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学渊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朱学渊文集]->[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朱学渊文集
·朱学渊简介
·胡锦涛的性格与运气
·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一仆三主的“小宋江”王丹
·文化保守主义是不必颂扬的
·宪政协进会”与“新三民主义”辩
·点拨曹长青
·干脆让广东独立算了
·北京成“救国”或“毁党”的陷阱?
·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老人政治"要还魂吗?附:冼岩《对所谓胡锦涛“七一”讲话的预测和判断》
·第四代领袖’从何着手?
·《百家姓》研究
·《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前言后记
·也谈流亡者回国
·江泽民还是一只“伪善的猫”
·南疆纪行
·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高瞻案"之我见
·回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左海伦新书发感
·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陈胜吴广本无种……
·效法商鞅,移风易俗用重典 附:少不丁:根治“非典”,就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吗?
·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美国之音”上的“夜壶言论”
·【学渊点评】共产党准备放弃台湾的气球
·关于茉莉朱学渊之争的5篇文章
·北京上访高潮
·【学渊点评】对新鲜人的希望:传江泽民有意辞职
·中国股市崩盘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谁是「和平演变」的罪魁祸首?
·外国人感慨:China=拆呐!
·中国治蜀有高招?
·章诒和在台湾
·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胡锦涛露出凶相
·举棋不定 看胡锦涛的政治前景
·为古人“句践”正名
·东海一枭应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
·【学渊点评】胡锦涛续走“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匈奴的血缘、语言和出逃的路线
·中国人口究竟是多少?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中国共产党在野时论民主自由
· 【 学渊点评】反日潮遭政府突然变脸……
·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评冼岩的恐怖主义“政治错误”
·中宣部又名“八荣八耻部”
·读《文革: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
·太子党抢过团派锋头
·柬埔寨屠杀的掩卷和开卷----新书《我与中共和柬共》介绍
·他们还把“最美好”的社会制度,无私地留给了祖国和人民
·无愁的性感女部长……
·“短促出击”和“快放快收”
·“泛蓝联盟”让胡温“投鼠忌器”
·中原古代人名的戎狄特征
·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只绣红旗,不修帐篷……
·中美资源争夺,鹿死谁手?
·宽严皆误
·朱学渊:鸟猫论……
·凤凰升天 大限已至
·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 大义灭亲?
·中国知识分子的才具和苦难——周策纵先生逝世周年祭
·从奥巴马求变当选看中国政治的困境
·评习近平墨西哥讲话
·中美人权之争,方显出强国之本
·星云法师被统战有代价
·达赖喇嘛觉得共产党应该退休了
·评“流亡海外的东南亚共产党遗族”
·再谈戴晴的命题……
·果敢的历史和缅甸的麻烦
·高锟的得奖和杨振宁的马屁
·民族问题空前困境的中共统战工作
·为“中国模式”唱哀歌
·两代中共处级干部之变异
·温家宝的颠覆效应
·夜郎国在哪里?《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序
·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这几年,许多朋友回国探亲归来后,都对我说祖国的变化太大了,还有人说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光。上个月,我自己也回去了一趟,见到了上海和北京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和那番灯红酒绿的景象,也很激动;后来又到南疆去转了一圈,见到满街一元钱一个的(维吾尔族)大烧饼,回想起青年时饥饿的窘况,竟热泪盈眶;心想中国人民终于能够吃饱了,中国人民也终于将会站起来了。有很多海外的同胞也都这幺说,既然情况不错,就不要太急,事情是会慢慢地进步的。   

   然而细细想来,问题并不那幺简单。五十年代初期,中国也曾经过了一段夜不闭户的﹁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可是不久,它就在无休止的革命的和政治动乱的噩梦中烟消云散了。而今天的「好景」也并不真的那幺美妙,失去保障的弱势群体,对社会繁荣没有参与感;先富起来的人们,又沦丧了道德;白蚁般的贪官污吏,更把政府的公信力蚕食一尽;走着资本主义道路的共产党,丢失了它的基本群众。因此,它对政治风险的承受能力,大大低于五十年前。

   中共再次走到何去何从的历史关口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付足了学费的共产党又一次面临了机遇:究竟是去发展和建设一种长治久安的制度呢?还是因循着几个人的「智能」和「理论」行事,直到他们的「魅力」发馊变味?这次在乌鲁木齐,一个为我们开车的当过大兵的司机说:「情况倒是还不错,只是贪官污吏杀不尽;要是共产党想得开,搞多党制,问题就都解决了。」可是这个童叟无欺、路人皆知的真理,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却无异于「与虎谋皮」的免谈交易。

   事实上,在许多的历史重要关头,共产党都不取「上策」,而走了「下着」。此次回国听到的令我极度扫兴的传闻,就是江泽民先生还要霸着共产党党魁的交椅,久久地坐下去。自从毛泽东驾崩以后,共产党天天都说要「取消终身制」,可是这位掌握了十三年权力的「第三代领袖」,还要学「第一代」和「第二代」领袖的坏样,将权柄握到生命的终点。因此,莫说国家的民主化不在议程上,连共产党自身的民主化也毫无希望。如果「十六大」上这个「谣言」变成事实,几十年言而无信的共产党,还有何脸面见人?

   江想学第一代重行终身制   

   江泽民出自中国名校交通大学。贬之者谓其「咋咋乎乎」,即有「好表现」的肤浅性格;褒之者说他重义气,且有人事斗争的擅长。这些褒贬都很真确,在邓小平弃世前,他就到胡耀邦的墓前去祭悼;在莫扎特的钢琴上,他会无所顾忌地弹上一曲中国小调;他还会在洋人面前背诵「独立宣言」或「林肯格言」。而在这十年间,他不仅假邓小平之手,扫荡了在北京盘根错节的陈希同,和在军中说一不二的杨白冰;还白手起家地罗织了一套「核心」班底。   

   江泽民初初是得自汪道涵的提携,后为若干中央元老所器重,在柏林墙崩塌,齐奥塞斯库被杀,共产党人人自危之际,走马上任总书记。他得力于朱镕基的辅佐,发展了经济,提升了国力;他亦有自知,在国际事务上有所不为。于中国共产党来说,他或许是个有阶段性贡献的人物。但在这段期间内,中国政治制度的改革毫无进展,因此贪官蜂起,人心浮滥,社会道德全面败坏。于中华民族的道德文明传统来说,他或许又是个有所亏欠的罪人。   

   最近,总书记在中国社科院有番「重要讲话」,说要「不断在实践的基础上提出新的理论,用发展着的理论指导实践」。按常理来说,「理论」之于「实践」,是经深思熟虑而相对稳定的事物;而那些可以「不断」翻新的「理论」,其中必有谬误的成分。至于要「用发展着的理论指导实践」,就更像毛泽东「想到那里,做到那里」的历史覆辙了。在这些荒谬言辞中,可以看到他为「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而「情有所急」。这种「创造性」,就是在意识形态的死胡同里找出路的本事,因此也就是当终身领袖的必要条件。   

   据传,他最近又提出「要警惕身边的野心家」。无论这是指他近身的同僚,还是锋芒太露的亲信;这种久违了的令人惊心的毛式险语,是他政治更年期的多疑症状,也必是众叛亲离的先兆。与此相反,最善于「讲政治」的他,对党内的贪腐现象,竟如视而不见;为众民诟病的劣迹政客则牢稳地掌控着京沪两地的党政大权。江泽民精于人事算计,他会不会因为恋栈而激活党内斗争,自不在百姓的意料中;但他整人的旧事,却还印刻在我们的记忆里。

   有人以袁世凯颠覆共和影射江泽民   

   看来,江泽民为做「第三代终身领袖」,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已经准备就绪,而志在必得了。然而,准备得愈多,马脚也就愈多。要重行「终身制」,无异于八、九十年前的「颠覆共和」。最近已经有人引用梁启超斥责「洪宪称帝」的檄文,来抨击这桩预谋。有人说,袁世凯当年是为「儿孙计」,原本只是他的那个瘸腿的儿子想做皇帝;依我看,江泽民的这番操劳折腾,多半也是为了「他人谋」。这般荒唐的事情,弄得好,「群小」之间又是一番争权夺利的打闹;弄不好,与「群老」翻脸,坐七望八的心脑血管运作不良,死了还要背个「窃党大盗」的恶名。   

   北京的党国元老们也一定很痛心,共产党死去活来,总算弄明白了「终身制」是个大弊病;然而,当年一个十六级的小干部,如今尾大难掉,又活像一个袁世凯。说来,自命「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终究还是没有能辨证「终身制」只是症表,「一党制」才是症里。你说在一个没有竞争的环境中,有抱负、有能力的曾庆红、王沪宁如何施展?不搞权谋,不造理论,不劝人进,又干什幺?「一党制」是共产党的立党之本,这种「多党政治」的道理,说了他们也不会听;我人微言轻,说重了还要再当一次反革命。

   江要成事首先要拉拢胡锦涛   

   江泽民的这次成败,还是要在北戴河定夺。他要在位上多玩几年,全党同志又拿他怎幺办?如果由了他去多过点「权力瘾」,那就破了「七十戒毒」的党规;如果不由他,则少不了一场党内的激斗。有人说,政治局常委里有四对三的对江不利的形势;我想,只须开某种「扩大会议」,就能改变这种态势。然而,怕的是「四比三」,可能只是「三比四」而已;第一个「反水」的,可能就是「第四代合法领袖」胡锦涛,此生懦弱怕事,他无喜无怒的外显,正透示出他无正义感的内格。这种人是垂帘听政的最佳操作对象,江泽民自然会在他的身上先下功夫;而他隐忍着的小家私心,多半禁不住「国家主席」或「总书记」名位的诱引。只要安抚了他,江泽民的事情就一马平川。两个月前,我有一篇贬谪胡锦涛先生作文,未料竟泛传于海内外媒体。如果胡先生这回果真有骨气的话,我朱某人将向胡先生公开赔罪。   

   元老们的态度当然也是至关重要的。但「老人」中亦不乏「小人」,他们要为子孙的「福祉」着想,未必都有「正气」和「清廉」的理想。以活着的「大元老」薄一波为例,他靠胡耀邦任总书记时平反冤案,而卸脱了「大叛徒」的罪状,接着就成了邓小平指导政治局常委工作的「大行走」;最卑鄙的是,他恩将仇报,不遗余力地组织打击胡耀邦。如今他的子女,有的做官,有的经商;既得了如此多的金钱和利益,死了还少不得一块婊子的牌坊。对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你又能寄托什幺希望?

   江泽民想赖掉共产党欠人民的债   

   人在事业的高峰,都会变得很癫狂。有人假设,「第一代领袖」毛主席若果在朝鲜战争结束时退下来,他的一生就会画上一个「完美的句点」。毛泽东本是随心所欲的人,共产党更没有约束领袖的制度,他们一推一就,就把「万众一心」的「千秋大业」,送到了「句点」上。「第二代领袖」邓小平本是个伟大的人,但总以为天下没他是不行的;上了年纪又失却了气量,处置「劝退」的胡耀邦,引得了举世的公愤,再用愚人李鹏、奸佞袁木去与闹事的学生斗争,更把事情闹到了开枪杀人的程度;他要是早点就放心让政治局去集体操办这件事情,何至于落到这般惊世骇俗、身败名裂的田地。   

   用这些历史的教训来告诫江总书记,是没有什幺用处的。因为包围着他的那些谋士们正在不断地告诉他,「你的学识和风采,举世无双」;其实,这些小人们还想踩着年迈的总书记的肩膀往上爬。再说,共产党本来就是一个没有章法的政党,所谓「过七十岁就退」,也不过是个口头的约定,并未写入党章;当初真情的胡耀邦要来真格的,假意的邓小平就翻脸不认人。如今,江总书记把「教训」当「榜样」,有一样,学一样,直到一天落入泥坑。   

   江泽民先生要抗拒自然规律,或者要上历史的耻辱柱,都是他个人的事情。而江先生不服从共产党的任何成文或不成文的规矩或约定,都是反对共产党的行为;老百姓无权为江泽民的行为做出处置裁决。但是这些规矩和约定,都是用中国人民的饥饿、鲜血、生命以及承受过的迫害换来的,因此也是中国共产党向中国人民欠下的债务的偿还契约;如果由江泽民一个人决定废弃了它们,就不仅等于是共产党赖掉了过去的帐目,而且中国人民有可能在一个失智老人的统治下,重沦苦难。           

   二○○二年七月二十日

   --转自《开放》(8/1/2002 1:3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