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旭光
[主页]->[百家争鸣]->[郑旭光]->[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郑旭光
·郑旭光简历
·社会主义:贫穷与奴役是你的名字(读哈耶克答友书) 
· 于不自由处说“自由”(讲演整理稿)
· 无权势者的力量
· 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对国人毛泽东崇拜的简单分析
·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中国社会的彻底变革及民主力量的使命
·“非政治的政治”--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
·自由论纲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杂议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自由主义和国家
·给关心政治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答网友(八九民运思考之一)
·自由与习俗
·道德不能以功利主义来解释
·人生而自由吗?
·朱学勤歪解“消极自由” ??
·“维权”和“政治”能隔开吗?
·自由论纲
·反抗恶法不正当吗?
·自己的命运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吗?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对五四运动所倡导的“科学与民主“的负面看法
·“封建”、“启蒙”与“现代化”
·法西斯和纳粹是人民民主与社会主义的变种
·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形成依法维权的共识:这样有利于阻止当下的专制罪行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1月17日7时01分,得知被中共软禁十五年的赵紫阳先生去世消息,晚上与一些文化界朋友聚会,我提议:为这位有良心的中国人的离去举杯送行!
   

   1 月18日21时,我写了“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全文如下:惊悉赵紫阳先生于2005年1月17日7时因病逝世,不胜悲哀,赵紫阳先生在1989年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军委第一副主席期间,面对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自主自发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抛弃中共暴力统治中形成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思想,主张以对话的方式,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朝野争议,和当时学生运动所秉持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宗旨及“对事不对人”的公民政治独立精神相映成辉.他宁可个人下台也不同意以野战军来镇压和平示威的共和国公民,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中少有的良心义举,为此,他付出了十五年余生的自由代价,而今,他终于“自由”了,白车素马,飘然归西,赵紫阳先生是中国新政治伦理的楷模,是中国人的政治良心,相信天理在世间,公道在人心,他的灵魂注定不朽,相信天必佑我中华。 紫阳先生千古! 郑旭光 2005年1月18日21时于北京
   
   1月19日上午,美国周封锁打来电话,说在博讯网站看到署名郑旭光的唁电,问是不是我写,我说是,周封锁告诉我马少方去赵紫阳家里吊唁了,我随后问了马少方,他果然已经去过了。我和太太商量明天一起去紫阳家登门吊唁。
   
   1 月20日下午,我和太太儿子三人坐出租车来至灯市口西街富强胡同口,便衣警察十几个站在胡同口,我们一家三口穿过便衣人群,来到6号门口,门厅几个年轻人问我是谁,我说:郑旭光,89年通缉的学生,来吊唁的。他们问我从那里来,我说北京。他们给了我们三朵小白布花戴在胸前,走进后院,迎面墙壁上贴着少方的吊唁留言:盖馆未论定,何时见青天。院中签到,留言,留联系方式。在留言前我静默沉思,写道“紫阳先生,您走好,我看着您。”,贴在马少方的留言旁。太太在签到簿上见到丁子霖老师的名字,喊我:丁老师来了!我忙问:丁老师来了吗?她在那?这时旁边有一对老夫妻相搀扶着,哭泣着说:我们是六四难属,丁老师来不了,我们代她签的。这时有旁边办事人催我:先去灵堂吧。我领着太太小孩进入灵堂,向赵紫阳遗像三鞠躬,与站立一旁的赵五军,王雁南握手致哀,我告诉他们我是89学生,前天发了唁电在网上。从灵堂出来,我们走出后院,经过过廊,有工作人员要求摘下白花,中间有个小伙子说,小孩子的留着吧。出了赵家,我突然想起来吊唁的死难者家属,忙返回去找他们,来到后院已经看不见了。回家路上,太太告诉我,听别人讲,在我们前面吊唁的是陶铸的女儿,我说,你不早说,89 年我们谈过话,当时是戒严后我和吾尔开希,张铭去中共统战部,找阎明复部长,陶斯亮时任统战部知识分子局局长,她对我们说:你们要保护阎部长啊,又讲如果这次政府就答应了学生的条件,工人农民也会上街要求答应他们的条件,政府就难办了。不知道陶斯亮女士是否还记得她的这段话,快十六年了,这样的体制真的与良心难容啊。 当天我告知曹思源先生我去赵宅吊唁的事,曹先生复电说:你很幸运,然而,十八日上午十点四十分警方宣布禁止我离开楼门,同时禁止一切客人来访,包括业务客户和我太太的客人来访均已被挡驾,警方守门者已加至八人,彻夜警车也已多了几辆,其中两辆彻夜亮着大灯当探照灯。我想去赵家悼念而不得。望能帮我送一个花圈,将我的一首诗抄在上边。诗的内容: 哭紫阳 民呼吃粮找紫阳, 主持改革与开放。 不忍刀光甩袖去, 苦劝学子泪眼汪。 政体未改君遭禁, 人权失却十五霜。 天若有情天不老, 万民饮泣魂可安?
   
   1 月21日下午,我又一次出发去富强胡同代曹思源吊唁,行在路上,曹先生告诉我已经有朋友代他送过花圈了,我说那我就去看看赵老夫人吧。二次来到富强胡同,气氛比前日紧张许多,警察增加许多,有的就坐在路边小店中,我让太太儿子在外等候,我与友人一同进去,看门的人好像对我有印象了,没再着意询问,仍是给了小白布花。进到院子,发现冷清了许多,几乎看不见吊唁的人,原来院中摆满的花圈和贴在墙上的留言不见了。在一张白纸上,我又一次留言:紫阳先生千古,公道自在人心。我们进到灵堂,赵二军介绍说,这是父亲的书房……这一次人少,我问老夫人在吗,赵二军说不在家。
   
   1月26日传说周六举行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在赵紫阳家领取入场券,少方说替我申请了,我们周五一起去领,我们约好周五上午10:00在王府井大街见。 1 月27日(星期四)上午,接到赵紫阳同志治丧工作小组电话通知,说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于29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并通知我带本人身份证在当日下午12:00至次日下午6:00前到西城区地安门大街金台饭店8层中厅领取讣告和车证。我告知马少方,少方回电说,好多人都收到了,我怎么没收到,我要去赵家看看。1月27日下午,我带着太太和儿子找到金台饭店,8楼的办公地很拥挤,领讣告的人在查自己的号,有的人站在门外,有的站在一楼大堂,查到我的编号是1168,在工作人员查花名册时我发现名册上有三四处栏格被浓重地涂掉了,可能是被取消通知的人士吧。工作人员对了一下身份证,发给我赵紫阳治丧工作小组信封,内装编号为1168的车证和讣告,讣告很简单: 讣告 赵紫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5年1月17日上午7时01分在北京逝世,终年85岁。 定于1月29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向赵紫阳同志遗体送别。 赵紫阳同志治丧工作小组 2005年1月27日 我们离开了。再与少方联系时电话已经关机了。跟其他朋友打听后,推测是深圳警方带走了。
   
   1月28日,我们全家去万通商场,我买了一件黑色唐装作为明日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礼服。另外我与陆炜刘毅约定29日早上7时在西直门见面,刘毅开车一起去,虽然他们没有得到讣告通知,但用我的车证可以进去试试。
   
   1 月29日5时30分,我起了床,把儿子叫醒,7时到了西直门,刘毅打来电话:我的车被人砸了。我问他是不是车胎被扎了,他明确说是车被砸了,开不了。我们于是在德宝饭店门口打了辆出租去往八宝山,在车上,我告诉司机赵紫阳去世的事,他说,中国现在这样要怪邓小个,要是按赵紫阳的做法:查官倒先从我儿子查起。哪里会腐败到现在这样!一路经过长安街,所有路口都站着警察,象有大事发生,到了八宝山公墓正门口,警察不许出租车进,让从西口步行进入,车开到西口,一家人下车,结果有警察又说应从从正门进,八宝山公墓外的长安街沿线步行路站满了人,吊唁的人,国外记者,警察,便衣。一个法国记者问我,我说自己是 89学生,旁边便衣就围上来道:快走快走。我们又走回西口,只有一份讣告,太太被拦住了,我告诉警察,希望太太孩子一起进去,一位年轻警察说要向上级请示,请示后我太太和孩子被放行,我谢过这个警察,和家人往西门方向走去,进入西门时又被警察拦住,我说让太太孩子进去等我吧,看门人踌躇片刻,放行了。 进到里面,发现告别厅外已经站满了人。我给赵晖打电话,他们正在外面取挽联,我就先排队进去,太太孩子在外面等着,过廊厅,签到,签到簿上看见邵燕祥的名字,签到后工作人员发给一朵小白纸花,我把它系在胸前布扣上,进入告别厅,告别厅南门进去看见花圈,花圈上粘贴许多祭奠人名,互相重叠着,有王功权的名字,进入正厅前,工作人员要求五人一排,进入,三排一组向赵紫阳遗体三鞠躬告别,赵紫阳遗体头北脚南平放,三鞠躬完毕,走过赵紫阳遗体旁,定神去看:虽然化了装,赵紫阳的遗容看上去还是象是另外的人,已经完全认不出了!我扭头向遗像看去,遗像和富强胡同赵家灵堂的是同一张照片,边有赵夫人梁伯琪的挽联:紫阳精神永存。我心一动,泪水默然从眼眶淌出来,赵紫阳的儿女们在告别厅西侧并排站立,与参加遗体告别的人士一一握手,他们都很疲惫了,从告别厅西门走出来,泪水依然止不住,有工作人员送给装有紫阳纪念照印刷折页的7号普通信封,【信封正面印有: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街富强胡同6号 邮编100006 信封背面小字印刷:深圳雅昌彩色印刷有限公司印刷 日期:2004。12 数量:2000 广东省邮电管理局监制。】工作人员把我胸前戴的小白纸花收回去。 出来回到告别厅正门外小广场,找到太太小孩,我把讣告给太太,让她再进去,旁边有工作人员看见了说:可以可以,有讣告就可以进。我带小孩在外面等候,碰到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社长潘公凯,北航校友黄芸,爱滋孤儿救助者李丹等,我告诉潘公凯刘毅车被砸的事,不一会,有便衣把潘,李等人叫到一边,李丹回来说:潘是记者,不允许在此逗留。我们等到赵晖,华新远,薛野,王俊秀等出来,得知他们带来的挽联被没收了。我们在停车场以防暴车为背景合影,留作纪念。随后一起去喝了会儿茶,我与太太小孩提前告辞他们,一起去看刘毅了。 到刘毅的小区,看到他的车,前窗玻璃被完全砸碎,天窗玻璃完全砸碎,前机箱盖被砸,后备箱被砸,有明显的棍痕。刘毅已经报案,北京当地媒体记者正在拍照,我们一起吃了中饭,我和太太孩子一起回家。从城铁龙泽站下车,太太发现有个在遗体告别现场的工作人员也一起出来了,我顺眼望去,四目相对,那人低下头弯腰系鞋带了。 马少方电话仍然不通,也没有音讯。
   
   1月30日上午10时,在家中通过电话参加“六四亲历者赵紫阳追思会”,“见到” 十几年未见流亡海外的朋友,真是悲喜交加,在会上,我宣读了我的“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并引王力雄先生“赵紫阳的等待”文中结尾:紫阳先生,虽然你没在现世等到结果,但你本人已经化入天理之中。天网恢恢,施加于你的迫害必得报应!你在天堂的灵魂,和我们一起等待那天理伸张的时刻吧。 会上我说:赵紫阳先生有三点可贵之处,1。主张对话,坚持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2。十五年坚守,人性战胜党性;3。摒弃你死我活的斗争模式,坚守非暴力原则,为新政治伦理的楷模。总之,象赵紫阳先生这样有良心有勇气的中共领导人是稀缺的,特别值得推崇,评价赵紫阳不能离开这个具体背景。我还为海内外反对运动中出现的一些主张暴力革命的迹象表示担忧,并以十六字概括我对六四流血教训的感悟:“热爱自由,珍惜生命;坚守底线,勇于妥协。” 我向朋友们通报刘毅车被砸的事,大家纷纷让我转达问候,我同时吁请海外朋友为马少方呼吁。 晚上,曹思源先生告诉我,昨日对他监视的警方人数已增至12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