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学渊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朱学渊文集]->[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朱学渊文集
·朱学渊简介
·胡锦涛的性格与运气
·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一仆三主的“小宋江”王丹
·文化保守主义是不必颂扬的
·宪政协进会”与“新三民主义”辩
·点拨曹长青
·干脆让广东独立算了
·北京成“救国”或“毁党”的陷阱?
·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老人政治"要还魂吗?附:冼岩《对所谓胡锦涛“七一”讲话的预测和判断》
·第四代领袖’从何着手?
·《百家姓》研究
·《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前言后记
·也谈流亡者回国
·江泽民还是一只“伪善的猫”
·南疆纪行
·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高瞻案"之我见
·回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左海伦新书发感
·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陈胜吴广本无种……
·效法商鞅,移风易俗用重典 附:少不丁:根治“非典”,就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吗?
·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美国之音”上的“夜壶言论”
·【学渊点评】共产党准备放弃台湾的气球
·关于茉莉朱学渊之争的5篇文章
·北京上访高潮
·【学渊点评】对新鲜人的希望:传江泽民有意辞职
·中国股市崩盘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谁是「和平演变」的罪魁祸首?
·外国人感慨:China=拆呐!
·中国治蜀有高招?
·章诒和在台湾
·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胡锦涛露出凶相
·举棋不定 看胡锦涛的政治前景
·为古人“句践”正名
·东海一枭应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
·【学渊点评】胡锦涛续走“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匈奴的血缘、语言和出逃的路线
·中国人口究竟是多少?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中国共产党在野时论民主自由
· 【 学渊点评】反日潮遭政府突然变脸……
·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评冼岩的恐怖主义“政治错误”
·中宣部又名“八荣八耻部”
·读《文革: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
·太子党抢过团派锋头
·柬埔寨屠杀的掩卷和开卷----新书《我与中共和柬共》介绍
·他们还把“最美好”的社会制度,无私地留给了祖国和人民
·无愁的性感女部长……
·“短促出击”和“快放快收”
·“泛蓝联盟”让胡温“投鼠忌器”
·中原古代人名的戎狄特征
·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只绣红旗,不修帐篷……
·中美资源争夺,鹿死谁手?
·宽严皆误
·朱学渊:鸟猫论……
·凤凰升天 大限已至
·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 大义灭亲?
·中国知识分子的才具和苦难——周策纵先生逝世周年祭
·从奥巴马求变当选看中国政治的困境
·评习近平墨西哥讲话
·中美人权之争,方显出强国之本
·星云法师被统战有代价
·达赖喇嘛觉得共产党应该退休了
·评“流亡海外的东南亚共产党遗族”
·再谈戴晴的命题……
·果敢的历史和缅甸的麻烦
·高锟的得奖和杨振宁的马屁
·民族问题空前困境的中共统战工作
·为“中国模式”唱哀歌
·两代中共处级干部之变异
·温家宝的颠覆效应
·夜郎国在哪里?《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序
·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历来,美国在野党的总统候选人预选都很热闹,今年民主党内的角逐更加激烈,原因是布什总统内外政策频频失误,外交孤立,失业高企,民众收入普遍下降,导致各业紧缩萧条。而布什总统又再行里根时代的减税政策,兼之伊拉克战事军费无度,节源开流,入不敷出,短短的三年执政,已经将国库耗尽。这无疑是“彼可取而代之”的绝好机会,于是民主党就有多人参选。

   其实,美国所面临的经济困境,要比表面现象刻薄了许多。前些日子,联储会(Federal Reserve,即中央银行)主席格林斯潘指出,必须削减退休福利和推迟退休年龄。这对广大美国人民来说,无异是“养儿防老”的“社会安保”(Social Security)的一条噩讯。据统计美国男人活到七十三岁,已经死了一半。因此,如果把退休年龄推迟到七十三岁的话,政府欠老百姓的“养老债”,就可赖掉一半。而坊间确有传言,说这条年龄限可能要“逐步上调”到七十,只差三岁,就可以“达标”了。

   为此,很多人怪罪布什的共和党政府的减税和好战的错误政策,但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却还只能是“开源节流”。然而,美国人生来不会“节流”,只会“开源”;如今天下大行“全球化”,商界开不出源来,总统也就做不成“巧妇”了;而他一味地要把这“无米炊”做下去,那只能是加速通货膨胀。近日,美元贬值,油价暴涨;总有一天,那些开SUV的假阔老们,统统要缩回到“金龟车”里去。

   二月二十六日晚,CNN的“莱瑞·金面对面”(Larry King Live)节目,在洛山矶主持了民主党预选的最后一场辩论。因李伯曼参议员、克拉克将军和先盛后衰的迪恩州长先后退出,只剩下了四人出场:柯瑞和爱德华两位参议员,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的黑人牧师夏普顿,和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选出的众议员库钦尼奇。应了“人多好种田,人少好过年”的俗谚,这次人少,每人发言时间加长,而且言辞有盐有味,妙趣横生,让听众、观众都饱餐了一顿。

   在前期预选中,夏普顿,库钦尼奇敬陪末座,对当不当总统候选人已不在意;但二人却有备而来,为的是要把想说的话说透。莱瑞把话题引到小布什反对的“同性结婚”的道德议题,问当牧师的有什么看法;夏普顿不假思索,曰:“我们要讨论的,不是今天晚上与谁上床的问题,而是明天早晨起来有没有job的问题。”一语中的,博来满堂的喝彩。席间谈到小布什掌政的三年,有二百六十万个职位外流他国,莱瑞请教库钦尼奇有何高见,库钦奇直言不讳:“先取消NAFTA(北美自由贸易区),然后再谈WTO的问题。”言下之意,“全球化”是美国经济凋敝的祸首,必先除之而后快,台下又是一片掌声。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些话过于偏激,我则以为都是洞察世事的醒世之言。其实“全球化”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上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浩大声势,那“无产阶级失去的是一条锁链,得到的是一个世界”的诱人口号,我们这辈人还都记忆犹新,如今还有几个笨蛋相信?而今“全球化”的“伟大实践”才不过几年,美国二百六十万只饭碗都送给了全世界;照此办理,再过十个春天,一千万美国人就该去剃头、擦鞋。难道“你剃我的头,我擦你的鞋”,就能算是天下的“第九产业”了?依了我说,决捱不过十年,“全球化”就一定“往事如烟”。

   “全球化”又是如何“始作俑”的呢?原来它是随着资讯产业的兴起,国际金融资本“让资本冲破国界”的一番异想天开。即如毛泽东乐道的“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天梯”梦呓;今天那个化四十美元,就可买得一架DVD的Wal-Mart,与当年吃饭不要钱的“大食堂”,实在相去不远了。而当贪得无魇的“消费者”利益撑饱了,他们的“生产者”地位,也就被剥夺了。话说,真不必太嘲笑毛泽东,天堂天梯的霏霏之想,人皆有之;只不过美国允许夏普顿,库钦尼奇说真话,还不至于让Wal-Mart的经营理念,去饿死四千万黑白大众。

   再说,“全球化”的最大得益者是谁呢?自然是我中华人民共和国。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又正遇上“全球化”的天赐良机,几千、几万亿美元的花花注入,在“一张白纸上”画出“世界上最美、最好的图画”来了。于是,高峡出平湖,平地高楼起,得来全不费功夫。中国的确创造了世界历史上“暴发”的奇迹,海外炎黄子孙为之兴奋鼓舞,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全球化”的好景又会持续多长呢?从夏普顿,库钦尼奇的讲话来看,我以为它长不过十年。我们无法设想,一个充满了创造力,能制造一切的“生产国”,会在“全球化”的过程完成后,转型为一个彻底“消费国”。曾有人对我说,“自由贸易”是美国不可废弃的立国理念;但任何正确的理念,都有它适用的限度,只要超越了这个“度”,就必将走向谬误。

   美国以政治制度的优越,思想言论之自由,使其成为创造精神的乐园,世界经济的火车头;而无节制的“全球化”,必将使乐园荒芜,使世界失去动力,大同的理念也必将换来世界均贫的苦果。而“新兴的中国”又是否能替代美国“领袖世界”的地位呢?我羞于对母国人民说“这是奢望”,但却有求于政治的改进,和民智的开发;这不仅任重道远,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还没有切实改革的诚实愿望。

   美国必将逆转“江河日下”的势头,它的民主制度也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但决心必须基于民意,因此美国的许多重要决定往往滞后。当前的形势很类似于二次大战爆发后,美国民意不愿参战的情况;乃至直到珍珠港事件发生后,全国人民才同仇敌忾,最后以数十万人的牺牲,换来对德、对日战争的胜利。今天夏普顿,库钦尼奇好似先知,实为敢言而已。然而,最后也未必一定是由民主党来捅破这层窗户纸;民气一旦形成,共和党照样可以夺得头筹。这就是竞争的民主政治的优越,也是中国必须实行民选的多党政治的理由。

   现在,中国也是WTO的成员;但美国是它的老板,中国只不过是它的一个伙计而已。市场、资本、技术、法理的优势,统统掌握在美国的手中。为自身的利益,美国可以以种种理由和借口重建关税壁垒,使所有的协议都成一纸空文,WTO则可能成为远不如“联合国”的一个议而无决空壳。我们的问题是,中国领袖们对此有没有危机感呢?我不敢说他们没有,但至少是不足。否则,他们为什么会不断描绘未来“引进外资”的巨额“画饼”呢?否则,他们怎么会化巨资去营造“北京歌剧院”这样的“形象工程”呢?去年那位说话一个字一个眼的温总理,在纽约对商界发表讲话说:“中国将继续向世界提供廉价的劳动力。”我顿时明白他完全不了解美国的民情和国情。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抽象而空洞的“全球利益”,每个民族和国家都只能“自求多福”。最近读到一则令人不快的新闻,是关于罗特格斯大学中国留学生组织,对何清涟女士预定的演讲内容有所非议,乃至使直言国情的何女士不得不取消了她的演说。众所周知,新一代的中国留美学人,都喜欢戴“精英”的帽子,而罗特格斯大学的中国精英们拒绝认知危机的“爱国情节”,更使我敏觉到到深重的民族危机,这也是命我写下这篇危言耸听的文字的动机。

   二〇〇四年三月五日(3/5/2004 2: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