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学渊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朱学渊文集]->[“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
朱学渊文集
·朱学渊简介
·胡锦涛的性格与运气
·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一仆三主的“小宋江”王丹
·文化保守主义是不必颂扬的
·宪政协进会”与“新三民主义”辩
·点拨曹长青
·干脆让广东独立算了
·北京成“救国”或“毁党”的陷阱?
·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老人政治"要还魂吗?附:冼岩《对所谓胡锦涛“七一”讲话的预测和判断》
·第四代领袖’从何着手?
·《百家姓》研究
·《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前言后记
·也谈流亡者回国
·江泽民还是一只“伪善的猫”
·南疆纪行
·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高瞻案"之我见
·回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左海伦新书发感
·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陈胜吴广本无种……
·效法商鞅,移风易俗用重典 附:少不丁:根治“非典”,就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吗?
·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美国之音”上的“夜壶言论”
·【学渊点评】共产党准备放弃台湾的气球
·关于茉莉朱学渊之争的5篇文章
·北京上访高潮
·【学渊点评】对新鲜人的希望:传江泽民有意辞职
·中国股市崩盘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谁是「和平演变」的罪魁祸首?
·外国人感慨:China=拆呐!
·中国治蜀有高招?
·章诒和在台湾
·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胡锦涛露出凶相
·举棋不定 看胡锦涛的政治前景
·为古人“句践”正名
·东海一枭应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
·【学渊点评】胡锦涛续走“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匈奴的血缘、语言和出逃的路线
·中国人口究竟是多少?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中国共产党在野时论民主自由
· 【 学渊点评】反日潮遭政府突然变脸……
·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评冼岩的恐怖主义“政治错误”
·中宣部又名“八荣八耻部”
·读《文革: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
·太子党抢过团派锋头
·柬埔寨屠杀的掩卷和开卷----新书《我与中共和柬共》介绍
·他们还把“最美好”的社会制度,无私地留给了祖国和人民
·无愁的性感女部长……
·“短促出击”和“快放快收”
·“泛蓝联盟”让胡温“投鼠忌器”
·中原古代人名的戎狄特征
·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只绣红旗,不修帐篷……
·中美资源争夺,鹿死谁手?
·宽严皆误
·朱学渊:鸟猫论……
·凤凰升天 大限已至
·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 大义灭亲?
·中国知识分子的才具和苦难——周策纵先生逝世周年祭
·从奥巴马求变当选看中国政治的困境
·评习近平墨西哥讲话
·中美人权之争,方显出强国之本
·星云法师被统战有代价
·达赖喇嘛觉得共产党应该退休了
·评“流亡海外的东南亚共产党遗族”
·再谈戴晴的命题……
·果敢的历史和缅甸的麻烦
·高锟的得奖和杨振宁的马屁
·民族问题空前困境的中共统战工作
·为“中国模式”唱哀歌
·两代中共处级干部之变异
·温家宝的颠覆效应
·夜郎国在哪里?《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序
·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连日读了“多维新闻网”的报道《美国之音节目激烈争辩毛泽东功过得失》,想起三十几年前文革期间,我们几个朋友因“偷听敌台”而被判重刑。其时,家父已因“清理阶级队伍”被羁押多年,家弟亦因“诬蔑江青同志”而被上海公安局拘捕候审,此回再添我一人,慈母精神不堪负荷,次年即贫病忧患而辞世。而今次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还是由当年就高就《美国之音》的周幼康先生主持,而他又请来了“非毛”的《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和“尊毛”的“天普(TempelUniversity)大学教授、全球反独促统联盟会会长程君复”两人对仗。程教授为“毛主席”翻案的肆言妄论,令我有不胜今昔之感,只怪我早听了《美国之音》三十年。

   程会长君复先生自言生于大陆,幼年饱经战乱,后随国府转进台湾,一九五六年来美留学,至今已有四十七个年头,想必也是将届七十的人了。高文谦先生一九五三年生于“革命家庭”,其父因彭德怀案牵连而于军职上失用,其母系林则徐之后,因了解张春桥夫妇之私节,而被囚于秦城监狱达七年之久,其舅父凌青,文革后曾任中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高本人后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因“六四”之血腥,而对中共彻底失望,来美著述。程、高二君来自敌对的阵营,然而观点反串,形如冰火;乃至语言抗争,场面爆烈,倒也算是美国对各种言论的宽容了。

   高文谦对“毛时代”的看法是:“凡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都有切身的体验,对大多数人来说,恐怕不是一个什麽令人愉快的回忆,而是不堪回首,我想大概没有什麽人愿意重新回到那个年代去。”高文谦还说:“那是一个贫穷和饥饿,恐怖和血腥的年代。毛是现代中国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毛在中共立国时,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其实是毛一个人站起来了,亿万中国人民趴下去了,匍匐在毛的脚下,顶礼膜拜,任其为所欲为,其中包括象周恩来这样的人。”

   程君复则认为毛泽东“是代表一个中华民族的英雄,他把中华民族拯救出来。”还说“开放中国,这也是毛主席当时建立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是不可能今天有改革开放,不可能有今天小康的社会的情况,也不可能今天有人上太空去。”他指责:“改革开放以后,有很少数的一批高级知识分子,而且是国内来的一些人,他们对毛主席的苛刻,毛主席种树,他们吃果子不算,还要把种树的人痛骂一顿,或者把他毁掉,这是非常不道德的。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是中国人的悲哀。这些知识分子要自己摸摸良心,要说说真话。”

   言间,程君复数次指责高文谦“胡说八道”、“胡言乱语”,高反问:“我不知道他根据什么给我扣这么个帽子?我讲的都是历史事实。难道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中国人在大饥荒的年代里饿死几千万人,这也能作为毛泽东是个大英雄的‘功绩’吗?”程君复又插答:“你这个话胡说八道,我们亲戚一大堆在大陆,我一九七二年回去,没有一个被饿死的。”

   时间剩下半分钟,程君复说:“知识分子有共同标准,对历史的解释要客观,不能因为自己受了迫害,所以就有偏见;我没有受迫害,正好可以旁观者清。”高文谦说:“粉碎四人帮以后,胡耀邦、叶剑英他们做了一个的统计,中国有两亿人在文革中受到了株连,这哪是少数人的事情啊?”

   程、高二人之说,听众读者自有是非公论。程说他的亲戚中没有饿死的,于是断言举世皆知的“大饥荒”,是高文谦没有“摸摸良心”的造谣,那就太离谱了。一九七二年,笔者在四川省荣昌县峰高区直升公社二大队一小队劳改,获知该队(约二百人)于“灾荒年”饿死数十人,老人几乎死绝,妇女三年不来月经。程君复先生身为美国大学教授,委兼“全球反独促统联盟会会长”,又自诩“我没有受迫害,正好可以旁观者清,所以可以讲点公道话。”竟至于说出有违共产党都认可的事实的话来,实在是太脱离海内外广大同胞,太不利于“全球反独促统”的大业了。

   毛泽东死,“十年浩劫”才结束,邓小平多次强调“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的边缘”。程则说,当今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是基于毛泽东建立的基础,就更流于悖谬了。人所皆知,中国经济上的“改革开放”,首功在于当年“拨乱反正”的邓小平;程君复的扬毛之说,就有贬邓之嫌,这不仅违背毛泽东锁国害民的历史;对若干问题已有定论的中共当局,当然也是不能容忍的。

   程还说什么,大陆非毛、批毛的知识分子没有良心,是吃了果子的人,在骂种树的人。我们且不说中国人民有没有吃过毛泽东的甜果果、苦果果;单说共产党里那最“没良心”事情,就该数“一举粉碎四人帮”了,而那个抓毛夫人“江青同志”,还判其死刑的第一人,就是众望所归、功勋彪炳叶剑英。程君复的此番言论将如何不得“军心”,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前,中国民间底层出现的一股“尊毛热”,是中共官吏绝对腐败、贫苦阶级急速膨胀,人民极端失望之后果;但较之于二十多年前积极的“解放思想”和“检验真理”的“非毛风”,实在是一个大倒退。这还是要怪邓小平中途反悔,未能将他自己鼓动的“非毛化”运动贯彻到底,使党内一度的民主气氛,又回归专制独裁之妖风;他那登高一呼之威势,也被失智的“六四”子弹击成泡沫。于是,中国又一次失去实行政治改革,步入长治久安的机遇;时至今日,党已不党,国已不国。

   于今,国事不稳,民乱之箭已在弦上,共产党对这股“尊毛热”,孰喜孰惧?我以为是“亦喜亦惧”。喜的是,毛的阴魂不散,共产党就能鬼魂附体,神神颠颠,混一天,算一天;惧的是,“资产阶级就在党内”、“打着红旗反红旗”和“造反有理”等“至理名言”,亦皆出之于毛泽东之口。“毛泽东思想”既是杀人的刀,又是自尽的剑。

   说来,程先生虽有华夏血统,台湾背景,美国资历,反独热情,而之于半个多世纪来中国人民的苦难历史,共产党内的恩怨是非,却如一棵无知的“白丁”。而“美国教授”程君复的语言暴力,惟“爱国侨领”花俊雄、梁冠军的拳头暴力,可相比拟,如果共产党要利用这些人,以“尊毛复古”来推动“反独促统”的话,那就不仅会吓跑广大台湾同胞,而正义爱国的大陆人士,也就只能与他们“划清界限”了。用共产党的传统术语来说:程君复、花俊雄、梁冠军类,是从‘左’的方面干扰了“我党”的方针路线,在政治上帮了“倒忙”,做了“台独”分子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了。

   二○○四年一月一日

   附录: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周幼康:各位听众朋友你好,我是周幼康。欢迎收听美国之音的新闻天地节目。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要谈谈中国领导人毛泽东主席一百十周年冥诞。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毛泽东的一百十周年冥诞。从新闻报道中看到,毛泽东的亲属和民间团体将在北京发起一些列的纪念活动,并且在毛泽东冥寿当天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大型毛泽东诗词组阁文艺演出,全部经费是二百五十万,但是还是很短缺。方冰,请你谈谈官方对此的态度。

   方冰:我看到一则新闻,在毛泽东一百十周年诞辰前夕,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多种空间文化传播公司联合制作了大型文献记录片《走进毛泽东》,目前正在全国各地掀起观看热潮。

   周幼康:那么你今天请到了那几位来宾,来跟我们一起探讨毛泽东的功过得失呢?

   方冰:参加我们节目的有美国天普大学教授、全球反独促统联盟会会长程君复,和《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

   周幼康:今天是圣诞节,在此祝各位和我们的听众朋友们圣诞快乐!我们首先想请教高文谦先生,毛主席从新中国建国以来一直到他去世为止,在中国大陆上,他永远是第一人,不管他犯过多么大的过错、给人们带来多大的苦难,但是大多数人们都是非常尊敬他的。尤其是在文革期间他的威信已经到达了顶点。那么再看看今天的中国,在看看一百十周年冥诞的纪念的过程,请问高先生,你有什么感触呢?你对毛泽东主席从以往到现在,你有什么特别特别的感受吗?

   高文谦:周幼康先生,你好!很高兴有机会到美国之音“新闻天地”节目做客,和国内的朋友们交谈。毫无疑问,毛泽东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个影响深远的人物。毛去世已经近三十年了,但是他的幽灵仍然在中国大陆游荡,不肯最后退出历史舞台。如何评价毛时代,评价毛本人,从官方到民间到个人都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我是历史学者,尊重历史,用事实来说话。毛时代究竟是一个什麽样的年代?凡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都有切身的体验,对大多数人来说,恐怕不是一个什麽令人愉快的回忆,而是不堪回首,我想大概没有什麽人愿意重新回到那个年代去。应该说,如何评价毛时代历史已经有定评,那是一个贫穷和饥饿,恐怖和血腥的年代。毛是现代中国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毛时代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其中包括饿死、政治上被迫害致死的,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这是纵向比较。横向来比较,毛时代死于非命的人数,也超过希特勒的大屠杀和斯大林的大清洗。这是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这一点连中国官方自己都无法替毛辩解,只好采取“宜粗不宜细”的办法,一笔带过。

   有人说毛为中国赢得了独立,洗刷了百年的耻辱,中国人在世界上站起来了。我觉得这种说法並不准确。实际上,中国从百年屈辱走向独立是一个历史过程,始于中华民国,得力于抗日战争,经过抗战后成为世界四强之一和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毛在中共立国时,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其实是毛一个人站起来了,亿万中国人民趴下去了,匍匐在毛的脚下,顶礼膜拜,任其为所欲为,其中包括象周恩来这样的人。这一点,我在《晚年周恩来》一书中有详尽的记述。可以设想,连周这样堂堂的一国总理都要对毛唯唯诺诺,俯首屈从,更不用说普通老百姓了。这是中国人的悲哀。

   时至今日,毛对中国老百姓犯下的罪恶远没有得到清算,他的画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他的尸体仍摆放在天安门广场的中央。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从否定毛时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治国指导思想起步的,尽管很不彻底,只是在经济上抛弃了毛时代的做法,不过却使整个国家发生了很大变化,初步解决了温饱问题,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国家正在强大起来。这正从反面说明毛当年祸国殃民之处。但是,另一方面在政治体制上却依然换汤不换药,骨子里面仍是专制极权的那一套,这种制度在经济改革的背景下出现了社会不公,钱权交易,腐败不可遏制地蔓延。这已经成为中国进一步发展的严重桎梏。回顾历史,可以说中国二十多年的发展正是以否定毛开始的,而中国今后进一步的发展,也必须从彻底批毛开始。

   方冰:我想高先生是从历史学者的角度来谈的,程君复先生一定会有所不同,因为我知道在几个星期以前,在纽约下了今年最大的第一场大雪,各种社会活动纷纷叫停的情况下,在纽约的中国城,程君复先生他们一些人举行了毛泽东一百十周年的纪念会,请程君复先生谈谈您的体会。

   程君复:我当然很高兴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来说明我的想法。刚刚高先生所谓以历史来看毛主席,我认为是胡言乱语。他的胡言乱语是把整个事情扭曲掉。我来美国47年,我从来美国之后,就很注意中国的情况。当时我母亲要写信到上海去都要经过香港转,当时完全是对中国的一种围堵,美国的这个政策实行了二十三年。我当时在大学念书,念欧洲历史,也读了一些中国历史。我当时感觉到欧洲的这种暴力行为,我是看得很清楚在欧洲历史方面。十八世纪、十九世纪,他们这种疯狂的宗教热,到处以宗教为借口互相屠杀,最清楚地记载是在《双城记》里面说的。法国革命,然后是英国,然后是德国,最后是美国。它是一连串下来的对整个东方是采取一种分化,采取一种分裂,采取一种使它永远不能站起来的一个情况,所以他们可以继续地控制这个世界。但是我在美国四十七年,我感觉美国有所改变,美国并不像当初西方那种作风,所以还抱着一种希望,希望美国能够改变她对世界的那一种看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