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郑义作品选编]->[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
郑义作品选编
·郑义简介
广西吃人狂潮真相
·猜一猜八年后北京奥运的环境
·向院士们扔一只白手套
·迫害法轮功的同谋者
·中国医生走私非洲象牙算怎么回事?
·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另类种族歧视
·山西为何荣获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共将大开杀戒?
·遥祭中华之子黄万里
·又一场偷袭珍珠港式的战争──世贸大厦五角大楼被袭有感
·奇文共欣赏: 新浪网帖子摘评/如果他们是中国人,那我就不是中国人!
·仁者无敌
·这一代基本上没救了----论“青年法西斯”
·论“不要脸”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浪漫而血腥的秘密移民计划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各位朋友好!

     讲这个题目,我并没有专门作研究,如果要我讲生态环境,可能会讲得生动活泼一点,讲这个“民间维权”,虽然我是很关注的,但是没有专门研究,希望待会儿我们大家可以一起讨论,我先讲上几句,就算是抛砖引玉吧。

     从六四讲起,最近蒋彦永先生给两会上书要求为“六四”正名。“六四”屠杀发生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到今年大概是十五年了,十五年的岁月实在不能算短,共产党打国民党是四五年,抗日战争是八年,“六四”一转眼过去就是十五年了,实在是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腐朽的、残暴的政权,何以在这样漫长的岁月里回避这个问题?他们自己心里非常明白,这是一个罪行,不断的降调,起先说这是暴动、暴乱、反革命,紧接着很快改口,就变成是“六四风波”,到后来就只是提“八九年春夏之交发生的一场政治风波”,“共和国卫士”也没人敢提了。实际上人人都想摆脱和“六四”屠杀的关系,譬如说邓家,到后来也表示根本没有谁下令开枪,然后杨家也说没有下令开枪,反正就是说谁也没有下令开枪。

     这就表明了他们一个心态:杀人这个血债在心里头实在是压力巨大的。但是他们为了维持政权,就是不肯承认这个罪行, 在这漫长的十五年中,有很多人为“六四”的翻案做了很多事情,我觉得最值得一提的应该是那些死难者的遗属,就是以丁子霖教授为首的一批“天安门母亲”。一些年轻死难者的母亲组织起来,向全国、向国际社会不断地揭露六四真相,并且呼吁当权者能够采取一种比较明智的态度对“六四”进行重新评价。

     当然这一次蒋彦永先生获得比较大的轰动,我想这跟他在SARS期间的杰出表现有关系,这件事情大家都比较清楚,我就不多说了。我们没有想到一个大夫,在这样一个严峻的政治问题上,能有这幺巨大的勇气!这件事情是使人鼓舞的,而且他揭露很多非常残暴的真相。当时真是血流成河,那天晚上我不在现场,但是从北京打回来的电话里头,都能听到枪声。当然事后共产党掩饰自己的罪行,从来不肯公布真相。

     还有关于共产党的军队使用那种射到人身上会爆炸的开花弹这种违反国际公约的武器来射杀这些青年学生,这件事情也一直存在着争论,他们说根本没那回事儿,这都是暴乱分子造谣,但是蒋彦永医生以一个医生的专业角度提出证据,相当惊心动魄,相当感人的。蒋彦永医生这一次在他的上书里头也提到,中共内部对六四的血腥镇压也有不同的意见。这些资讯传达出来以后,在海内外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应该说是维权运动的一个很重要的新发展吧!

     与此同时或者更早一点,在大陆社会上出现一种更少政治色彩、更直接关系到民众的切身利益的,也就是在经济权利上、在产权上的维权运动。比较典型的像拆迁户,还有很多农田被贪官污吏所霸占,搞开发区或者是建住宅,还有库区移民等等。一般人对库区移民的情况了解不多,但对我来说,这是我所作生态环境研究中一个很重要的部份。

     我知道库区移民是非常非常的悲惨,他们的土地被政府一纸“红头文件”就剥夺了,流离失所,生活非常痛苦。最近库区移民他们的维权运动也是让你看了就心里非常难过,共产党做的事太过份了。这次是河北的一个水库,有几万移民,这几万移民也是跟过去一样的,被告知说“不会降低你们的生活水准,你们会移到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当然最后发现这完全是一个骗局,就是为了建水库,把他们这些人都给骗走了赶走了,然后土地淹没,然后你的这个村庄没有了,但是你在那个新的地方根本无法生存。

     譬如说按照规定给这些移民多少钱重新建房,一般这是很低的一个数字,但就这幺点钱,经过层层克扣,最后到了移民手里,就可以说几乎没有了。这些移民多年来上告、多年来抗争一直受到层层的压迫,他们最后只好偷偷跑回去,在自己过去的被淹没的土地边上,在附近山上搭起窝棚,过着一种非常凄惨的生活,刨上点荒地,勉强生存,形成一种分散的类似原始人的乱七八糟的村落。可是共产党干部经常一次一次地来清剿,老百姓一看大喊:“鬼子进村了!”,就带上自己的一点钱、一点东西赶紧跑到附近的深山里去躲,等回来以后粮食也被抢走了,土棚也被推倒了。

     如果被抓住了就塞车里,押回新的迁移地。对待水库移民,今天比过去还恐怖,过去他们还用点欺骗,说什幺“搬迁移民是为了给更多的人幸福啊”、“建设社会主义的未来”啊,现在干脆连说都不说了,因为没人相信,连共产党干部自己也不相信,懒得说了,反正我手里有枪就是,反正把你们像猪狗一样赶走,谁敢回来我就抓!这些受害者派出代表,一次一次地到北京告状,向中央政府来告状。地方政府就派出公安人员追,禁止上访,叫“截访”。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这些拆迁户、水库移民,还有一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要求维护自己的基本生存权利,我想这种事情将来会越来越多。

     另外,我觉得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了一种疯狂的最后的“抢掠时代”,主要的财产该抢的己经抢得差不多了,现在老百姓还有几万亿的银行存款,农民手里还有没抢完的土地。怎幺办呢?拼命建水库建高速公路建高楼大厦,这样就连土地带银行存款都抢了!这最后的抢掠是异常疯狂异常血腥的。前几天有一条新闻使我非常震惊,现在全世界生产的生铁都运到了中国,各种的建筑材料、大型建筑机械也都去了中国,水泥厂也是如雨后春笋,疯了!一般人听见这个消息可能不会有什幺反应,但是我听到这个消息,感觉是四个字──不寒而栗!这些消息综合起来是什幺意思呢,就是说现在中国进入一个人类历史上没有见过的一种疯狂的“基本建设高潮”,这个“建设”是什幺意思?这个“建设”就是抢钱!为什幺这幺说?一个机关一个单位日常的经费就那幺点钱,还要办那幺多事情,人头费上更没有多大的油水,最多吃点空缺。

     现在贪官污吏找到更好的一条途径,就是上工程、上特大工程。一头是把人民最大的一笔财富──土地强占过来,另一头是把老百姓的存款从国有银行里骗出来,也就是说,咱们百姓的最大的不动产和最要命的银行存款都被这帮强盗活活抢到手中!最后他说我破产了,或者干脆不辞而别,卷逃到外国了!国内的民意调查也已经证明,大家都已经看穿了这条“暴富之道”。水利工程、公路工程、房地产,这些是中国腐败最严重的重灾区!

     讲得再稍微详细点。比如说本来从甲地到乙地有很多公路,不需要修这条高速公路,但是你为了抢老百姓的地和银行里的钱,你就一定要千方百计地修这条高速公路,哪怕将来高速公路上不会有几辆车跑。先名正言顺地以杀人价格强行征地,再和银行勾结,贷出几亿几十亿,再往后,你就主要考虑如何坐地分赃,如何把钱和家属送出国外,如何“失踪”。另一个就是修水库,不管这个地方是不是适合修水库,我就把河的一段圈起来,说这儿需要建一个大型水库,找一帮无耻专家学者替你“论证”一番,然后你就可以用这种名义从银行里头,把多少亿的老百姓的存款拿出来,当然你也不能亏待了银行里的那些监守自盗者。最后你水库修完了是有用还是没用,或者水库质量好不好,对生态环境是否造成了严重破坏──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反正钱已经抢到手了!

     我研究追踪生态环境,我关心的是中华民族的基本生存状态。依我之见,中国能抢的其实已经抢得差不多了。比如土地是最大的一笔财富,已经抢得差不多了。本来属于全民的土地,属于你我每人有份的土地,人家官商勾结,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弄就到他手里了,然后一转手就卖出天价。老百姓一亩地,给你几千块,农民傻呼呼地还挺高兴,人家转手一卖,这一亩地就是十几万几十万!所谓旧城改造,强制拆迁,地价十倍百倍地打着滚儿往上翻!土地是人民的、是民族的基本生存条件。历史上一寸土地一寸血,打来打去杀来杀去,还不是争夺、捍卫这个土地!现在好,官商勾结,政权行使“镇压之权”,跳楼自焚都不顶事,朗朗乾坤,活活明抢了!

     那现在还剩下什幺?我看主要是还剩下些存款了吧?国营企业卖得已经差不多了……土地卖得也差不多了……现在剩下能抢的,只有银行那几万亿存款了。所以才要疯狂上工程,好把钱套出来……人民要守住自己的土地,守住自己的房子,守住自己的树林子,守住自己的银行存款,这是最基本的,我认为这是我们所谈到的维权运动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这是近年才出现的,是直接对抗贪官污吏、共产党那种最后的疯狂抢掠的。遗憾的是,这方面的维权运动与抢劫的规模、抢劫的疯狂程度相比,不成比例。

     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上层抢成了这个样子,早就全国大暴动大起义了!辛亥革命发轫于四川“护路运动”,不过是官民争夺川汉铁路的修建权,那点利益,那点冲突,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也就是比芝麻大那幺一点吧。结果引发了四川全省起义,拉开了辛亥革命的序幕。我当然不是主张暴力革命,但也不能眼睁睁叫人家抢光吧?谁的房子被推平了谁才上街抗议,只要刀不架在自己脖子上,就装着没看见!镇压法轮功,袖手旁观等等……这种集体的道德崩溃,总得有报应的。总之,维护产权的维权运动,我的评价不高。

     再往前,比较著名的网上维权是不锈钢老鼠事件。北京有个女学生叫做刘荻,北师大的,她网上的名字叫“不锈钢老鼠”。她写了一些文章,也就是对现实挖苦讽刺,并没有煽动什幺……当然说起来也是煽动了,一种开玩笑,比如说号召大家同一天都去投案自首,说我们都是思想反动吧。再比如号召大家都上大街去散发《共产党宣言》──这是讽刺当今没有公民的各种政治权利,只要你敢上街,你敢散发小册子,哪怕是《共产党宣言》呢,照样抓起来再说!这不过是一种调侃吧,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不过是对现实不满,但共产党把她抓起来说是颠覆国家罪。网上一片哗然,海内外很多人支持她,搞了个大规模的签名活动。

     回顾近年来的维权运动,这是个标志性事件。后来刘荻最后终于被释放,但另外有一个作家叫杜导斌,是河南的,网路上很活跃的作家,为刘荻打抱不平,说要和刘荻一起坐牢,结果把刘荻放了把他抓起来了,又是煽动颠覆国家罪。现在这个事情还没完,已经形成一个国际事件,全世界有很多作家声援他。共产党这些玩笑开得太大了,不能这样做。还有孙志刚事件,一个青年,没随身携带什幺暂住证,被关进收容所活活打死了。这件事激起了公愤,全国鼎沸,最后导致收容审查制度被取消。这件事大家知道得很详细,我就不多说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