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旭光
[主页]->[百家争鸣]->[郑旭光]->[人生而自由吗?]
郑旭光
·郑旭光简历
·社会主义:贫穷与奴役是你的名字(读哈耶克答友书) 
· 于不自由处说“自由”(讲演整理稿)
· 无权势者的力量
· 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对国人毛泽东崇拜的简单分析
·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中国社会的彻底变革及民主力量的使命
·“非政治的政治”--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
·自由论纲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杂议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自由主义和国家
·给关心政治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答网友(八九民运思考之一)
·自由与习俗
·道德不能以功利主义来解释
·人生而自由吗?
·朱学勤歪解“消极自由” ??
·“维权”和“政治”能隔开吗?
·自由论纲
·反抗恶法不正当吗?
·自己的命运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吗?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对五四运动所倡导的“科学与民主“的负面看法
·“封建”、“启蒙”与“现代化”
·法西斯和纳粹是人民民主与社会主义的变种
·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形成依法维权的共识:这样有利于阻止当下的专制罪行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而自由吗?

   “人生而自由”是一个信念,他标志着我们对自由的认知,也指示着我们对人初始的状态的两个认知,一个是“人生来就应当是自由的”,一个是“人生来本来就是自由的”,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人生下来本来就是而且也应当一直就是自由的”。
   
   麻烦的是,这里我看到的“人”仍然是那个“抽象的”“大写的”人,我不知道它是指个人,还是指全体人,可能它是指人之为“人”的“个体人”和“全体人”,两者兼而有之。
   
   假设一个人的“自然权利”是不自然的,因为“权利”本来就不是个自然概念,自然的权利听起来也不自然,在我看来,作为一种假设或者信仰,“自然权利”不如“天赋权利”或曰“上帝赋予权利”逻辑上更合理。

   
   如果是指人不愿意被束缚,而是想自由自在,那么,在他没有经受束缚之苦之前,他很难有此想法。在我看来,从人出生,他就被父母或者抚养人养育和管教,无纯然的自由。这时他所首先希求的倒不是自由,而是安全和生存。(某党之所以可恶,就是他把中国人视为无完全能力的婴幼儿而将中国人权定限为“生存权”“发展权”或曰“成长权”而无视其作为成人的自由权。 )
   
   这时他的自由要求往往不得满足,因为他不独立,不仅仅经济不独立,身体也不独立。
   
   正是他的独立成人方使他的自由权利得以伸张和满足。
   
   “自由的本质”可能就是“人想摆脱一切他人的强制的愿望”,“或者是实现自己意志的愿望”?没有经解释和定义的自由就是人的欲想为所欲为的意志吧了。!
   
   需要强调,人的愿望和欲求与人的权利是两回事。
   
   我把通常所说的“自然权利”理解为人的愿望(“不受束缚和强制地实现欲求的”)。
   
   通常所谓“社会权利”才是我们常说的人的权利,这个是社会约定俗成地赋予每个人的。而不管其是否有愿望。
   
   而人的愿望则是先天的,或者后天激发的。对个人而言自由只是实现他的一个条件之一,其他还有能力,环境许可,他人的配合。
   
   对于其本人而言,个人的愿望是先于自由,但是并不大于自由,为了一碗绿豆汤而出卖长子权,这样的事件,意味着意志的实现是要透过理性来认知自由权利。
   
   “完全的自然权利”“绝对的自由”。是鲁滨逊式的。这里的权利和自由都因为失去了外在对应的“权力”和“强制”而成为无意义的词汇。
   
   “即人本身即是目的,因此社会的形成和其价值是为了人本身更好得到发展,权利更好的被保障所存在的。”这是纯粹拟人化的说法,社会是个表象,是种生态,不是抽象的人的目的的产物。
   
   难为的是在“自然状态下”,人的欲求可能会非常简单,而在我们文明社会中的愿望都成了不着边际的奢侈想象。自然状态下的人之愿望无外乎“食色人之大欲”。以这样的个人欲求出发构建的社会可能是个非常原始的部落。
   
   “毕竟我们历史上所有出现的社会形态,所有的社会变迁,所想要达到的或者虽然无意识,但朦胧体现在人类理想中一个目的,便是寻找和实现一种能最符合每个人利益,最能体现每个人价值的社会形态,并尽可能的加以传播最终得以实现。 ”,这就是古往今来的空想家们的原始共产主义梦想,要符合每个人的利益啊。
   
   
   “自然权利”就是“人欲”,可是在完全的“自然”生态里,人就是部落之下的存在,人的“自然权利”就是本能了。可是文明的演进又是对许多人之天赋本能的限制才得到的,这就是所谓“文明的异化”。故而,人可能得到了许多在自然状态下想都想不到的权利的满足,另外,却失去了许多自然状态下的满足。
   
   假定自然权利高于社会权利,是没有可理解性的。因为在社会里的规则的维持,恰恰就是要压制人的“自然权利”的不当表达。(这里的不当的标准,是法和道德意味上的正当感的反面,他一定是社会的)
   
   人的不可剥夺的安全的存在,可以是先天的权利,但当他违反了规则,就可能在根本的权益上受限。
   
   社会,作为个人之间关系活动的抽象。它的形成和其价值只是人在存在过程中的一个衍生物,并非哪个圣人的设计。个人既不为社会活,社会也不为个人在。它们相互之间是外在成立的。个人接受规则而被称为“社会人”,社会却不会那个个人就改变,除非此人是大独裁者。
   
   思想的存在不可能被完全受控,也是分人的,在专制政府进行信息封锁和有选择提供的社会。思想很难自由。
   
   社会契约的假设来源于自然人的假设,可惜那真的只是假设。因为传统是个延续不断的过程,不存在明确的契约缔结时间,而是透过漫长的时间和事变淘汰那些不合事宜的规则。如果有契约的缔结的话,也可以说从来就没有终止过缔结。
   
   契约的想法怕是从新旧约中来的吧?
   
   也许美国宪法就是这种契约论的伟大实践?人们信什么就会去尝试做什么。
   
   宪政契约的缔结可能类似纯属不可抗力所为,每个后来的个人只是接受而已,很难分辨它对每个人的具体利益的用处和影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