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郑义作品选编]->[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郑义作品选编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林业局副局长否认杀虎取骨酿酒声可信吗?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海南毒豇豆事件蔓延 潜规则浮出水面
·走近疯狂的水电开发
·西南大旱是人祸
·西南旱情:生态欠帐和水利欠帐?
·澜沧江建水库致下游国家生态灾难
·谈中国大陆的酸雨危害
·从环境灾难看真正的有效监督
·谈中国城市近期内涝灾害及原因
·经济发展与治理污染的关系
·谈官方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后的荒唐言论
·只有实行彻底的制度转型 污染才可能得以根治
·官逼民反——广西百色市靖西县污染事件
·围海造地对中国海洋生态破环触目惊心
·谈三峡大坝在今年长江流域抗洪中的作用
·媒体被压 舟曲特大泥石流灾难原因被掩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这是作家郑义29日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全文:

   王若望先生和我们永别了。回顾他的一生,作为他的作家同行、晚辈,心里有说不出的悲哀。

   王老把自己的一生总结为“悲壮的一生”。其壮烈的一面,大家谈得很多了,我想来谈谈他作为作家的悲哀的一面。

   在王老的全部著述中,我以为最有价值的是他的自传。在这部自传里,王老真实地勾勒出自己从“忠诚的共产党人”到极权制度坚定的批判者所走过的艰难漫长的历程。正因此,这部自传在大陆几经周折,难以刊行,最后还是在香港出版。用王老的话来説,这是没有创作自由、出版自由的悲哀。

   一位作家,在自己有限的一生中,要耗费绝大部分的岁月来争取思想的自由、写作的自由和出版的自由,而留给文学写作本身的时间就实在是少而又少了。在颠沛流离中,王老最终也未能完成他计划中的自传第三卷。对于一个作家来説,这是相当悲哀的,是永远的遗恨。他不屈不挠的抗争,为我们后来者开拓了道路,但自己却已经耗尽了生命,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王老从15岁一直写到83岁,写作时间长达68年,给我们留下的著述不能算是很多的。这并非王老一个人的命运,而实在是当代中国作家共同的悲哀。就王老本人而言,悲哀经过了反抗,就升华为一种悲壮。他是求仁得仁,死而无憾了。相反,未经升华的悲哀就成了一种纯粹的悲哀。在今日之中国大陆,绝大多数作家同行还在权势者所划定的精神牢笼和文字牢笼里打转。很多人还写得挺起劲,活得也很风光,但一个大悲哀在等待著他们:当这个朝代终于过去,那些今天给他们带来荣华富贵的全部著作都将成为废纸。

   王老的80寿诞是我和唐伯桥主持的。那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短短三年,如今已是天人永隔。同为流亡者,大家早就知道王老夫妇的日子是很过得很艰难的,但不知道竟然艰难到这种程度。王老故于贫病交迫,我们大家是有责任的。涸辙之鲋,尚且懂得相濡以沫。我觉得心里有愧,有罪。今天,在王老的灵柩前,在羊子大姐和他的子女面前,我是怀著悔罪之心的。希望大家拿出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来。这种悲剧再也不能发生了。

   请王老的在天之灵宽恕我们!

   2001年12月2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