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郑义作品选编]->[山西为何荣获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郑义作品选编
·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另类种族歧视
·山西为何荣获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共将大开杀戒?
·遥祭中华之子黄万里
·又一场偷袭珍珠港式的战争──世贸大厦五角大楼被袭有感
·奇文共欣赏: 新浪网帖子摘评/如果他们是中国人,那我就不是中国人!
·仁者无敌
·这一代基本上没救了----论“青年法西斯”
·论“不要脸”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浪漫而血腥的秘密移民计划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林业局副局长否认杀虎取骨酿酒声可信吗?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海南毒豇豆事件蔓延 潜规则浮出水面
·走近疯狂的水电开发
·西南大旱是人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西为何荣获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据中新社报道,多年来,山西省的新生儿出生缺陷率一直居高不下,1992年高达每万人190人,至1998年虽降到万分之177,但仍为全国之首、世界之冠,人们戏称“珠穆朗玛峰峰顶”。新生儿出生缺陷不仅给家庭造成巨大不幸,也导致残疾人群的不断扩大,给社会带来沈重负担。

   据中新社的报道分析,主要原因有二:首先山西省山区面积大,贫困山区多,经济较落后,人民生活水平低;其次该省作为能源重化工基地,大气环境综合污染非常严重,且80%以上河流水质受不同程度污染。

   贫困所造成的婴儿出生缺陷在山西达到令人难以想象之程度。我曾经太行山区走访,亲眼看见过许多“傻子村”。当然不是全村都傻,而是傻子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有位村长说,原来我们村有个“傻子仪仗队”,一大帮傻子,成群结伙四处游荡,公路上有汽车路过,便欢呼呐喊夹道欢迎。现在少了,傻子活不了多大岁数。就算见不到“傻子仪仗队”,一进村,就处在痴呆视线的包围中,那滋味实在够魔幻的了。原因仅一个字:穷。在户口管制下,脱离贫穷山区的主要途径是嫁人。姑娘们流水般地嫁到富裕一点的地区,性饥渴中煎熬的男人们,能娶得起的也只有傻女人了。新生一代是“二傻子”,“二傻子”再娶进一个傻女人,再生下来的就差不多全傻了。如此看来,仅一个“穷”字不够用了,还得再加上一个现代种姓制度。

   此外,环境污染因素在制造婴儿残疾上作出越来越大的贡献。由于山西煤炭储量极为丰富,中央政府并规定把山西建成能源与重化工基地。思路很简单:爲缓解中国的能源危机,山西必须全力挖煤;北煤南运运力有限,便就近建设巨型坑口电站;重化工需煤做原料和能源,就把全国的重化工基地建在山西。

   大火电和重化工就近建在坑口以降低运输成本,看起来具有相当的合理性。但这种出自中央计划的宏观经济布局,唯独没有考虑山西省的生态平衡。山西是水资源严重贫乏的省份,大煤矿、大火电和重化工不仅加重了山西的水危机,还加剧了水污染,空气污染,使山西的环境污染走在世界前列。毒水毒气便顺理成章地制造出世界第一的婴儿残疾率。

   山西无法抗拒具有法律性质的中央计划,被迫走上了一条自毁生存基础的绝路。又由于长期以来能源是按照国家调拨价低价调出,大量所需物资又是按市场价高价买进,因此,山西向全国输送出越多的能源与化工産品,就给自己留下越严重的水资源危机、环境污染和贫困。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制度下,地下资源丰富而有“中国科威特”之称的山西省命定地成爲“献血省”、“污染省”、“残疾儿珠穆朗玛峰”。

   山西人民并不在乎中央政府那点可怜的“扶贫”款。因爲在公平交易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山西将成爲相当健康、富裕的省份。当山西人能够自己掌握自己命运时,一定不会生出这麽多的残疾儿,自己绝自己的后。那时的山西人民和爲政者会格外珍惜自己的家园和后代,找到一条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致富之路。

   2001-8-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