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郑贻春文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纲要]
郑贻春文集
·王朝制度的基本内容
·王朝循环的周期性规律
·王朝循环原因之探究
·如何走出王朝循环的历史误区
·王朝循环的本质特征(1)
·王朝循环论─中国盛产皇帝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纲要
·正确认识什么是人民、什么是政府
·推进大陆社会的全面进步
·中国宪政体制改革纲要
·台海两岸政治关系通俗讲话
·政权上海帮
·金正日的故事
·倒萨之战的要意
·现代君主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纲要

第一条:自秦至今,中国的政治制度都是封建王朝专制yyy

   自秦王朝以来,我国政治制度一直是官爵分封的王朝体制,历经唐、宋、元、明、清、中华民国的蒋介石政府、毛泽东领导的无产阶级的农民革命以及随后的邓小平时代。虽然名称、形式各异,但在本质上却是一样的封建专制。

   传统的政治制度来源有三种:

   第一是,打天下者坐天下。刘邦立汉,朱元璋建明,李自成封王,毛泽东成主席。其特点是领导者(或曰皇帝)老死于任上;

   第二是,世袭制或禅让制。子承父业,政权私有制,老子皇帝儿皇帝。或发展到现在,把国家政权委任于亲戚或所信任的人。一个圣旨,可以把某人提拔成皇帝或主席或总书记。历代皇帝遗权力于后人,或禅让于他人。“你办事,我放心”的一句话竟可以使某人成为全国人民的的英明领袖;一句“他是个合格的总书记,也一定是个合格的军委主席”竟可以让一个治国无能的跳梁小丑祸国殃民若干年。

   第三是,政变制。非程序的权力更迭曰政变。毛搞掉刘,林彪要搞掉毛;打倒四人帮的宫庭政变;邓小平搞掉华国锋,后又搞掉胡耀邦,后又搞掉赵紫阳,等等,不一而足,不胜枚举。追溯到历代封建王朝,莫不变幻著非理性政变的血雨腥风。这正是封建社会与冠以社会主义名称的封建社会的共同特征。

   基于传统政权的上述三种来源,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第一,现行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与封建社会的政治制度是没有根本区别的,是一脉相承的,是等而同之的;

   第二,现行的领导人必定来源于上述三种之一或其中的两种,通常来源于第二项的世袭制或禅让制;

   第三,传统的政治制度只能适应于落后的通常是小生产的生产方式,而决不能对于伟大的现代化建设起到应有的推进作用。它所起到的滞后作用已经或将为社会延缓其发展的实践所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

   第四,政权私有制是封建社会与社会主义社会的政治制度的根本特点。政权,作为国家政治制度的标志,竟然可以被巧取豪夺,或私下里被瓜分完毕,或用阴谋诡计搞到手中。政权私有制,使得政治权力的分配秘密化,而绝不可能透明;使得政治生活非正常化,而绝不可能正常;使得国家政治权力为太子党所把持,而绝不可能为人民所拥有。政权私有制,两千多年前就已有过,现在仍然盛行不已,可见现行的政治制度与两千多年前的政治制度是多么的相似乃尔?!

第二条:崇尚暴力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不能指导现代化建设

   马克思于一百多年前所创立的共产主义学说成为现行政治的理论基础。岂不知一百多年以来,出现了多少令马克思也无法预测更不可能回答的新情况、新问题?况且马克思通过对于早期资本主义的批判而使自己所创立的理论与秦王朝的中央集权制竟不谋而合:例如,用暴力的方式推翻一个旧政权,并且以同样的方式来维持一个新政权。现在已经成为信息共享时代的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难道非要用一百多年前所发表的几乎霉烂的教条去指导、去监督、去评判吗?

   列宁的理论作为革命的学说可能有其腐朽的历史意义,但现实意义却微乎其微。因为现在是建设的时代,而不该应用革命的学说去搞建设,尤其是不能用它去指挥伟大的现代化建设。倘若如此,我们的损失将是巨大的和无可挽回的。应当以如是观去看待作为农村军事战略家的毛泽东及其思想,才能无碍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

   邓小平的观点较毛泽东进了一步。他搞了个改革开放,但改革仅限于经济。仅限于经济的改革在中国是远远不够的,是杯水车薪的,因而也是极不完善的。开放闭关锁国的大门,使中国人民洞开眼界,有助于中国的各项事业与国际惯例接轨,有助于中国向外国学习一切有益的先进经验并克服我们自身存在的一切弱点和一切不足之处。邓小平所提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说到底,就是一方面搞经济建设,另一方面还要维护不适应生产力发展需要的王朝体制,在王朝似的封建政体下面去搞所谓的现代化建设。岂不知,这正是要求人们带著脚镣手铐去劳动,这又怎么能够发挥人的能力、创造力和一切潜力呢?

   纵观现在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北朝鲜、古巴、越南和中国,都尚未有一整套成熟的经济建设经验,更未有政治体制改革的设想,总之,没有现代化建设的方案,这又怎么能够领导人们走向现代化?

   我们并不缺乏革命的理论,亦即破坏的理论,我们所缺乏的是现代化的建设理论,是一整套的、适合于中国现代化建设需要的现代化的理论。

第三条:以竞选制取代专制的王朝官爵分封制

   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宏伟目标是建立现代化的政治体制。与传统政权的三种来源方式相反,现代化的政权来源方式主要是竞争的方式,亦即人民竞选制。人民竞选制的内容是:任何一个国家公民,只要达到一定的年限,例如十八岁成人,就可以通过他自身的方案(建镇、建县、建市、建省乃至建国之方案)并通过不同方案的比较,而获得人们统计学意义上的绝对票数的通过,而当选为国家行政管理岗位的不同层次的管理者,乃至最高岗位的行政管理者。

   对于行政管理者的任期年限也应从立法上予以限定,不能无限期地乃至于使所任者老死在任上。根据发达国家的宝贵经验,任期最长不能超过两届,(美国每届总统任期为四年,最长不超过八年;法国每届总统最长不超过七年;英国首相任期也有相应之规定,俄罗斯总统任期每届为五年,最长不超过两届,等等)。

   通过竞选制,而确立国家不同行政岗位的行政管理者,是把本属于人民的权力归还给人民,而不是象现行的政治体制所做的刚好相反。公正、合理而且公开的政权来源应当是符合于现代化建设的竞选制,而决不是传统的任命制或曰委任制,亦即官爵分封的王朝制。

   与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一极其腐朽而反动的非现代化思想刚好相反,现代化的政权思想用一句话就可以加以明确的表述:投票箱里面出政权,竞选制里面出政权。

   竞选制好处甚多,在此陈述一、二如下:

   首先,行政管理者在走向不同行政管理岗位之前,必须对其所应负起的职位和权责进行有准备的论证,必须提出相应的建设方案,必须以自身适合于该职位的相应的能力和水平求得其区域选民的认可、认同和赞赏,非此则不足以称之为称职的行政管理者。因此,具备方案、具备精心准备的方案,具备为社会发展所提出的可能最佳的方案,并且具备为人们通过统计学意义上绝对多数票的赞同之方案,并在这种充分竞争的基础上走向不同的国家行政管理岗位,方可称之为恰如其分的合格者。这种现代化的政治体制,与传统的无方案、因而也无准备、无能力的领导体制具有绝对本质的区别。

   其次,竞选制优越于任命制的另一个表现是:权力来源于人民,来源于具有创造力、想象力和其他潜力的人民,来源于具有政治准备和理论准备的、富于表现力的人民,来源于能够为不同地区、不同行业提出切合实际而又使之得以快速发展的不同方案的设计者;任命制的特点是对于自己的亲戚或自己所熟悉、所信任的人授予权力,这就大大降低了使现代化事业成功的比率,因为这种权力来源于宫帷之中,来源于领导的好恶之中,来源于传统关系学的迎来送往之中。

   第三,竞选制是适应现代化的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需要的政治制度,是跟市场经济的发展相协调、相一致的政治制度。市场经济呼唤竞选制。

   体育比赛有冠军,冠军必得在某一体育项目中经过精心准备,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并且在比赛中一展风采,夺得第一者方成其名。没有经过锻炼的,没有准备的人能够夺得体育比赛的冠军吗?假定我们把某一个行政管理岗位的最高行政管理者比喻成政治权力的冠军,那么一个没有准备的,提不出最佳行政管理方案的,也不能充分证明其相应能力的人可否成为这样的冠军呢?传统的政治制度竟层出不穷地生成这样无准备头脑的政治冠军。除了权力之外,没有其他能力,要说能力,除了陈腐的人际关系能力之外,看不到有什么治国、治省、治市、治县、治镇的相应的能力。

   第四,竞选制确实需要竞选资金,但竞选资金是值得花销的。传统政治制度所任命的领导,无论古代的,还是现代的,都是几乎不花一分钱的。但要切记,这种一分钱没花的国家行政管理者当走上国家不同行政管理岗位,乃至最高行政管理岗位之后,其无能领导所造成的损失又何止以千万、亿、兆为单位所可能计量的呢?

   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凡是大选,国家的宪法法院都要拿出相当数额的资金供最高行政管理者候选人的竞选之用。一当能人当选,又能为国家、为社会节省多少开支呢?一项政策的制定,就可能节约数十亿、数百亿元的资金。孰大孰小,难道还不清楚吗?

   第五,竞选制被传统的政治制度认定为假民主,可是传统的政治制度却连假民主都没有,有的却是真专制。

   民主,是一个普遍的概念,即每一个公民都可以参与社会的政治生活,都可以无限定地表达自己的意愿,都可以在不妨碍其他公民权益的条件下具有从事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的充分的自由。民主的基本内容有三:1)尊重多数;2)保护少数;3)全面实现个人价值。而传统的政治制度由于其世袭制的表现形式,亦即委任制的施行,形成了政治权力的极不公正、极不公开、极不合逻辑的圈内分配,或家族分配,或亲信分配,或政变分配。总之,这种政权分配方式是排斥绝大多数公民积极参与的,因而也是非民主的,即独裁专制的。其最终表现为,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请问这又有什么道理可言呢?

   我国现行的政治制度也貌似推行选举制与被选举制,其实在选举之前就已经内定完毕了,走个形式而已。你选与不选,结果都是一样。这又有多少民主可言呢?这难道是真民主吗?等额选举根本就不是选举,实际上也就是几千年来中国大陆的历代王朝一以贯之的和乐此不疲的帝制;差额选举也不是选举,而是犹抱琵笆半遮面的糊弄洋鬼子的干活,连自己都糊弄不了,因为这很清楚,搞几个配角来陪衬一下,最后还是内定压倒一切,还是桌子底下见分晓。这些都是反现代化的、非文明的政治表现。

   竞选制,作为民主的政治制度,提供了公民参政议政的广阔的表达舞台和思想解放的浩瀚无际的活动空间。每一次竞选都是人类思想解放的波澜壮阔的历史过程,都是不同的治国方案交流、融汇、论证、鉴赏和评判的过程,都是公民意愿的普遍表达和整理以及日趋完善的过程,都是人类自我价值的不断确立和进一步认定的过程,都是人类作为公民个体参与现代化事业建设的必然形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