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旭光
[主页]->[百家争鸣]->[郑旭光]->[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郑旭光
·郑旭光简历
·社会主义:贫穷与奴役是你的名字(读哈耶克答友书) 
· 于不自由处说“自由”(讲演整理稿)
· 无权势者的力量
· 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对国人毛泽东崇拜的简单分析
·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中国社会的彻底变革及民主力量的使命
·“非政治的政治”--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
·自由论纲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杂议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自由主义和国家
·给关心政治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答网友(八九民运思考之一)
·自由与习俗
·道德不能以功利主义来解释
·人生而自由吗?
·朱学勤歪解“消极自由” ??
·“维权”和“政治”能隔开吗?
·自由论纲
·反抗恶法不正当吗?
·自己的命运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吗?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对五四运动所倡导的“科学与民主“的负面看法
·“封建”、“启蒙”与“现代化”
·法西斯和纳粹是人民民主与社会主义的变种
·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形成依法维权的共识:这样有利于阻止当下的专制罪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89年后中国政治上严重封闭,国营大中型企业经营困难,带着红帽子的集体制民营企业却在迅速发展,90-92年因为89年后的经济停滞缘故研究的人少,一般人会认为这是停滞期,实际上中国社会在迅速转型。应该说89年的民众抗议运动是社会转型的前兆、波澜壮阔,如果没有“六四”镇压它也是一个前兆,从89年至今的社会形态还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来描述,当然仍是可以分析清楚的--有一部分后极权社会的残存于司法 ,军队 ,行政机关、国有企业、教育系统,在这些地方没有根本特性变化;农村的经营产权分置的土地承包造就农民的自主性增强。另外一部分是私营企业主及其雇工,我为什么把有阶级矛盾的群体放在一类呢?因为他们有相似的意识形态。以现在眼光看来,过去体制内的工人说难听话叫做工奴、说好听话叫做国家的人,现在他们的相对社会地位是大不如以前了,国家以极小的补偿解除对他们终身保障的承诺,把他们推到自由中去自谋出路;自由资产阶级及新的工人阶级产生了,这个才是标准的工人阶级。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是自由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世界,有制造业的、服务业的、中间服务行业的,总体上来讲是资本主义因素 。这部分与哈维尔说的后极权社会毫无关系,这个是中国特色,苏联转变时也没有这部分。另外一个中国特色是资本权贵阶层出现了,89 年反官倒开始时资本权贵阶层萌芽了,主要以价格的计划和市场双轨制产生的“官倒”,这类利用权力形成的“官倒爷”是形成中的资本权贵阶层。 一般城市工人知识分子党的官员更恐惧的是这种资本权贵阶层的形成。 它是由权利转化的,权钱交易、以权换钱、以钱换权,形成了一个权贵资产阶级。前面讲的自由资产阶级是靠市场产生的,可能中间也有许多的腐败、交换,但是他的产品是依靠市场的。而权贵资产阶级是靠划拉国有资产积累财富的,他们的资产形成有合法的、有不合法的,总体来讲是靠侵夺的、靠鲸吞的,当然有一些小官僚是靠蚕食。那么与此同时,自由资产阶级却是在不对称的竞争中鲸吞和蚕食着国有企业的市场及干部、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等人力资源。 (一)

    经过后极权社会之后的中国,如果按照生存形态划分各阶层等级的话可以分为:第一层是资本权贵阶层。这个群层是不希望社会有什么变化的,如果有什么变化的话,首先可能冲击到的就是他们,89年就是反腐败、反官倒。因为这一层依赖于特权寻租获取那么多财富,容易引起普遍的愤怒和嫉恨。权贵资产阶级基本上没有劳资对抗问题,但是民愤极大,当然其民愤又不如基层官员的大,权贵资产阶级主要集中在金融和地产等垄断领域。权贵阶层的存在是形成拉美式的军事强人独裁的基础,严格来讲,不是法西斯主义,但是它的存在会招来法西斯主义。法西斯纸面意是指产生于大众的权利,法西斯主义可能以大众的愤怒为号召来铲除权贵阶层。 (博讯 boxun.com)

   

    第二层是体制内的国家人。这部分人是后极权社会的主体,在后极权社会他们在一个群体中互相约束。 上个世纪80年代,那时主要是鼓吹个人主义而又没办法把个人作为一个考虑问题的基点,实际上到90年代以后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理念的自由主义已经现实化了。对于这个群体来讲也是深受社会的影响,个人主义思想基本已经落定了,但是在活动间他们还经常信奉着集体主义的残骸--后极权主义。后极权社会的标志就是集体主义失去了内核,陈词滥调、陈腐的习惯还在延续。他们对于权贵也是很愤恨,表面上看同是一个体制内的人,可是权贵阶层比他们过得好的多;他们对自由资本家虽然也有嫉恨,可是处境不同,没有经受自由资本家所经受的磨难和风险,也就不说什么了。因为公务员能够看的到权贵阶层,同时又有不平感,眼看这部分人无甚贡献却过得好 。国家人这个群体从权贵那里是拿不到东西的,想得到好处还得取之于社会,靠税收生活、靠贿赂得好处。当然这个群层又有许多的分类,总体可以分为有伤害力的和无伤害力的,这里指的是有伤害力的部分。我觉得没有必要细分的原因是他们的生活来源是一致的--国家税收和权力寻租,所以情怀相似,信念相仿。

    第三层是自由资产阶级及其雇员。他们信奉的是个人主义的东西,雇员也能够看到老板发财的过程,也就会抱发财的期望,虽然没有结果就不会想了。所以他们的信仰体系会比较一致。 过去讲的二元社会现在也发生很大的变化,在发达地区城市与农村的界线已经不是很清晰了,所以以上三个层次比较清楚,而且第三层已经是主流的;但是在中西部、东北这些不发达地区,随着城市和农村的没落,第三层不能占主流,除了以上三层外还出现了以下占主流的两部分:

    第四层是不发达地区的城市贫民群体。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自由资产阶级不振兴, 官员权贵也是穷凶极恶。存在大量的下岗工人,社会矛盾十分激烈,他们长期没有工作、靠低保生活或者生活无着。这部分是对现秩序风险最大的一群人,如果是旷日持久的话,这部分人会对整个社会结构产生一种反抗心理,具体说就是会对现有体制产生致命的作用。城市贫民群体某些时候可能与自由资产阶级结合起来,因为他们与新兴的自由资产阶级都属于被压迫的,这个部分容易引起像法国革命那样的局面。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如果有变化的话,会是东欧的天鹅绒革命,因为城市中大家是在一个体制内。而现在这个体制群体已经被打破、被激化了,孳生了很多群层、矛盾被激化了。譬如说不发达地区的吃国家税收的人生活都不牢靠了,他就极有可能滑到城市贫民里头,这时他会是两种选择,一种是他会更加的攀附体制,另外一个是反对这个体制。在中国历史上的民间造反说就是秀才小吏流民的结合。因为这些地方税收收不上来,大家就会绝望了,那么这些地区的资产阶级只要有机会就去傍权贵。毕竟资产阶级傍权贵的可能性要比国家人的可能性大多了, 在中共长期不变的发展主义导向下官僚宁愿让国企工人下岗,也愿意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瓜分国有资产。所以在不发达地区的阶层地位序列是权贵-- 官员--资产阶级--城市贫民,多了城市贫民这部分。城市贫民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造成法国革命的态势,甚至比法国革命还要严重一些,因为城市贫民是从体制内出来的,所以他们不畏惧体制、了解体制,同时还会有一种不平感。资产阶级也有可能要求一些保障和权利,可能把矛头指向权贵,因为能攀附权贵的资产阶级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是被体制所压迫的,也变成一种推翻体制的力量。第五层是不发达地区的农民.。

    (二)

    从以上分析,在发达地区已经具备一个非常良性的和平演变的基础,现在已经是官员傍大款或者说是官员为地方经济牟利。税收是富裕的,理论上能够做到高薪养廉,发生革命的可能性比较小,社会变动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不发达地区发生断裂的可能性非常大,社会矛盾很突出,人群的矛盾也会很大。

    第一,左派革命可能出现。社会主义运动有可能出现,因为国土的大部分是欠发达地区,另外一个是在发达地区(沿海)仍然存在着大量的工人阶级,这个工人阶级还比较成熟。发达地区社会主义运动可能会接近于社会民主主义,而不发达地区社会主义运动会接近于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带有反动性质的社会主义。但是在某种基础上又是比较像的,就是要求采取社会主义政策,一种是保持国家的力量来维持经济局面、维持社会稳定;另外一种是要求工人的福利保障。

    发达地区的社会主义运动有可能带来一些积极的意义,社会主义本来是执政党的口号,如果说源自民间的话,很多理念一定与执政党是冲突的, 更多的是属于社会民主主义的角度。因为在现有的社会主义理论资源中国有制已经不再被公认为有效的社会主义路线,而只是留下了社会主义政策 。 这样看来,发达地区(沿海)和不发达地区(内地)的社会主义可能不同。 发达地区(沿海)的社会主义是以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为基础的 。不发达地区(内地),斯大林主义、毛泽东主义有可能复归。

    第二,法西斯主义的可能性也存在。对于发达地区来讲,法西斯只是泯灭政治自由,它并不反对资本主义,本来共产党给的政治自由就不多,所以置换影响并不大。法西斯主义对于发达地区来讲又能提供一种安全保障,能够不让不发达地区的动乱毁掉发达地区的经济形态、社会形态。 据说说深圳清理乱搭乱建的人,大概会牵扯到一百万人,据有关调查深圳市民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拥护,这也是以法西斯政策来维持资本主义秩序。实际上法西斯就是产生在这种不完备的资本主义有极大危机的时候,资产阶级会接受法西斯。在不发达地区(内地)法西斯也会承诺让工人阶级安居乐业,国家人得到安全,城市贫民得到保障。

    社会民主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从具体诉求上比较像,但是实际上追求的核心是不一样的,如果法西斯主义起来的话,还有可能是对外强硬 。台湾,日本都可能成为攻击对象。社会主义运动在中国可能产生东西部分裂,而法西斯主义在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都有可能得到沟通,农民甚至也有可能支持。

    第三,自由主义线路。这是表面最容易实际上最难实施的线路。因为89年后的政治冷漠症,自由资产阶级很难有大作为,自由主义尽管在知识界里面得到了很强的支持,但其间的大部分人属于国家人。在恐慌之中的时候有可能站到国家社会主义或者说法西斯主义一边。实际上希特勒就是叫国家社会主义,所以说如果再出现的话有可能不是毛泽东式的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希特勒式的国家社会主义。 因为毛泽东式的国家社会主义离现在太近,造成精英心理上很难接受,但是其它模型是有可能被接受的----比如建立在简单民主框架上的名义多数专制。

    (三)

    中国社会各阶层分布和他们的关系、心态、状态以及行为意愿,仅仅这些不可能变成一种现实。要想变成现实的话还要有政治力量的介入及走向,如果说政治力量的走向与各阶层不匹配的话,他们意愿的事情就迟迟不得实现,最后阶层的力量发生变化,变迁的可能性也就没有了、或者说发生变异。从目前的政治力量的角度来看,应该也是比较简单、比较好分析的。

    一个是:中共,从政治力量角度来讲,中共的人群储备是最大的一块。毕竟它是能合法存在的,有五千多万党员。因为中共是从马克思主义过来的,所以它的主流应该是倾向于社会民主主义,那么毛式的复归有可能只是少数人的情怀。中共的大部分有政治活动能力的人会倾向于社会民主主义,但是有政治活动能力的人不见得是有政治实力的人,有实力的人可能更倾向于维持现状。社会民主党只是一个变数,在中共维持派可能是最主要的力量、可能占7-8成,如果能分裂出少部分的话各种倾向都会有。如果把中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叫既得利益的中共,另一部分叫有理想的中共,可能主体是既得利益的中共。既得利益的中共碰到事变就有可能分崩离析了,因为毕竟是利益构成的。但是有理想的中共有可能提出社会民主党的政策,和工人运动结合形成一个群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