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郑义作品选编]->[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郑义作品选编
·山西为何荣获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共将大开杀戒?
·遥祭中华之子黄万里
·又一场偷袭珍珠港式的战争──世贸大厦五角大楼被袭有感
·奇文共欣赏: 新浪网帖子摘评/如果他们是中国人,那我就不是中国人!
·仁者无敌
·这一代基本上没救了----论“青年法西斯”
·论“不要脸”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浪漫而血腥的秘密移民计划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林业局副局长否认杀虎取骨酿酒声可信吗?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海南毒豇豆事件蔓延 潜规则浮出水面
·走近疯狂的水电开发
·西南大旱是人祸
·西南旱情:生态欠帐和水利欠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这是一个奇特而又普遍的现象:911后,几乎每一篇用象形文字写成的流散著仇恨与嘲讽的帖子,都同时迸发著真理在握的自信。

   原以爲,这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血腥,应该使这个民族感觉到疼痛。但是我错了。原以爲,谎言的一次又一次破产,应该使我的同胞猛醒。我又错了。那位与我同代的诗人曾高声呼喊“我──不──相──信!”那时我们都还年轻。我以爲时间将重新开始,刺刀支撑的谎言将永远成爲历史。结果我还是错了。如今,我们已两鬓染霜,而我们的尚未隔代的子弟仍然沈醉于谎言中,并以大义凛然的姿态向全世界喷溅“弱者仇、民族恨”的毒汁。有隔代返祖之说,如今不隔代就返祖,而且居然隔过了“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那仇恨我太熟悉。我们吮吸的是同一只母狼的奶。从童年时代起,我们的灵魂中就注满仇恨。几乎是出自本能,我们敌视一切“外人”。眼睛是灵魂的窗口,于是那敌意就从眼睛里四射而出。见过在世界各处游逛的中国旅游团吗?你可以准确地把他们从其他亚洲人种里分辨出来。除了拘谨的衣著,可靠的标志是那目光,那种阴暗、猜忌、戒心重重甚至不乏敌意的目光。走出国门,接触了正常人类的目光,我才懂得了什麽是中国人的目光。在中国,你怎能在陌生人的眼睛里读出信赖与友好?

   我熟悉这仇恨,这是我们这几代中国人的原罪。但那种在宣泄仇恨之同时却又自以爲真理在握的自信又源自何方呢?是愚昧,那种十几年几十年如一日的“单边主义”式灌输所造就的愚昧。

   再聪明的人,都难敌“新闻联播”、“新华社通稿”的长期灌输。随著当权者思想控制力之减弱,历史的罪行渐难掩饰。但当下的现实仍然被紧紧妆裹,放射著“伟光正”的光芒,一如既往。

   “领导抗日”的“丰功伟绩"被戳穿了,不提了;

   “解放”血流成河,也似乎难逃专制复辟的味道,少说为佳了;

   “土改”之血腥令人震惊,分了的地后来又被唯一的大地主强占去,也不便提了;

   “抗美援朝”被揭露“抗”了正义之师,“援”了侵略者,也不再牛逼了;

   “反右”、“反右倾”一风吹,“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已成笑柄,都别提了;

   “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全世界三分之二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脸皮再厚也不好唱下去了,总算也不提了;

   饿死数千万人,默认了,“向前看”,归入历史旧帐;

   “中苏大论战”、“反修防修”终于明白是反世界潮流而动,绝口不说了;

   文革呢,“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彻底否定了,也不许深究了;

   八九年的“反革命动乱、骚乱”悄悄改口为“风波”,“平暴英雄”销声匿迹,也不敢再提了……──但是……(请注意这“但”书!)……但是今日之正确是无可置疑的!今天是“伟光正”的!──过去永远错,今日永远对!这真是人类精神病史上的奇症!

   有人说这叫“记吃不记打”,以钻菜园子的猪作比喻。我觉得不尽贴切:对于我们中国人,偷吃主子青菜的记录相当少,但那打却是一次就记到死的。我们的记忆力是一个“向量”,有方向的。打,记得很牢,哪怕打在别人身上,受骗上当却永远记不住。“这次没错”!还有一绝:我们的思维定势中,主子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无论世事如何多变,这一点我们永远牢记于心。可主子的朋友不争气,尽为流氓地痞,或被国际社会唾弃,或被迫改邪归正。我们从不觉得受骗上当,仍然坚持“这次没错”!数一数咱们的“新老朋友”吧,真不好意思:专制极权的苏联、东欧、北韩越南古巴、杀人如麻的红色高棉、恐怖主义时期的阿拉法特、国际无赖萨达姆、恐怖分子卡扎菲、种族屠杀凶手米诺舍维奇、政教合一的塔利班……感情自来是“向量”,但咱们的这个感情“向量”方向特别,总指向台上的暴君、将要下台的暴君和已经被人民推翻的暴君。如今,米诺舍维奇被自己的人民送上了国际法庭,不好称兄道弟了,本•拉登又成了新朋友!据説齐奥塞斯库想往中国逃,这次又传説本•拉登也想往中国跑。这叫做无风不起浪,盖因我们是人渣的哥们儿,是人渣的后台与收容所。但是,这一切都不再提及,一切都被?室庖磐>」苋险婊叵肫鹄此坪跻淮味疾辉怨娑韵质滴颐侨匀恍判氖恪⒄胬碓谖眨々ぉぁ罢獯蚊淮怼保?中国人到底怎麽啦?还有治吗?

   也许已然没救了。也许还可以再试试。

   这确实是一个难题:你只知道你知道什麽,而不知道不知道什麽。怎麽能知道你可能不知道什麽呢?我这里有一个简便方法:只要你觉得新闻有导向、言论有控制、行动看眼色,想聴或想说某些话的时候还觉得腰眼儿上顶得有家伙,就多少保持一点必要的怀疑,而不必自信满满,去跟著权势者狂吠!

   充什麽除暴安良的反霸英雄?整个一伙子暴民!一伙子找不到北的深度痴呆、精神残疾!──这里没有丝毫对残疾者的不敬。缺胳膊短腿、聋哑盲瘫都是人,甚至可以是极优秀杰出的人。唯有喝狼奶长大,见狼就亲,见人就恨就满世界狂吠的不是人!这“暴民”二字,还真不是一时激愤失言。鲁迅先生有言在先:“暴君治下的暴民,比暴君还暴。”眼下,主子还行礼如仪地向恐怖袭击罹难者致哀致意呢,奴才们倒幸灾乐祸杀声震天了!

   记得《三家村夜话》上有治疗“健忘症”的药方,叫狗血淋头。我这番话,就权当是狗血淋头吧。吴晗、邓拓、廖沫沙因文而获罪,特别因这帖“极其恶毒的”的药方而被批斗致死。记得那真理在握义愤填膺的口诛笔伐我是参加了的。我特此向比我更年轻的同胞转赠此药,或可一试?同时,也作爲我的认罪、忏悔,并表达对这些胆敢触犯衆怒以行天下之大不讳之先行者的敬意。

   10月10日,多维网上发表了“钉子”的一篇长文:《从美国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看中国人的善恶标准》,写得极好,特向各位推荐。文尾,作者写了如下一段沈痛的文字,我深有同感。

   “……在一个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人还将继续陷于情感上的歇斯底里之中而难以自拔。在经历了如此长久的政治灌输和思想导向之后,中国人对于人类情感的藐视和人类价值的践踏,已经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不知要过多少年或是多少代后,我们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后才能得到救赎。中国,我的祖国,当你坠入那万劫不复的渊薮的时候,我的无能为力让我感到无比的悲哀。”

   2001-10-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