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邹洪复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邹洪复文集]->[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邹洪复文集
·邹洪复简介
邹洪复的随笔
·一个社会没有文化的表征
·拒绝适者生存
·在这个时代,作家何为?
·诗歌写作的方向——诗集《妙处》自序
·写作是到思想为止
·网络时代新闻的一些特点
·中国诗歌,你应到哪儿?
邹洪复的诗歌
·● 感应现实的诗(十七首)
·●流淌爱情的诗(十一首)
·●内心感悟的诗(二十五首)
·●童心荡漾着的诗(五首)
·●短歌集(二十一首)
·给诗人师涛先生
邹洪复的小说
·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施虐与受虐(短篇)
·爱情与恶梦
·欲望悬崖(中篇)
·岁月补丁(短篇)
·初吻(短篇)
·向殉道者献鲜花
·人民为什么不敢花钱?
·你要把自己身上尘气去了
·那位总统站在笼子里
·做自己的梦
·骗子和小偷的哲学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诗人食指印象
·生之幸福和快乐
·山西省黑砖窑事件折射了什么
·社会转型期过长,只会叫矛盾积聚更多
·思考是一种更高的美感
·时代的自闭症
·幸福的事情
·天下最重要的东西
·自然律
·活着的姿势——序秦友刚散文集《走在路上》
·五月,五月
·对09年春节晚会的批评
· 夜色(诗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人一本正经哄大(短篇)

   
   
     一
   
     多年以前,我来,来得时候,很认真,认真地都哭了。

     你知道,认真从来都是从心里来的,和高水平的假认真没有啥区别。
     我不认识任何一个人,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叫人,这世上的一切让我新鲜地直哭,并且哭地对一切视而不见。
     他们呼啦一下围过来,看我。我还不懂得害怕,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
     我就这么光溜溜得,被他们看着。
     有一个词叫懵懵懂懂,那时侯,我就叫这个词。
     他们围着我转来转去,忙。
     我哭的时候,他们哄我,还做着示范,让我笑一个。
     我一来,他们就有事情做了。
     为了让他们有事可做,我常常没事找事,为了让我舒坦,他们不厌其烦,他们把不厌其烦叫心疼。
     我来得时候,神说,就是遇见他们的时候,是给他们添麻烦的时候。这些,我都一点未知,真可惜。
     后来,他们让我管那个长头发的,身上有酒酒的叫妈妈,管那个个子高的短头发叫爸爸。
     我心里想叫就叫,不就是鹦鹉学舌么,于是,我那只有两颗牙的嘴巴,先是冒出爸爸,又冒出妈妈。
     他们就激动看我亲我轻轻拍我小屁股蛋子,还说,说:宝宝真乖。
     现在我已知道,爸爸妈妈是我万年一遇的至亲,时刻在心里感应到,从来用不着想起。
     神说,你们已经相互遇见了,你们是一家人。
   
     2,
   
     我第一次出门的时候,一群光亮扑通一声砸下来,把我给吓了一跳。
     我忙闭上眼睛,把头向妈妈怀里拱。
     我只能用这个动作寻找安全和依靠,真的,这是本能。
     后来,那个叫生活的老东西告诉我:凡弱者都需要寻找依靠,凡有所图者都需要寻找依靠。
     他们相互遇见,他们相互依靠,胆子就大了,比如梁山一百单八将就是这样子的,团结就是安全,就是发展。
     妈妈照例和邻居谈笑,她没有注意我的神情,那时侯,邻居们也都把我当新鲜看,他们有的喊我小甜瓜,还有的叫我小葡萄。我只是隐约记住了甜瓜和葡萄这些语词,也不知道它们都是些什么东西。
     我明显感觉到,他们唧唧喳喳谈论的是我,虽然我还听不懂,但我能够感应到,他们的关心没有一丝虚情假意,我甚至能感应到他们在甜蜜回忆,里面偶尔有一丝惆怅在滋生。
     妈妈满意地抱着我,四邻里走,我成了她的甜蜜和幸福,她满意的抱着我,她喊我宝贝,喊我儿子。她每次喊的时候,我都会冲她笑一下。
     我抬起小脑袋,看了一下四周,我的眼睛里肯定爬满了茫然无措的沉默。神说你遇见了阳光。光明的东西就是这样,总是令人猝不及防,也需要慢慢适应。
     我抬起小脑袋,又看了一下四周,哗啦哗啦跑到我心里的是翻江倒海的惊奇,它们让我目不暇接。我看不够了,就再也不想在房子里呆着,那儿闷死了。
     除了睡觉,我就想出去,所以,每当我哭的时候,无论是谁,只要把我抱出去,我就会安静,甚至还会破涕微笑。
     神说,你遇见了世界,就是遇见了诱惑,别不加选择。
     我听不懂,就是想出去,哪怕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抱出去。
     那时侯,我还不明白别有用心这个词,所以,会哄的人让我干啥,我就去干啥,还美孜孜的呢。
   
     3,
   
     哄着哄着,就被人一本正经哄大了。
     从来,我都是用自己的哑巴眼睛看世界。
     这样,我得不停地眨巴眼睛,因为,当有一天,我忽然觉着自己长大了,我发现我并不是我,我的心里早已装满了别人的东西。我对自己说,要找回自己,我要我。其实,你也是这么想的。
     你知道,当我眨巴一次眼睛,我就是在排除一次外界的干扰,活得多不易啊。这时候,眼睛在狂眨,像闪电呢。
     神说:和自己相遇充满自在和清醒,这是一条艰难的路,伟大的路,更多时候是一个人的战争。
     我记得一本书里对神的解释是:聪明正直谓之神。
     聪明人就是智者,正直就是纯粹和纯洁,像一束光,充满光明。
     我知道,一个看透一切的人,是会超然物外的,也是散淡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说说,是这么简单,真正遇见的时候呢?人总是活在现实中。
     在熟人、朋友和陌生人之中,我发现自己眨巴眼睛的时候越来越多。眼球有点累。
     我学会了宽容,学会了善待自己和周围的一切,这不易。可是,对有些人和事,又不能不愤怒,不能不说。我的朋友确实很多,各色人等。
     当然,有些所谓朋友最多只能算作熟人而已。我有几个很好色的所谓朋友,遇见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这里,我要说其中之一。
     尽管我的人生信条是乐道人之善。
     不过,这是在写小说,谁愿意承认是他,那就承认好了。反正是小说在逼我跳墙。笑。
     神说:要心平,气才和。神说: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
     说实话,我的一生就是想尽力保持那一份泉水在山的状态。
     神说:和自己相遇充满自在和清醒,你要学会自己哄自己。
     所以,现在,我就试着写这个小说来哄哄自己,看看能不能把自己哄得快乐。
     这几天,怎么忽然喜欢上了唠唠叨叨,一定是让中国足球解说员给传染的,嘿嘿,眨巴眼,然后说一句:足球一踢呼声起,键盘一敲马蹄疾。
   
     4,
   
     仔细把自己走过的路,想了一遍,这些年来,觉得自己活得问心无愧,坦坦荡荡。熟悉我的人都是知道的。

  举例证明:那几天,和同事闲聊时,其中一个同事告诉我,说他们在一起时,说,在咱们单位,那个各方面都好,让我最佩服的人就是邹洪复。我听了大感动。因为那位夸我的同事都五十多岁了。


     我不喜写那些污七八糟的东西,算了,想起来,都让人恶心。就此打住,算了,不写了,何必惹自己不高兴那。
   
     5,
   
     我有一个毛病,总是只能把最美的和最丑陋的埋藏在心里。那最美天天在我心里和我心心相依,温暖我,支撑我。那份纯洁,我总是不忍心说出去,说出去就成了亵渎了,也是对自己最大的不尊重。
     那最丑陋的,我就把它压在心的岩石底下。这是我的习惯,让丑恶在我心里灰飞湮灭,作鸟兽散多好玩呀。
     我想你,你是我的最美,我们是一家人。
     但是,我不会写你,你用不着着急,一些事情着急只会点燃着急。苏轼说,猝然临之而不惊。
     这就是对你说的,着急就会乱了方寸,就会失态,就会瞎胡闹,就会对身体有损伤。
     我想写写他,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因为,我觉得自己最有资格写那些丧尽廉耻,不要责任和脸面的人。
     你放心,我会尽量写得客观准确。甚至你见到他,都会觉得这厮还比较可爱,因为在表面上,你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一个人的禽兽性的。
     记得小时侯看电影,那个外表长得丑陋的一定是坏蛋。这影响了我很长时间,那时侯,每当遇到脸面丑的人,我就会提防着点儿。后来发现,形象的丑俊与内心的丑俊没有任何的关系,往往是甜言蜜语,能说会道,夸夸其谈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好东西。
     二十三岁那年,我把大学时代写得诗歌整理成一个集子,出版了,一些写作者就知道了,纷纷来找我谈论文学,于是,我就有了一批所谓的文友。
     我这人虽然有点个性,但那是事业上的,我待人一向随和,对世俗无所求,有事情也绝对不去麻烦朋友,一贯对世俗的那一套深恶痛疾之。
     我常想,为什么朋友有心里话都愿意和我说,有事情都愿意找我帮忙呢,也许是因为我待人一向真诚吧。
     一个仇人一堵墙啊,一个朋友一条路啊。罗罗嗦嗦说了这么多,咱还是先明哲了保身为好。就此打住了。
     听说人家聪明人,都是这么干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