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旭光
[主页]->[百家争鸣]->[郑旭光]->[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郑旭光
·郑旭光简历
·社会主义:贫穷与奴役是你的名字(读哈耶克答友书) 
· 于不自由处说“自由”(讲演整理稿)
· 无权势者的力量
· 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对国人毛泽东崇拜的简单分析
·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中国社会的彻底变革及民主力量的使命
·“非政治的政治”--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
·自由论纲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杂议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自由主义和国家
·给关心政治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答网友(八九民运思考之一)
·自由与习俗
·道德不能以功利主义来解释
·人生而自由吗?
·朱学勤歪解“消极自由” ??
·“维权”和“政治”能隔开吗?
·自由论纲
·反抗恶法不正当吗?
·自己的命运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吗?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对五四运动所倡导的“科学与民主“的负面看法
·“封建”、“启蒙”与“现代化”
·法西斯和纳粹是人民民主与社会主义的变种
·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形成依法维权的共识:这样有利于阻止当下的专制罪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前面的话:首先,我要向下文中的“你”先生报歉,此文纯属有感而发,不吐不快者,如有冒犯,请多包涵。我本无意进入历史记载,你也无此心。可是老天在上,你走入了我的历史中,这是天意吧。

   

   我来北京有三年了。

   2003年,你电话里一开口就说我是北京市公安局##,你能不能来市公安局一下,我当时就恼了,无事,不见,有事电话里说。你说是朋友,过去就见过的啊,可是如此不客气的朋友我是交不起的。你随后又说我应当见你,说见你是公民的义务,你代表政府,我说不知道哪条法律规定了这条公民义务,最后你说那以后也不要不接我的电话啊,我回答:你不会说接你的电话也是公民义务吧。

   今年7月7日前一天,你来电话,要约见我,我说不见的好,你称现在与过去不一样了,从形式到内容都不一样了,我笑道:可是我不想要那个产品啊!你说于工作和朋友都应见面,我说你那个身份不好作朋友,而且那个工作是你的又不是我的.你还是希望约见,让我考虑考虑,改天再来电话,我说,那好吧,考虑考虑.

   9月29日本打算把邓正来译的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再看几章,然而你来电话了,下午就要见,鉴于我来京三年来你几次约见,我都推掉了。你如此殷切,我也不好再推拖,况且你还说“见面对我有好处”,除了坏处,我想不出对我有何好处,反面理解,可能是不见就有不好处吧!还是见了吧。 我说可以带录音机吗?你说无所谓,随后说,不要啊!呵呵。

   

   下着雨,堵着车,你还是来了。

   时光飞驰,你我都老了,头发已花白,你我都说:“走在大街上我不会认出你”。你告诉我,政府变了,公安变了,看法和手法都变了,我记得七年前(那时你们也是要请“郑旭光先生”去北京市公安局谈话,后来改在麦当劳)你就这么告诉我的,说和五年前不一样了,是啊!老邓老杨也死了,宪法也变了,核心也退了,李鹏也要写“关键时刻”文过饰非;那个正宗的国民党也回来了,上了北大的讲堂讲“自由主义”,坐惯中国国民党一党专政的“中华民国”大牢的李敖老先生也来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北大讲“言论自由”,来摸老虎的屁股,还号称是“偏要摸!”,“是老虎让我摸他屁股的。”

   中国共产党也想学好了,温家宝说:“要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胡锦涛说“我们所建立的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的社会。”

   多好听啊,如此美丽的语言。 世界变化大啊,“64”以来,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没剩几个了。

   记得89年在秦城看守所的时候,当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政权出事的时候,所长把我提出去问话,问我怎么看:我很谨慎的回答说“既有今日,必有当初”。(以民间俗谚当解说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或者“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报销”。)至此之后,所长就不怎么搭理我了。

   当时有个自感“理论修养”满高的“管教”(想想看,这些昔日的看守或曰狱卒,却要代父母管教你勒。),跑来与我说:波共,罗共的江山是苏共帮着打下来的,党的根基不深,南斯拉夫是不会有问题的,不旋踵,南斯拉夫也出事了,他又解释说:还是苏共牢靠,时间久,江山稳。

   等到苏联“819”解体,我已经出了秦城(但按海外朋友的话解说,还在“里面”),无从找他理论了。

   正是:

   具网易,搜遍全球,数风流共党,朝越中巴。

   1989年,在与世界音讯隔绝的两年里,除了坚信“学运”中自己的作为无论对错都在“天理良心”的基线上之外,我所接触到的大部分的警察也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你们是对的,没有错”,支持了我的信心,那时,我开始熟悉这个特别的角色和良心背离的群体。 很感慨啊,有事无事,也与一处的先生们打了十几年交道,时至今日,“同志们”退休的退休,升职的升职,调离的调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喜欢也好厌恶也好,时间长了都生了亲近感,或者,这就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西安政保的老张处长都退休好几年了,那是1992年喽,13年前,记得那是1992年的64前夕,张先生带着两个随员来看我,谨慎而客气,当我按耐着严肃要求查看证件时,人家忙掏出来递上,两个随员也忙递上来,我一下子对他产生好感。

   1993年的中日青年友好中心,几个北京的身份不明人,并不出具证件,也无合法手续,就要扣留我,当我欲走时,其中一位女士说:北京是我们的地盘,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说,北京不是中国的地方啊,你们黑社会啊。他们不是黑社会,他们把我挟持到了新源里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向我保证他们是警察,雪夜里,他们把我押到了老“炮局”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

   没道理讲啊。

   (你说,那一年,你在送我去北京车站的北京警察里,你看见我摔倒了。)

   三进宫,使我变成了对意外过敏的人,我的交往不多,对于任何没有事先预约的门铃声,我都心中忐忑,是一处吧?是片警吧?真格是“作了良心事,倒怕鬼敲门”,看来不是我有问题,就是这个政府有问题,抑或我和这个政府都有问题?看来是我们都有问题了,我建议,等到中国人自由的那一天,大家一起去做心理治疗吧。

   王丹曾告诉过我讲:北京一处某处长与他恳谈,讲等“六四”平了反,你也不做政治的,我也不做政府的活了,我们一起写“89后民运史”吧,多么美好的意境啊,领导就是领导,境界和觉悟都不凡。

   当然,从“政保”到“国保”再到“联邦调查局”,大部分的同志还是想为国家继续服务下去,直至领到退休金。

   好了,共产党垮台后的事不提了,我问你从那里知道我的电话,你说早知道了,问谁告诉你的,你却忘了。

   “真的忘了”,你说。

   我一再声明,我们的见面越少越好。

   “你也不希望领导安排我随身跟着你吧”,你说。

   “不不,还是有话直说的好”,我忙声明。

   我说到了法治,说到了恶法,也说到了大陆经济和投资理论。

   你说,我们说说正事吧,你平常和谁来往多。

   我答:我自己。

   我是个迟钝而敏感的人,当你的随员提到刑讯逼供时,我当时就恨道,我对此类行为深恶痛绝。你说你的有些同事对我们这些人很不耐烦呢,唉,叫我说什么好呢?马不知脸长啊。

   你要走了,我说急什么,再聊聊啊,你说要接孩子放学啊。

   临走你问我,当地没警察找我吗?我说没有,你说:可能他们还不知道吧。

   (你要通知他们来照顾我吗?)

   你问了我妻子的户口,我说“在西安”。

   “儿子也是西安人啊”,你说道。

   (你想帮我的儿子办北京户口吗?)

   你们走了,雨仍在下。

   说实在的,我很不舒服,这样的见面,每一次对我都是一种伤害,一种屈辱。我可怜自己,失去了那种血气:不见,去拿手续来!请把你们的证件出示一下。

   多年来,我把这个政府这个党的存在,就当了一个自然灾害。然而你们却一定要提醒我:政府不可能不关注你。即使你的老朋友把你忘了,政府也会记得你,关注你。

   “自然灾害”惦记上了我,这太不自然了。

   

   我也早说过,你们的身份我们很难做朋友,况且工作是你的不是我的。见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你说“没有坏处吧”我说“没有好处”之外“剩下的全是坏处了”,见我是你的工作,有工钱奖金可领,对我却是我的私生活了。这种不尴不尬的朋友约见还是没有的好。

   然而,你一定要约见我,“为了我好”,代表“政府”,以“工作”的名义,也以“朋友”的名义。

   可能,我也想了,我与你们见面的好处倒是有一条,提醒我:一切都没有过去,我十六年前的那场“罪过”还没有过去,我仍需为此“赎罪”,继续付出代价。装孙子,那是不可以的!

   难受了要说话,铁树要开花,我的心无奈而柔软得包不住那坚硬的仇恨了。

   《无间道》上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老天在上,为了我在89年以来的“罪”,我已经还了十六年了,还没有看到尽头,你们呢?

   谁能说自己是无辜的?

   我相信,就像中国人说到“六四”常说的一句话:迟早的事!

   我相信,当天谴来临,当报应开始,一切终究会被清算。

   好在老天有眼,早就给了每个“罪人”忏悔赎罪的路,就看他觉悟不觉悟,有没有造化了。

   

   

   郑旭光

   2005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之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