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郑义作品选编]->[“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郑义作品选编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林业局副局长否认杀虎取骨酿酒声可信吗?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海南毒豇豆事件蔓延 潜规则浮出水面
·走近疯狂的水电开发
·西南大旱是人祸
·西南旱情:生态欠帐和水利欠帐?
·澜沧江建水库致下游国家生态灾难
·谈中国大陆的酸雨危害
·从环境灾难看真正的有效监督
·谈中国城市近期内涝灾害及原因
·经济发展与治理污染的关系
·谈官方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后的荒唐言论
·只有实行彻底的制度转型 污染才可能得以根治
·官逼民反——广西百色市靖西县污染事件
·围海造地对中国海洋生态破环触目惊心
·谈三峡大坝在今年长江流域抗洪中的作用
·媒体被压 舟曲特大泥石流灾难原因被掩盖
·中美两国媒体在环境问题上哪一个更有话语权
·《大迁徙》作者谢朝平被捕缘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前日,大纪元网接到一张读者传来的彩页,图文并茂,且耸人听闻:三千元一盅,广东婴儿汤。数月胎儿,加党参、当归、枸杞子等补药,再辅以鸡肉排骨煲为羹汤,据说极是补气壮阳。自诩为“婴儿汤”常客的台商王某,紧搂著妙龄二奶洋洋自得地说:“以我六十二岁的年纪,每晚都可来一回,还不是靠这个!”在暗访佛山、台山的餐馆并亲到厨房“开眼界”之后,记者这才确认“婴儿汤”实非传闻──“‘排骨’不好搞,现货没有……这东西不能冷冻,新鲜的好。”

   黎大厨说:某外地打工女,已怀孕八个多月,前两胎都是女儿,如果又是女儿,盐水催生下来,到时候就可以吃了。

   高师傅指躺在砧板上的死婴,说:才五个多月大,有点小。言语中似有歉意。

   消费价格3,500元一盅,品种纯是女婴。

   搜购价格按死胎活胎、月份大小而定:“流产或堕胎的死胎,仲介人就包给产婆几百块红包,若是接近足月引产的活胎,则要付两千元红包给女婴的父母,当是收养;至于婴儿交到餐厅时,都已死亡,之前是死是活,已无从细考了。”

   电传过来的彩页上,找不到报刊名称,于是此事变得真伪莫测。除了文字,彩页上还有两幅照片:一张是躺在砧板上的死婴,旁有一菜刀;一张是被厨师之手半握的死婴,文字是“盈手可握,女婴尸大不过乳鸽”,旁有备用之当归牡蛎。

   未被证实之前,此事只能称为传闻。

   但我信。

   国人自述:“有毛的除了刷子,有腿的除了板凳,什麽都吃!”

   我研究了几年中国生态环境。中国人每年吃掉的娃娃鱼以数万条计,为吃熊掌而杀害的熊以千头计。海南人每年吃掉的野生动物以百吨计。武汉人每年吃掉的青蛙以数千吨计。广州人上海人每年吃掉的蛇以近万吨计。在上海,受法律保护的珍稀鱼类中华鲟曾“独家经营、隆重推出”。在某全国性会议的宴席上,当各省官员们听说面前从未见过的佳肴正是国宝中华鲟时,目击的作家朱幼棣写道:“许多双筷子一齐伸了过去,有的乾脆用大勺与筷子配合运作。吃得有滋有味,嘴巴里啧啧有声。”若一掷万金,你甚至还可在深圳吃到中国自古未有的兽中之王──狮子!

   一位美国动物学家曾为“无以伦比的中国人的嘴巴”而感慨万端。

   一位中国动物学家则义愤填膺:“他们享乐主义高于一切,要吃遍天上飞的,河里游的,地上爬的,而且越是稀少的他越是要吃。从北方的雪豹、棕熊、野马、野牛一直到南方的猴脑、巨蜥、娃娃鱼、蟒蛇、穿山甲等等,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就差要吃童男童女活人肉了!”

   ──仅仅是享乐主义吗?事情发展到“婴儿汤”之地步,只能称之为天良丧尽、残忍至极了。

   多年前,我曾亲历广西,调查文革时期因政治仇恨而引发的大规模人吃人疯狂。我曾在《红色纪念碑》里写了如下文字:

   “我们企图以人性的代价来换取一个美好的社会,我们以为跋涉过血与尸体的泥淖之后会迎来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壮丽的黎明。结果那灿烂的黎明没有到来,我们却堕落为丧失人性的群兽,一步步走入地狱的黑暗!中国人,我的手足同胞,请想想吧,朕研淖晕拾桑汗阄鹘鼋鍪枪阄髀穑渴橙苏呓鼋鍪悄羌盖Ъ竿蚵穑咯ぉげ唬阄鞑皇枪阄鳎阄魇侵泄∈橙苏卟皇鞘橙苏撸橙苏呤俏颐钦雒褡澹《遥颐遣唤鍪橙耍颐腔棺允场K阶允常⒎墙鲋肝颐亲韵嗖猩保允掣咐闲值堋⑼忝茫肝颐亲允沉榛辏允骋桓雒褡逅狄陨妫⒂肴死喙步ㄈ思淅衷八豢苫蛉钡幕舅刂施ぉと诵浴!?“愿上帝宽恕我们!”

   今天,当我读到“婴儿汤”之“传闻”,希望之火已然熄灭,激情不再。文革残忍尚打著一面理想之旗,尽管那是虚妄。今日之中国,已纯是闹剧、丑剧以及文字难以指称之公然堕落。我感到,冥冥中,有一股巨大的邪恶正在把中华民族推向万劫不复的毁灭!

   我不再祈求上帝宽恕我们。

   我誓与我的同代人为敌。

   我站在被剥夺了生存权利的不幸的子孙一边。

   我站在那些被烹食、被遗弃天涯的女婴一边。

   我听见天际已滚动隐隐雷鸣:“惩罚在我,我必报复!”

   神,那是你的声音吗?你是正义的!

   2001-1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