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周恩来
[主页]->[人物]->[周恩来]->[第五章 顾顺章在街上被尤崇新拦腰抱往]
周恩来
·李慎之:周总理的两次发火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
·
·第一章 顾顺章送走了张国焘,在汉口一住半个月醉倒在温柔乡里
·第二章 尤崇新叛变声称发现了中共特委负责人顾顺章
·第叁章 徐恩曾做梦也没想到,他最信任的秘书钱壮飞竟是共产党
·第四章 周恩来对总书记向忠发与妓女姘居很不以为然
·第五章 顾顺章在街上被尤崇新拦腰抱往
·第六章 顾顺章声称有对付共产党的大计画 要面见蒋总司令
·第七章 蔡孟坚决定包一艘小货轮将顾顺章解送南京
·第八章 六封有关顾顺章被捕的急电全部落入钱壮飞手中
·第九章 李克农对刘杞夫说:「党是绝不会忘记你的。」
·第10章 顾顺章盘算着如何与蒋介石讨价还价
·第11章 钱壮飞在上海碰到了聂荣臻
·第12章 蔡孟坚幸好遇到了张道藩
·第13章 周恩来得知顾顺章叛变後,痛苦万状
·第14章 密杀之夜,周恩来说:「孩子是无辜的。」
·第15章 蔡孟坚狠狠地埋怨顾顺章
·第16章 蒋介石颇有兴趣地打量着顾顺章
·第17章 张道藩与蔡孟坚联手对蒋介石施「瞒天过海」计
·第18章 双重间谍杨登瀛
·第19章 顾顺章事件馀波
·第20章 顾顺章之死,至少有叁种说法
·第21章 一个漆黑的夜晚,周恩来离开上海
·附录
《真假周恩来》
·第一章 说不尽的周恩来
·第二章 周恩来和女人们
·第三章 艾蓓情结:叫父亲太沉重
·第四章 江青:从暗恋到暗斗
·第五章 演员生涯与女性气质
·第六章 周恩来外交的重大失误
·第七章 周恩来与毛泽东的接班人
·第八章 在公正与利害之间
·青石:西安事变中蒋介石与周恩来会面之谜
·李畅培:审干运动和周恩来
·周恩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1973.8.24
《晚年周恩来》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毛、周关系的历史回顾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第三章 天下大乱中的双重角色
·第四章 乱局中的隐忍顺守之道
·第五章 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第六章 林彪之死的致命一击
·第七章 试图扭转文革困局的挫败
·第八章 中美和解与"周恩来外交"风波
·第九章 评法批儒:毛、周关系的结束
·第十章 周恩来之死与毛泽东时代的终结
·尾声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五章 顾顺章在街上被尤崇新拦腰抱往
   ●顾顺章在街上被尤崇新拦腰抱往,两支乌黑的手枪抵往了他的脑袋●(博讯boxun.com)

     暮色苍茫,宽阔的长江江面上慢慢地腾起了一层淡淡的雾霭。(博讯boxun.com)

     尤崇新悠悠地在新世界游艺场至江海关一带来回□□着,他压低了帽檐,帽檐下面那双小眼睛滑溜溜地四下转动着,双手捏得紧紧的,手心里都捏出几把汗来。(博讯boxun.com)

     根据长江局的指示,他积极参加了准备在总商会刺杀蒋介石的密谋,可是做梦也未曾料到炸弹未响自己反倒被捕了。根据苏立民的意思,他和尚未暴露自己真实身份的袁秉章等伪装自首,替大特务蔡孟坚办一份《醒报》,潜伏下来以求脱身。蔡孟坚果然答应了,还拨给了他们5000块大洋作经费,汉口市委指示他们肆意杀掉蔡孟坚後尽快脱身,全部转移到上海去由党组织重新安排工作,没想到就在临动身的那一天晚上被蔡孟坚识破,七个人除了宋某跳江逃脱外,全部在长江轮上被捉,上了脚镣手铐,静候处决。几天几夜他在死牢里寝食不安,静思默想:性命……性命……人从娘胎里出来是多麽不容易,出来後就只有那麽一次机会。他原来是学文学的,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加入了共产党,居然还成为了共产党一个方面的负责人,但是这一切又哪有命来得重要?命丢了,金钱、美女、理想、信仰……这一切的一切不都变成泡影?他左思右想,痛下决心,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汗衫上写了一封血书给蔡孟坚,要求再给他一次机会,戴罪立功。他做梦也没想到,蔡孟坚居然答应了,将他放了出来,限期要在4月30日前抓住一个共产党。几天来他处心积虑地想要为蔡孟坚立一个功,换自己的一条命。他跑遍了武汉叁镇的大街小巷,但是他的那些同事、上级、下僚怎麽一下子都不见了呢?他们掌握的那些联络点一幢幢人去楼空,从来也没有搬迁得像今天这麽彻底过。他知道这一定是一只更加有力的手在与他抗衡,这只手只可能是由中共上海地下党中央派来的,最可能的就是顾顺章!(博讯boxun.com)

     顾顺章……顾顺章,上海工人叁次武装起义时,他曾追随其左右,与他有过一段交情。听说他会易容,听说他又会缩骨术……不过双手开枪,百发百中,这都是他亲眼看见过的。听说他手底下的那帮红色恐怖队个个都是亡命之徒,要想在武汉街头找到顾顺章真是大困难了,搞得不好自己反倒丢下一条性命。唉,顾不得了,顾不得了!但愿这一回上帝保佑,让他抓到顾顺章,然後拿一笔钱,改名换姓,飘洋过海,离政治远远的,专心去做自己的学问。他胡思乱想,漫无边际地在街上走着,步履显得踉踉跄跄……(博讯boxun.com)

     顾顺章望着渐渐远去的陈莲生,轻轻叹了口气,然後慢慢地转过身来,心神不宁地朝德明饭店走去。虽然他也不过30岁,但是他感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年轻人的朝气和热情,变得有点麻木了。(博讯boxun.com)

     他是上海宝山县白杨村人,没有读过多少书,原先在杨树浦南洋兄弟卷烟厂当机修工,不过是做工吃饭赚钱,这时候他碰到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刘华,由刘华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以後就一直站在生与死的风口浪尖上。这些年他亲眼看到了刘华的死,以後是赵世炎、罗亦农、杨殷、澎湃、陈延年、陈乔年……每一个朋友的死都燃起他心中强烈的复仇的怒火,他亲自带队暗杀了何家兴、贺芝华、白鑫、黄弟洪……他甚至把一百多斤炸药运进了一品香旅社,准备在上海的闹市中心来一个遍地开花……只是由於陈赓的坚决反对和周恩来的劝阻才没有成功。每一次行动之後他都有着说不出来的疲倦和沮丧,他犹如一根弦,始终绷得紧紧的,从来没有松驰过一天;他坐在汽车里,走在街上,甚至待在家里也从未觉得安全过,唯有在女人的怀抱里他才会暂时忘记世界上还有这麽多的打打杀杀!唉,他老了,他已未老先衰了,他实在不想再担任自己的这一份工作!(博讯boxun.com)

     前些日子在他主持的机关里(修德坊6号)召开了四中全会,从莫斯科回来的那帮子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要讲李立叁,就连向忠发和周恩来他们都不放在眼里。以後就是东方旅馆大破坏,一下子被捉去二十几个人。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他曾提出利用关系,在国民党将他们从工部局引渡到龙华时打一个埋伏,劫囚车。恩来也同意了,说可以试试。但陈绍禹坚决反对,说他们是老右倾机会主义份子,犯不着替他们冒这麽大的险。结果二十几个人就白白丢了命!对於何孟雄、林育南、李求实等,他说不上与他们有多少交情,但毕竟是在一张饭桌上吃过饭的人。他很怀疑这是陈绍禹派人告的密,借刀杀人来排斥异己。也许下一步陈绍禹的手就要伸到他顾顺章头上来了!(博讯boxun.com)

     哼!上海滩共产党能有这点门面,还不是我顾顺章将脑袋挂在裤裆里打出来的?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他顾顺章不是何孟雄,可以随随便便由人来摆布的!他想到这次来武汉前在威海卫路自己家里的电灯泡底下给蒋介石写的一封密信,现在正牢牢地锁在他的妻子张杏华的首饰箱里,人总得想一想自己,这是自己最後的退路,万一被国民党捉住……唉,只是共产党毕竟待他不薄呀!难、难、难,做人难呵!他从口袋里取出打簧镀金怀表,一看,哟,都已经6点多钟了,那位白小姐早就在德明饭店等他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何况明天天一亮他还要赶到码头上坐船回上海去,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博讯boxun.com)

     「总指挥!」「顾总指挥!」突然他听到有人在背後喊他,他本能地站住了脚,侧过脸去……(博讯boxun.com)

     只见一个身材矮矮的男子,一双烧红了的眼睛像两颗炭正紧紧地盯着他。(博讯boxun.com)

     「这是谁?」顾顺章凝神一想,有点面熟,以前在上海见过,後来到长江局……(博讯boxun.com)

     他猛地一惊,心想不好,这家伙早已被抓到监牢里去了,怎麽会在这儿露面?他毫不犹豫拔腿就跑,但已经晚了……(博讯boxun.com)

     「总指挥,别跑,别跑!」尤崇新一个箭步扑上去,伸出双臂拦腰紧紧地抱住了顾顺章,只听见後面踢踢踏踏,彷佛有好几个人急着赶来的声响。(博讯boxun.com)

     「你认错人了吧!」顾顺章想起自己西服里面还插着枪,心想还是先把他稳住了,然後伺机拔枪,撂倒他几个,只要跑过这条马路,冲到日本人的租界里,自己便有逃脱的可能。但是尤崇新依然死死地抱着他……(博讯boxun.com)

     顾顺章屏息静气,刚刚想有所动作,但是已经晚了,两支乌黑的手枪紧紧地抵住了他的脑袋,叶明亮、周执中带领的侦缉队的那帮家伙已经团团围住了他。(博讯boxun.com)

     尤崇新松开了手,嗓门乾涩,但依然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他就是顾顺章,共产党的总指挥!」(博讯boxun.com)

     「是的,我就是顾顺章。」顾顺章已经完全镇静下来,他神色从容地拍了拍被尤崇新弄皱了的那套毕挺的西装。(博讯boxun.com)

     「哦,是顾先生,久仰久仰!」叶明亮丝毫不敢大意,他伸出双手顺着顾顺章的身体上上下下摸了一遍,将顾顺章插在西装口袋里的手枪搜了出来,然後说:「那就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了……」(博讯boxun.com)

     「可以,」顾顺章回答:「我有些东西在大智门德明饭店,是否可以去拿一拿?」(博讯boxun.com)

     周执中回答:「那就不用顾先生操心了,这点小事我们会替你办妥的,」他伸手朝後一招,一辆黑色汽车开了过来。叶明亮打开车门,将顾顺章推了进去,他和周执中一左一右将顾顺章紧紧地夹在中间,侦缉队另一个家伙也持枪跳上了汽车,挤在司机边上。司机加大了油门,绝尘而去,侦缉队的另一个家伙押着尤崇新被远远地抛在後面。(博讯boxun.com)

     「周先生、张先生,顾顺章……总指挥……是我第一个发现的……」车後还传来尤崇新声嘶力竭的叫喊……(博讯boxun.com)

     (尤崇新由於顾顺章被捕立了功,蔡孟坚将他放了出来,但没有兑现送他去日本的诺言。1931年9月,他在汉口自己的住宅里被红队派来的枪手李龙章暗杀。李龙章其名王世德,党内又称「老先生」。而李龙章也由於这一次行动被捕,最後在顾顺章的软硬兼施下自首,供出了顾顺章全家在上海被杀的真相,这是後话。)(博讯boxun.com)

©2000-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