忧郁的眼,很可怜巴巴的样子,象一个发了大烟瘾的小烟鬼。米糖娘的泪就又无声地往下淌。这孩子,心里苦。该好好侍候他。米糖娘这样想着,便挪开,为他烧几个荷包蛋。荷包蛋端上来,小米糖却一劲儿不吃,娘拼命让,小米糖拼命不要。
     “爹,娘,揍我吧。”小米糖一面推让,一面哀求。可怜的孩子,爹娘无用,无能,对不住你!米糖的爹也一面流泪,一面在心里说。
     “爹!娘!揍我吧!”小米糖挣扎着喊,那脸上的痛苦象峥嵘岁月般地恐怖,盛荷包蛋的老瓷碗不小心被他乱抓的小手碰落,象一瓣荷花,碗慢慢飘落下来,死在地上。
     那年月,鸡蛋是他们全家用来换盐、换油,唯一最金贵的东西呵!
     “爹!!娘!!你们揍我吧!!”小米糖还反复喊,根本没有意识到荷包蛋碗的碎落。
     “让你喊!让你喊!让你喊!”愤怒的父亲流着泪,蒲扇一样的巴掌就雨点一样的落在小米糖那嫩小的屁股上。流泪的母亲在一边死命的拉扯着父亲,米糖的兄妹在一旁也哭成一团,这是一种怎样的哭啊,哭声充满院子,飞上天空,留下那段悲哀历史的痕迹。
     小米糖不再喊,在父亲雨点样的巴掌声中,慢悠悠地绽开了笑脸,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仿佛在喊:打得好!打得好!父亲打累了的时候,小米糖竟在父亲的巴掌声中甜甜睡去。
     “这孩子,天生贱,是个被欺负的命!”第二天吃饭的时候,米糖的父亲酸涩的轻声对妻子说,米糖娘嘴里含着饭,泪水却一劲儿无声向碗里滴。
     那一天,米糖刚好满八岁,那时,他正在院子里与兄妹欢天喜地地玩,早已消失了病的模样。
     从这以后,米糖过些日子就要生病,生病也不用去请大夫,由父亲揍一顿就好了。父亲揍他前,总要喝上半斤老白干。
     这一年秋天,米糖就进了村办小学。和土地打了半辈子交道的父亲,琢磨了几天,怀着复杂的心情,给米糖起了个学名叫李逵。他希望孩子象梁山好汉李逵一样禁得起摔打,一样的威猛有力。于是,我们村的李逵,象棵藤子,天天伏在课桌上,他的学习呱呱叫;课间,调皮的孩子拽他出去骑大马,他裂嘴一笑就当大马,任同学骑在他身上,围校园爬;同学让他就地十八滚,他就滚;这些,往往都被淹没在一片加油地欢声笑语里,这时的李逵,童稚的眼睛往往透出太阳一样柔和、慈祥的光芒,同学在他四周则象一棵棵庄稼。
     李逵从不欺负其他同学,不过玩打架的游戏他却总出风头,他自己一个人可以让给全班同学,这时候的他真有过关公过五关、斩六将的豪情,在一堆孩子中,他左冲右突,横冲直撞,面对雨点一样的小拳头,他如鱼得水;尽管每每他的小手上都伤痕累累,但他总感觉多么惬意,多么豪气,多么象《水浒传》中的李逵啊。
     其实,和同学玩打架的游戏,他只是左右招架,从不见他真得去打人。不过,李逵也有碍打人的时候,打过两次,很凶。
     农村孩子,放学回家,一般都要帮家里做点事,这是大人的调教。最通常的家务便是到野外割草、拔野菜喂猪或兔子。李逵却从不愿做这些,他宁愿帮他娘烧火做饭。他感觉烧火是件有趣的事,忽闪忽闪的火苗象人的心情,很好玩。
     那一回,兄妹们都有事,爹让他去割草,他不去,爹骂着揍了他,他就去了。他看到草那么动人地长着,笑着,象漫山遍野的人在赶集,他怎么也下不了手,他觉着他举起镰刀好象要杀人。好几次,他举起镰刀,似乎看到了草们的哀求声、呻吟声,他大叫了一声,扔掉镰刀,扑通趴在草上拼命哭起来。他觉着,他就是一棵草;他觉着,草就是从他身上冒出来的肉。
     他空着篮子,流着泪回家了,爹气愤地骂了声无用的东西,又揍了他。他哭着哭着,小小的身子突然扑向爹,一面打爹,一面咬爹腿上的肉不放。那时,他感觉自己是漫天遍野草的灵魂,纷纷扑向爹腿上的肉。这是一种报复的灵魂,不可抑制。
     爹怔怔站在那里任儿子咬,血顺着小腿肚子慢吞吞流下来,爹心里只有一股对不住孩子的感觉,泪水就无声地在眼里打转,仰天长叹。后来,李逵竟伏在爹脚前睡去,小嘴上满是血。
     爹默默把孩子抱到床上,替他盖好被,爹不明白孩子为什么会咬他。但爹从此以后就再没有让李逵去割草。这是李逵第一次真正打人,打得是他爹。
     李逵这孩子从来不杀生,一棵树,一块石头,一只青蛙,哪怕一堆土,他都感觉到它们地喘息声,看到它们沉默瞪亮的眼睛;他们天生是朋友,天生地浑然一体。李逵常常跪在一棵树或一堆土前和它们喃喃诉说什么。他可以一整天这样,有时忘记回家吃饭。
     同伴用石头打他,他看着粉碎的土块和远去的石头,出神,有时竟莫名其妙伤心哭起来。有一回,一个同伴拿只或青蛙,把它剥了皮,玩。去了皮的青蛙在水中悲哀游动,淌着血露出白肉的青蛙在水中艰难地游,那眼神露出绝望一切和生命已到尽头的无奈和悲哀,露出对那无知孩童残暴地愤怒,这是一只被剥了皮,而又在水的家园拼命游动的青哇的愤怒,李逵感觉那只青蛙的眼睛就是自己的眼睛。
     孩子只顾取乐了,李逵却以力大无比将那孩童掀进水中,李逵哭着、吼骂着,疯了一般地揍那水中孩童,孩子被打蒙了,反应过来后,就和李逵打,李逵以不要命地姿势直打得那孩子头破血流,一劲儿哀求饶了他。而李逵却看着那垂死挣扎青蛙那可怜巴巴的眼睛,号啕大哭。
     后来,李逵为那只青蛙做了一个精致的小坟,在坟前栽上野花;他每受委曲,每受欺辱,他就到青蛙坟前哭,他感觉青蛙才是他的兄弟。
     这是李逵第二次打人,导致那家孩子父母将他拽出来以牙还牙。李逵一滴泪也没有流,刚强地回了家。李逵挨打是司空见惯的事儿,家里人也不以为怪。
     但是,从那以后,李逵竟然不愿意吃饭了,他老感觉吃每一顿饭,就象吃自己的命,他望见饭,感到忽然陌生。有时,他觉得母亲也真残忍,将好好的玉米粒,麦子粉身碎骨,然后再放在火上煮;过年时,将正跑的鸡抓过来,笑着就抓过来,满含欣赏就用菜刀杀死,再把它们碎尸万段放进油锅里炸成丸子,大家就热火朝天地吃。每当这时,他就感到全身颤栗的恐惧。不忍心吃。
     李逵就这样一天一天苟延残喘地活着,身体只好长得象武大郎。但是,李逵活得很充实,很好。他从不感到孤独和烦恼。下雨、下雪时,他就在雨或雪里走,他觉着这样舒服透顶。
     李逵长得矮小,自然不好讨媳妇,在他三十岁那一年,一个四十多岁的寡妇终于答应嫁给他。
     婚礼那一天,李逵竟破天荒,高兴地放开肚皮,喝自己的喜酒,吃大肉。第二天,李逵却莫名其妙地死了,死得众说纷纭,很安祥。他的尸体两天后自动化成了一堆充满芳香地泥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