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学渊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朱学渊文集]->[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朱学渊文集
·朱学渊简介
·胡锦涛的性格与运气
·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一仆三主的“小宋江”王丹
·文化保守主义是不必颂扬的
·宪政协进会”与“新三民主义”辩
·点拨曹长青
·干脆让广东独立算了
·北京成“救国”或“毁党”的陷阱?
·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老人政治"要还魂吗?附:冼岩《对所谓胡锦涛“七一”讲话的预测和判断》
·第四代领袖’从何着手?
·《百家姓》研究
·《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前言后记
·也谈流亡者回国
·江泽民还是一只“伪善的猫”
·南疆纪行
·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高瞻案"之我见
·回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左海伦新书发感
·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陈胜吴广本无种……
·效法商鞅,移风易俗用重典 附:少不丁:根治“非典”,就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吗?
·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美国之音”上的“夜壶言论”
·【学渊点评】共产党准备放弃台湾的气球
·关于茉莉朱学渊之争的5篇文章
·北京上访高潮
·【学渊点评】对新鲜人的希望:传江泽民有意辞职
·中国股市崩盘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谁是「和平演变」的罪魁祸首?
·外国人感慨:China=拆呐!
·中国治蜀有高招?
·章诒和在台湾
·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胡锦涛露出凶相
·举棋不定 看胡锦涛的政治前景
·为古人“句践”正名
·东海一枭应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
·【学渊点评】胡锦涛续走“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匈奴的血缘、语言和出逃的路线
·中国人口究竟是多少?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中国共产党在野时论民主自由
· 【 学渊点评】反日潮遭政府突然变脸……
·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评冼岩的恐怖主义“政治错误”
·中宣部又名“八荣八耻部”
·读《文革: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
·太子党抢过团派锋头
·柬埔寨屠杀的掩卷和开卷----新书《我与中共和柬共》介绍
·他们还把“最美好”的社会制度,无私地留给了祖国和人民
·无愁的性感女部长……
·“短促出击”和“快放快收”
·“泛蓝联盟”让胡温“投鼠忌器”
·中原古代人名的戎狄特征
·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只绣红旗,不修帐篷……
·中美资源争夺,鹿死谁手?
·宽严皆误
·朱学渊:鸟猫论……
·凤凰升天 大限已至
·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 大义灭亲?
·中国知识分子的才具和苦难——周策纵先生逝世周年祭
·从奥巴马求变当选看中国政治的困境
·评习近平墨西哥讲话
·中美人权之争,方显出强国之本
·星云法师被统战有代价
·达赖喇嘛觉得共产党应该退休了
·评“流亡海外的东南亚共产党遗族”
·再谈戴晴的命题……
·果敢的历史和缅甸的麻烦
·高锟的得奖和杨振宁的马屁
·民族问题空前困境的中共统战工作
·为“中国模式”唱哀歌
·两代中共处级干部之变异
·温家宝的颠覆效应
·夜郎国在哪里?《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序
·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晚年周恩来》的问世,是出版界的一件大事。作者高文谦先生的父母是燕京大学的同学,忧国忧民而参加了共产党,可是共产革命的胜利没有给中国送来光明,高先生的父亲先就因言获罪而被远放,母亲在文革中又被囚禁在秦城监狱七年之久。因为天分和勤奋,高先生文革后就成为“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成员,把握了大量中共资料,还亲访过王力、吴法宪、纪登奎这样一些文革要人。“六四”的血腥,使他在“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位上脱离共产党。高先生的母亲是爱国名人林则徐之后,在母亲的鼓励下,他用良知和心血,十年才写就了这部《晚年周恩来》,事实证明这是一门忠良。

     《晚年周恩来》的贡献,在于作者全息地俯瞰着中共的历史,而又能将文革的浩繁人事融会贯通,围绕周恩来与毛泽东自江西“宁都会议”以来的恩恩怨怨,夹叙夹议地揭示毛泽东的“妖孽”本质;而之于谨守“晚节”周恩来,作者却又把感情留给读者们,褒贬由你了。读《晚年周恩来》,如受作者一派正气的濡沫,是一件难得的快事。文化大革命起头时,高文谦先生年仅十三岁,却又能对世事的理解如此透彻,我想一则生有乃祖之遗风,二则是逆境的催动,使他早生了担当历史重纲的抱负。

     “历史”就是“故事”,英文里的history也是从story一字派生而来的,因此惟“真实”才是“历史”。然而,中国各代史都是由后朝“官修”的,为维持“皇纲”和“帝统”,“后朝”都竭力为“前朝”美言,这就是中国历史充满谎言的传统。而中国共产党就更其然了,连当天发生的事情都说假话,它将来的“历史”自然是没人信的。而李锐先生以与毛泽东的私交和亲历,李志绥先生以贴身的近距观察,分别写就了《庐山会议实录》和《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而《晚年周恩来》又继往而来,却为爱史的中国人重建了诚实的信誉。   我也见过周恩来,一九六七年“二月逆流”时,四川搞了个“二月镇反”,同校教书的一位体育教师被抓,我们几个要好朋友到北京去“告状”,在地质学院里和西苑饭店里住了两个多月,等待中央解决四川问题。五月初的一天深夜,“中央首长”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群众代表”,排不上号的在台阶上等候消息。后来说首长要多见些人,我也进去了,于是见到了全部“中央文革”的成员。

     三十六年过去,惟对周恩来和康生的形象还有记忆。那天“首长们”都穿军装,只有康生着中山服,敞着领子,露出了雪白的衬衣。周恩来和康生还不时站起来走动,手上还端着茶杯,他们个儿不高,容颜端庄,红光满面;那年头百姓们面有菜色,我头遭见到气色这般好的中国人,因此第一个闪进脑子的念头是“他们大概天天吃肉”。记得有人嚷着要成都军区司令员“韦杰站起来”,韦杰是个小老头,老老实实地站起来,周恩来很和气地说:“还是让他坐下吧。”他南腔北调的讲话很平稳,并没有躁动的“革命热情”。那时,我以为文革很快就要结束,对“中央首长讲话”并无很大兴趣,只是把他们的表面看了个够。

     人们都说周恩来很英俊。据说抗战期间他在重庆与一班文化人接触很多,演《桃李劫》的陈波儿暗恋上了他,常常来纠缠;邓颖超女士发现了不正常的信号,就把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收了陈波儿做干女儿,才了了这番“儿女情”。这事虽小,却使我觉得邓颖超也是个知情理的人。“天安门事件”时群情激愤,周恩来博得了太多人的爱,其中也有我的一份。可是天长日久,共产党毛泽东的阴毒愈暴愈多,“周恩来、邓颖超是伪君子”,又成了我对他们的定论。

     初到美国,“恶补”了一大堆海外中文报纸,至今还记得关于周恩来的两件事。一是西德《明星周刊》五十年代报道,他在德国期间(一九二二年初至二三年七月或十一月),与一个叫“史蒂芬”的十八岁的女子相爱,她为他育有一子“库诺”。后来史蒂芬失却了周恩来的音信,库诺长大遇上了战争,被送到东线去作战,战死在俄国。二是“顾顺章灭门案”,顾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特工负责人之一,周恩来的助手,一九三一年被捕叛变,对中共中央机关造成重大伤害,周恩来和康生率领“红队”将他全家杀绝,然后周恩来自己去了江西。

     《晚年周恩来》记录了他与毛泽东的一世纠缠。那是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瞎指挥,书生们不得不盲从,夺了毛泽东兵权,反围剿斗争就失败,红军损失惨重,长征途中在遵义,周恩来不得不向毛泽东认错。从此,周恩来后半生就成了一个“戴罪之人”。而毛泽东生来刻薄寡恩,不时要拿别人的过错来敲敲打打;即便周恩来检讨认罪不完,毛泽东也不宽恕他。几十年后,还要用“经验主义”的紧箍咒缠他,用“伍豪事件”的叛徒嫌疑暗示他,临死还被清算“投降主义”。在得了不治的癌症后,毛泽东赐他早死,他就不敢不先死了。

     《晚年周恩来》开卷便道出了周恩来“保持晚节”的惶恐心态:“自知将不久于人世的周恩来提笔给毛泽东写了封亲笔信(按,写于一九七五年六月十六日),回顾反省了自己的一生,说:‘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现在病中,反复回忆反省,不仅要保持晚节,还愿写出一个象样的意见总结出来。’”读到这里,我大惊:周恩来只比毛泽东小了五岁,怎若儿孙般的谦卑?

     中共犯过“路线错误”的人物,都被打入了冷宫,陈独秀早就贫病死在四川江津,王明去了苏联,张国焘去了香港,惟周恩来是“留用人员”。尽管他在党内有资深地位,但与曾是毛派人物的刘少奇、邓小平,或身为嫡系军人彭德怀、林彪不同,他们还可以有点顶撞的胆量,而他周恩来却是万万不敢的。这固然是因为毛的强势而霸道性格,和周的懦弱而懂事的天性;更重要的却是他有过反毛的“不良早节”,使本该有点“革命家”血性的周恩来,在毛泽东面前却象个奴婢了。

     四二年,周恩来从重庆回延安参加“整风运动”。仕别三年,“红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晚年周恩来》说到一件非常惊心的事情:“周恩来一回到延安,毛泽东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劈头盖脸地批评他在与胡宗南办交涉时破坏了党的纪律……并甩出一句很重的话:‘不要人在曹营心在汉!’”毛泽东随意辱骂高级党人是“家常便饭”,张国焘就亲眼见过毛泽东骂张闻天,就如老子骂儿子;而毛泽东对张国焘夫妇,也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甚至于街头戏弄张国焘年幼的儿子,遂使张国焘萌生了去意。而“相忍为党”的周恩来却把这句重话咽了下去。

     毛泽东在共产党内的地位,是他的智慧和能力造就的。有人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对于打天下的时代共产党来说,毛泽东是一个有“想象力”的创业领袖,周恩来只是个“通情理”守成之才。毛泽东不择手段谋略,投合了共产党人追求胜利要求,乃至不计后果地将他捧上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与周恩来江西一度的“瑜亮”情结,早因周在遵义认了“我不如人”而了结;再通过造神的“延安整风”,周在毛面前更丧失了人格独立的尊严,从此就铸定了他们间的“君臣”关系。

     遵义会议伊始,共产党既因毛泽东而获成功的“效率”,亦因他的至尊地位,使党内生活失去了“公平”;成败皆因毛泽东,六十年代初中国已经饿死了几千万百姓。可是身为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萧华,还在那流传一时的《长征组歌》里歌颂“毛主席料事真如神”。不过几年后,毛泽东又发动“文化大革命”,把那些大大小小的萧华们和刘、邓一锅煮了,他们这才发现“神”与“鬼”是没有区别的。中国俗语也很精妙,何为“牛鬼蛇神”?非毛泽东莫属也。

   《晚年周恩来》说林彪事件后,毛泽东灰头土脸,“精神颓唐,抑郁终日,内火攻心,终于病倒了下来”。他天天想害人,又怕有人要害他,因此拒绝服药。加上参加陈毅追悼会,“受了风寒,导致病情恶化,由肺炎转成肺心病,全身浮肿,整日昏昏沉沉,出现心力衰竭的现象,曾一度昏厥过去”。“闻讯赶来的周氏心情紧张到了极点,以至当场大小便失禁,许久下不得车来”。作者引用李志绥医生的回忆,毛泽东病中曾经作过交权的安排:“毛将头转向周恩来说:‘我不行了,全靠你了……’周立刻插话说:‘主席的身体没有大问题,还是要靠主席。’毛摇摇头说:‘不行了,我不行了。我死了以后,事情全由你办。’”

     可是,尼克松即将访华,毛悟出了以外交胜利掩盖文革破产的玄机,于是开始服药,并迅速见效。《晚年周恩来》又记载,经周恩来与尼克松、基辛格周旋,“联美反苏”局面实现,毛泽东得意之余,病情亦见好转,于是害人之心又起。一则后悔交权的安排,二则妒忌周的风头,三则担心活不过周。于是指使汪东兴阻止治疗周恩来初发的膀胱癌,又利用“批林整风”勒令周检讨历史错误,七三年十一月借故召集的政治局扩大会议,“莫须有”地批判斗争周的“投降主义”,江青竟指责他“跪在美帝面前”,周恩来经过此番刺激,精神肉体一蹶不振,而继之而来的“批孔”、“批水浒”、“批宋江”的明枪暗箭,终于将他射倒于病榻不起。

     共产党倒置了“群众—政党—领袖”间的从属关系,周恩来不仅参与了领袖危害人民的活动,而且在共产党的内斗中,屡屡以毛泽东的意志为转移,以保护自己为前提,不惜牺牲同志。因此,对于周恩来在文革中的许多行为,即便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也无法用“违心”二字来撇清:他究竟是在“毁党”,还是在“护党”?七五年九月,周恩来在施行第四次手术前大呼:“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事实上,他既没“忠于党”,也没有“忠于人民”;而只是一个平时跪在“领袖”脚边的人,临死想伸直一下。

     周恩来、邓颖超夫妇很重视“名节”,而他们想保持的“晚节”,今天看来都是些如“忠于毛主席”之类的“污名”。《晚年周恩来》说毛泽东死后,“四人帮”被打倒,就在毛泽东身与名俱裂的这个当刻,邓颖超先就要主持平反工作的胡耀邦,把七三年那次“批周”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的记录全部销毁,她忧的竟是毛的阴魂还要纠缠先君的“清白”。这位“天字第一号”的“马列主义老太太”,实在是太“不识大体”了,她对即将来临的变革竟毫无预感,乃至今人要为周恩来净身,都失去了一个重要依据。

     《晚年周恩来》对毛泽东、江青夫妇的无耻暴戾,进行了无情揭露。在文革期间,我就听说江青说她是“主席的一条狗”,还听说过她常常自称“老娘”。对这些话,我一直将信将疑:莫非如此高级的政治人物,还说得出这般粗鄙下流的言语吗?可是高文谦先生都为它们找到了出处。读到这些文字,不禁痛心,原来是一个妖孽豢养了一群疯狗,把我们民族的四千年文明,咬得遍体鳞伤;这又如何叫我们去认同那个至今还以妖孽为偶像的中国共产党?

     周恩来既是一个颠覆政府的革命者,又是一个恪守君臣之节的奴仆。中国产生了这样一个复杂而失败人物,然而海内外还有许多人崇敬他,可见未来还将有后继的失败者。有人说,这是共产党的不良党规,造就了周恩来这样的人物;也有人可争议说,正是周恩来这样的人,姑息了毛泽东,造就了共产党。我们要跳出这种因果循环,只能将周恩来现象归因于社会文化—心理现象,极端霸道的毛泽东和极端顺从的周恩来,都是中华民族封建文化的产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