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学渊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朱学渊文集]->[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朱学渊文集
·朱学渊简介
·胡锦涛的性格与运气
·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一仆三主的“小宋江”王丹
·文化保守主义是不必颂扬的
·宪政协进会”与“新三民主义”辩
·点拨曹长青
·干脆让广东独立算了
·北京成“救国”或“毁党”的陷阱?
·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老人政治"要还魂吗?附:冼岩《对所谓胡锦涛“七一”讲话的预测和判断》
·第四代领袖’从何着手?
·《百家姓》研究
·《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前言后记
·也谈流亡者回国
·江泽民还是一只“伪善的猫”
·南疆纪行
·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高瞻案"之我见
·回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左海伦新书发感
·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陈胜吴广本无种……
·效法商鞅,移风易俗用重典 附:少不丁:根治“非典”,就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吗?
·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美国之音”上的“夜壶言论”
·【学渊点评】共产党准备放弃台湾的气球
·关于茉莉朱学渊之争的5篇文章
·北京上访高潮
·【学渊点评】对新鲜人的希望:传江泽民有意辞职
·中国股市崩盘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谁是「和平演变」的罪魁祸首?
·外国人感慨:China=拆呐!
·中国治蜀有高招?
·章诒和在台湾
·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胡锦涛露出凶相
·举棋不定 看胡锦涛的政治前景
·为古人“句践”正名
·东海一枭应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
·【学渊点评】胡锦涛续走“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匈奴的血缘、语言和出逃的路线
·中国人口究竟是多少?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中国共产党在野时论民主自由
· 【 学渊点评】反日潮遭政府突然变脸……
·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评冼岩的恐怖主义“政治错误”
·中宣部又名“八荣八耻部”
·读《文革: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
·太子党抢过团派锋头
·柬埔寨屠杀的掩卷和开卷----新书《我与中共和柬共》介绍
·他们还把“最美好”的社会制度,无私地留给了祖国和人民
·无愁的性感女部长……
·“短促出击”和“快放快收”
·“泛蓝联盟”让胡温“投鼠忌器”
·中原古代人名的戎狄特征
·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只绣红旗,不修帐篷……
·中美资源争夺,鹿死谁手?
·宽严皆误
·朱学渊:鸟猫论……
·凤凰升天 大限已至
·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 大义灭亲?
·中国知识分子的才具和苦难——周策纵先生逝世周年祭
·从奥巴马求变当选看中国政治的困境
·评习近平墨西哥讲话
·中美人权之争,方显出强国之本
·星云法师被统战有代价
·达赖喇嘛觉得共产党应该退休了
·评“流亡海外的东南亚共产党遗族”
·再谈戴晴的命题……
·果敢的历史和缅甸的麻烦
·高锟的得奖和杨振宁的马屁
·民族问题空前困境的中共统战工作
·为“中国模式”唱哀歌
·两代中共处级干部之变异
·温家宝的颠覆效应
·夜郎国在哪里?《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序
·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前天多维新闻网刊载了冼岩的专稿「此案不清,国将不国!」作者对中国政府的内情有颇多了解,对共产党的治国转型的方略更有见解,因此这篇文章引起了广大海外读者的注意。

   该文的「事由」是,「十一月三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介绍:二○○二年六月十六日,原益阳市麻纺厂职工刘骏,因举报该厂厂长、现湖南省益阳市益鑫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胡资生贪污腐败、并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等违法情节,被该公司下属益鑫泰路派出所一天之内两次传唤,最终殴打致死。随即,该派出所警员将刘骏尸体从二楼掷下,伪造自杀现场。」「国将不国」一文说「二○○二年八月二十六日,在刘骏家人不同意的情况下,当地出动一百多名警察包围殡仪馆,将刘骏尸体强行火化。」还说刘骏的父亲和岳父「被挟持软禁和打伤」,刘父是曾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军人。

   原来,刘骏已经被湖南地方警员殴毙十六个月了。内外有别,央视国际台没有《新闻调查》节目,如果冼岩不向海外报导此事,我们还会被「蒙在鼓外」的。这篇文章情节详尽,在「印象:人间地狱」一节中,作者说:「很多人也不能相信这是发生在自己所居国度、发生在号称『经济一枝独秀,追求政治文明进步和民族振兴』的中国的真实事件。」还说「央视对此公开进行了报导,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向世人展现了可敬一面。一般来说,中国正规媒体的此类报导,已经是力求谨慎、力求证据确凿,摒弃了浮华夸大,脱去了可能水份。但即使这样,事实仍然令人震憾,令人难以相信。」我想他说的是:尽管经济出现奇迹,但国情却如人间地狱;虽然「神五」上天了,但人心却落地了。

   我倒不敢如此恭维「央视」。事隔了十六个月,这家官方媒体才披露真相,还有甚么值得「可敬」呢?想必是刘骏先生的八十老父,花费了许多资财,找了许多出生入死的战友,踏破了长沙和北京的大小衙门,才引起了共产主义第四代领袖的注意,某大人作了一个类似「此案不清,国将不国!」的批示,于是「央视」吃了专赐的「豹子胆」,拿几个湖南腐败刁官来开刀,否则谁敢作此有辱党国的文章?

   国事如此败坏,却是轮不到海外人说东道西的;冼先生不是曾经说过共产党学慈禧、不改革,都是因为「海外舆论」说得太多、太刺激人的错吗?然而,这回他自己说:「这样的人间,也只有官方教材中『万恶旧社会』差可比拟。……与执政党曾经带领民众推翻的那个社会正相彷佛:……是权力与财富的无耻结盟,使世界陷入无边黑暗。」这般的急不择言,莫非是中南海的领袖们也敏觉火山在冒烟了?我读了这段话,心却很酸,那些推翻「万恶旧社会」的夏明翰、杨开慧们,看来都是白死了。

   冼岩也不失精辟地说:「二十四年的经验似乎表明,现行体制已无力抑制这种『利益共同体』的蔓延扩张,只能抓几个倒霉典型,聊尽形式而已。」这又使我想起儿时唱的童谣「洋枪打老虎,老虎吃蜜蜂,蜜蜂叮瘌痢,瘌痢背洋枪」。如果老虎、蜜蜂、瘌痢都是共产党,而党又在指挥枪,那末连这个循环儿戏也都不必玩了;如果瘌痢、蜜蜂、老虎一起想发财,结成「利益共同体」,百姓就如蚂蚁,任由他们蚕食、践踏;如果哪天他们要提提精神,练练廉洁奉公,也就如传统功夫的花架子,亦如左手打右手,当然不会有伤痛。二十四年的历史表明,「一党专制」才是腐败的根源。

   但冼岩不见金权结合的恶势力是与共产党互为寄生的毒瘤,却说它们不得抑制的原因是「不是由领导者直接定性,而是诉诸司法程序和证据」。又说「对司法程序的强调,无非是为是非曲直的裁决增加了一道手续」。他的意思是说,「求证」、「量刑」的「司法程序」过于烦琐,应予废止,一切只须「领导者直接定性」。此案彼案、一切从简、快刀乱麻,从快从严,强化「一党专制」,执行「领袖意志」,那就「国将有国」了。

   事实上,中国根本没有独立的「司法」,它是听党的话,做党的工具和面子的。没有独立的「司法」,却还要取消它,岂不是连面子和工具都不要了吗?另外,中共领袖是否真想根除腐败,治理「金权结合」呢?从上海周正毅案来看,金钱案犯固已落网,控方律师亦因「向境外泄露国家机密」而被捕,因此案子寸步难行,权力后台自然也就逍遥法外了。这难道仅仅是司法效率不彰吗?至于他说的「中国今天需要的是正义的实质,而不是甚么程序!良知存在于众人心中、正义把握在公众手上」,貌似「直接民主」,「实质正义」,却是万万行不得的通向「暴民政治」的大门。

   现在国内的「司法腐败」已经登峰造极。审判前,家属毋论是非,都要贿赂司法干部,动辄几十万,否则就没有「公正」可言;刑决后,还要疏通监狱系统,争取减刑或保外就医,一切都是明码开价。而所谓「庭外和解」,往往是两造无力满足司法人员的贪得无厌,而分别委托黑社会达成的妥协,黑社会有时竟比司法系统更公正。因此,所谓「司法腐败」,不过是「党腐败」的一部份,也是长期人治的恶果。如果一切都由「领导者直接定性」,而那个「领导者」又是「腐败分子」的话,还得了!

   这回冼岩说了许多过去不敢说的话,如:「执政者只要简单付出,就能为自己、为政权、为社会收获如此之多。但是在现实中,不厌其烦地重复『三个代表』、『执政为民』等等抽像词藻的领导者,却吝于对民间健康力量的代表发出赞语。当局的心态不难猜测:惧怕民间力量坐大,惧怕形成『另一种』权威,惧怕将来失去控制——但是,任何一种选择都不会没有风险,任何风险都有积极化解之方;呆在原地不动,并不意味著就可以高枕无忧。当矛盾进一步激化、危机更加深重时,执政者将如何抉择?难道一定要坐等那一天的到来?」

   过去共产党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的手段,可谓「穷凶极恶」。「穷」者「阶级路线」,「凶」者「无情斗争」,「极」者「左倾思潮」,「恶」者「政治运动」;待毛泽东将举国上下搞得一贫如洗、饿孵遍地,邓小平不得不改弦更张,于是党徒们的贪欲又从胆边生,追求财富一切从快,又是一番穷凶极恶,不择手段。如今他们看到共产党的大限将至或必至,于是贪腐大业如雪球滚滚之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刘骏即是为这雪球吞食的牺牲。

   为此冼岩先生悲呼:「执政者连小的付出都缺乏勇气?国家、民族、社会,又将被置于何地?既然政权本身已无力抑制侵入权力肌体内部的『利益共同体』的膨胀、既然政府已难以独力为民众创造出公平和正义,为甚么不鼓励民众自己起来把握它?为甚么只能坐视黑暗吞没一切?」这倒是我朱学渊辈不敢言之欲言。

   这不是甚么「国将不国」的耸听危言,却也是冼先生对党的忠臣死谏。但于才以言论罪抓了杜导斌、判了何德普,政治日趋反动的今天,要中共新贵「对民间健康力量的代表发出赞语」,真如要从虎口中救君子。而所谓「第四代领袖」,实在也算不上是甚么老虎,不过是些坐守危城的腐儒;可与他们相比的,大概要算当年的两广总督叶名琛,其时正遇长毛造反,天下不稳,英国领事又来拜见,要他开放广州做生意,叶名琛一字不答,闭目养神,惹来六千英国兵攻城,第二次鸦片战争烽火遂起;而叶大人「不战、不和、不降」,日日兀坐不动,闭目颂经(类似「三个代表」、「执政为民」),结果广州城破,名琛被掳去香港,后又转囚印度。名琛一路却如白痴般的怡然自得,吟诗作赋,自称「海上苏武」。

   今日中共于兵临城下之内斗,胡锦涛因循不动之稳重,实不知他们是想当叶名琛,还是想当齐奥塞斯库?

   二○○三年十一月九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