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郑义作品选编]->[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郑义作品选编
·向院士们扔一只白手套
·迫害法轮功的同谋者
·中国医生走私非洲象牙算怎么回事?
·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另类种族歧视
·山西为何荣获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共将大开杀戒?
·遥祭中华之子黄万里
·又一场偷袭珍珠港式的战争──世贸大厦五角大楼被袭有感
·奇文共欣赏: 新浪网帖子摘评/如果他们是中国人,那我就不是中国人!
·仁者无敌
·这一代基本上没救了----论“青年法西斯”
·论“不要脸”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浪漫而血腥的秘密移民计划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林业局副局长否认杀虎取骨酿酒声可信吗?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因特网真是个好东西!不时上网转转,总能发现一些令人振奋的东西——蓦然眼前一亮,跳出一位“启明”网友的一篇妙文:《关于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使中国的大西北变成新江南的建议!》——哇,晕倒,立马联想起核爆破——该不是又想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缺口,让印度洋湿暖空气胜利北上吧?这种大规模核爆炸气魄是太大了一点,怕只怕把握不大,心一横,药捻子一点,再睁眼时,炸出个西部新江南自然喜不自胜,要是炸出个核冬天什幺的又该如何是好!后来,又有人提出修改方案:不在喜马拉雅山上炸豁口,只用核爆炸掏出个直径20米,长30公里的洞,然后引雅鲁藏布江水穿山而过,“飞流直下三千尺”(落差实为3000米),推动世界最大水电站的最大水轮机,最后用雅鲁藏布江水发出的电力在雅鲁藏布江提水200亿方,流到大西北沙漠戈壁去创造气候奇迹。据中国工程院士彭先生证实,此方案安全性毋庸置疑,计划使用的是相当“干净”的铀233,而不用制造原子武器所用的铀235或钸239,这样,一年或稍长一点时间后,施工单位能够安全地进入涵洞开展后续作业。世纪之交,这种用核爆炸掏洞的消息至少两次传出,引起国际社会批评置疑,又两次官方媒体加以否认,称之为“不过是学者说说而已”。
   
   待看完《建议》全文,血压才降下来。启明网友比较务实,没有那种让高山低头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他不过是给我们抖了个包袱:“我们降低山峰的物理高度的手段很有限,特别是对像喜马拉雅山这样的世界最高最大的山脉,我们更是只有望洋兴叹的份。不过我们应该从另一个侧面来思考,山的气候高度是一个可以有所作为的地方。比如我们可以通过用飞机喷洒黑色粉状物质来降低冰雪对阳光的放射,使它的融化速度加快,从而减少山顶上的积雪达到降低气候高度的目的。”——谢天谢地,不过是洒点煤末而已,至少是不玩原子弹了。
   
   研究一下跟帖是极有意思的。

   
   第一个跟帖是:“哇,大手笔!佩服!”
   
   “启明”马上回了一帖:“我觉得聊这个比聊什幺民主、法制、选举、自由实在得多,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看来谁都吃不住捧哇(声明:我也不例外),说胖就喘咧?
   
   “吾丁”再跟一帖:“ 好极了。符合爱国青年们的热情和豪情。我记得有位爱国大青年提出过一个题目:中国人均20000美金以后怎幺办。TNND(郑注:他奶奶的),怎幺办?我想,实在没办法你给我,我知道怎幺办。”——这一帖是否有点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儿了?
   
   接下来,“树生”提出了一个比较内行的实质性问题:“这些雪融下来,那珠江三角洲会被淹了吧?”
   
   “启明”答道:“非一年内融掉(不可)?只要每年的融化速度大于累积速度,就会一年比一年少,这是可控制的!”
   
   读到此,我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坏笑:老弟,外行了不是?整个没闹明白:中国气象学家怕的就是西部高原冰雪、永冻土加速融化。在全球气温急遽升高的大局之下,作为万河之源的中国西部冰川已经融化得惨不忍睹了。降温还没辙呢,谁敢再撒上几把煤末子?让我试着用几句话来介绍一下淡水储备:中国的自然水库(湖泊)和人工水库淤掉了一半;森林涵养水源,也可算为水库,中国的森林水库大体毁掉了;地下水大量超采,地下水库接近枯竭;状况稍好的唯剩固态水库——冰川——我们最后的淡水储备。令人扼腕的是,中国气温升高的速率大大高于全球平均,冰川加速融化。最佳生态状况是“平衡”,当冰川亏损到一定程度之后,河流水量就会急剧减少,大环境就再无可救之理了。
   
   据中国气象学家预测,如果气温上升2摄氏度并持续十到二十年,作为万河之源的西部高原冰雪将大量融化,以冰川为水源的河流将面临枯竭。首当其冲的是塔里木河等内陆河。对于已经严重荒漠化的西北地区,这不啻是最后一击。绿洲将全部消失,大西北将变为寸草不生的弃地。据专家预测,塔里木河等西北内陆河的干涸已指日可待,最迟挺不过二、三十年了吧。在上世纪末最后的短短二十年间,长江黄河源头地区冰川加速消融,竟然后退了10余公里。——到了这步田地,恐怕是没人敢赞成撒煤末子的主意了。
   
   “树生”还惦记着珠江三角洲哩,继续问道:“用什幺办法可以使融化的速度和海平面的上升挂钩?怎样在海平面上升过多时中止融化?”
   
   网友“越南人” 接茬儿说:“这不是他要考虑的,记得人民公社时有一幅宣传画,麦垛堆到半天空,老农用太阳点烟袋锅——我当时想,麦子着火了怎幺办?后来又一想,瞎操心嘛,说不定老农已经在麦垛上撒上防火剂了。”
   
   “吾丁”写到:“那是一个全国人民都是诗人的年代。”
   
   “越南人”最后小结说:“考虑人权法制这些跟自己日常生活相关的事情是没有革命浪漫主义的不适合中国人种的闲事。”
   
   我完全赞同“越南人”的意见,人权法治与我们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并非“闲事”。具体到中国越来越严重的荒漠化,真正有实效的解决之道其实很简单,就是植树种草,恢复生态平衡,并不需要充满“革命浪漫主义”豪情的宏伟畅想。生态学有一条基本定律:解决生态问题主要依靠生态措施,而不是工程技术措施。可是,森林草原的恢复与维护,又需要建立合理而明确的产权制度——私有制(民有制),即推倒公有制(官有制)和承包制(官有私营制),实现人民的千古梦想——耕者有其田!不把土地、山岭、森林、草原还给人民,不使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和守夜者,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制止中国在自我毁灭之途上继续坠落。
   
    就算炸平喜马拉雅山也是不行的。
   
   作者为中国作家,现居美国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4/10/2004 2:19:48 PM)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