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郑义作品选编]->[邱家湖纪事]
郑义作品选编
·郑义简介
广西吃人狂潮真相
·猜一猜八年后北京奥运的环境
·向院士们扔一只白手套
·迫害法轮功的同谋者
·中国医生走私非洲象牙算怎么回事?
·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另类种族歧视
·山西为何荣获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共将大开杀戒?
·遥祭中华之子黄万里
·又一场偷袭珍珠港式的战争──世贸大厦五角大楼被袭有感
·奇文共欣赏: 新浪网帖子摘评/如果他们是中国人,那我就不是中国人!
·仁者无敌
·这一代基本上没救了----论“青年法西斯”
·论“不要脸”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浪漫而血腥的秘密移民计划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邱家湖纪事

   7月8日,新华社转引中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消息,称目前正在席卷淮河流域的洪水“是1991年以来的最大洪水。”部分河段超过了91年大水,甚至超过了历史最高水位。由于衆所周知的原因,更加详细的情况不得而知了。法新社说已经实施“数次控制性爆破”,使洪水进入低洼地带。(富于中国特色的“分洪”制度,就是在洪水威胁城市和交通干线之际,炸开低洼地区堤坝,让洪水淹没这些被事先规划爲“行洪区”或“蓄洪区”的乡村,以降低水位,削峰滞洪。)又有零星消息提及“蒙洼”,说蒙洼已经“蓄洪”,避居在堤坝、庄台(避水土台)上的灾民病患日多。 蒙洼真是不幸,每次淮河大水,总是首当其冲。1991年大水,国家防总第一号分洪令“国汛令(1991)第一号命令”,便是命令蒙洼于四小时后紧急分洪。但蒙洼有一道分洪闸门,无须爆破。既然已经实施了数次爆破,则邱家湖在劫难逃了。按惯例,蒙洼蓄洪未能大幅削减洪峰,接下来就轮到了丘家湖。

   由蒙洼我想起了邱家湖。眼前燃起漫天烈焰……

   丘家湖,位于安徽省颖上县半岗区,村庄88个,土地5万余亩,人口3万余。因地势低洼,从1953年起就被定爲行洪区。至91年前,丘家湖共行洪十二次,平均三年一次,次次都遭到农民抵抗。1982年,灾民聚衆殴伤了执行炸堤命令的副县长和县武装部长,并人人手捧污泥向省长砸去。1991年是第十三次,更爲悲惨壮烈。

   炸堤之前,丘家湖人拼死保堤,已经砍倒7500棵大树,用去了9万条草包、麻袋,打下了6万根木桩……人们毁家补堤,在所不惜。经历了与洪水7天7夜的搏斗后,淮堤安然无恙,数万护堤官民信心倍增。

   6月16日,蒙洼分洪次日,丘家湖接到了炸堤分洪的死命令。

   消息火速传开,数万正在大堤上奋战的人们如雷轰顶,顿时瘫软下来……

   群衆包围了执行炸堤任务的军队,满怀哀求与敌意。命令终于被执行,堤坝被炸开500米,洪水以翻江倒海之势奔腾直下……

   报告文学作家卢跃刚忠实地记述了丘家湖覆灭的悲壮景像:

   “ ……这次行洪把农民的耐心和愤怒逼到了极限,逼到了没有生路的份上!

   “ 6月16日下午3时,也就是行洪前的三个小时,有人在麦垛上点燃了淮河行洪史上第一把火。

   “第一个麦垛燃起了熊熊大火。

   “这把火点燃了一种可怕的情绪。

   “紧接著第二个麦垛、第三个麦垛……很短的时间里,40余平方公里奔走呼号,成千上万个麦垛都燃烧起来了!

   “丘家湖顿时成爲一片火海。

   “大火燃烧著,滚滚浓烟直冲云霄,哭声一片,天空阴霾而沈重。

   “高山爲之黯然!

   “江河爲之哭泣!”

   再往后呢?---在普林斯顿大学中文图书馆里,我终于奇迹般地找到了1991年的邱家湖令人难言的结局。下面是散见于各种“内参”、“内部文件”的资料汇编---

   当事之时,民怨鼎沸。据不完全统计,从6月下旬到7月底的一个多月里,各地均发生了哄抢救灾物资、冲击地方政府、扣押中共干部事件。还发生了带有政治骚乱和社会报复性质的“反革命案件”2800多宗。皖、豫、川等省,激愤的群衆冲击当地公安机关和地方武装部,抢掠枪支,焚烧政府办公大楼。鄂、皖、豫先后发生了72起针对水库、堤坝和交通线的爆炸事件。云、贵、川三省出现了“保卫家园武装自卫队”、“临时救灾安置委员会”和“人民法庭”等自发性组织。在曾经发生过军警驱散数千民衆强行炸堤的高邮市,一个存放军车和配件的军用仓库起火,一夜之间,这座共5层的军仓被烧成废墟。河南省商丘地区还出现了一支200多人的“铁道游击队”,包围铁路公安局,激战近两小时,后被赶到的军队击溃,逮捕70余人……

   在这种普遍的仇恨中,邱家湖近万灾民在十几名复员军人率领下,冲进中共县委区委,把迟迟不予下发的救灾物资哄抢一空。冲突中,区武装部长开枪打死了一名爲首的复员军人,愤怒的灾民当场把他同地区公安局长、区委副书记等8人投入井里活埋,还捣毁了区委机关,抢走武器库里64支半自动步枪,成立了“救灾指挥部”。

   再往后呢?可想而知了。

   我不赞成社会报复,尤其是暴力。但事有因果,你不能指望种豆得瓜。由于历史的、地理的、人口的、生态的因素,在可以预见的岁月里,分洪这种万不得已的应急措施不可能完全放弃。但是,如果有起码的人权观念,吏治清廉,尊重自然规律,悲剧不至如此惨烈。

   邱家湖,你的悲剧何日结束?

   --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