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旭光
[主页]->[百家争鸣]->[郑旭光]->[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郑旭光
·郑旭光简历
·社会主义:贫穷与奴役是你的名字(读哈耶克答友书) 
· 于不自由处说“自由”(讲演整理稿)
· 无权势者的力量
· 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对国人毛泽东崇拜的简单分析
·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中国社会的彻底变革及民主力量的使命
·“非政治的政治”--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
·自由论纲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杂议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自由主义和国家
·给关心政治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答网友(八九民运思考之一)
·自由与习俗
·道德不能以功利主义来解释
·人生而自由吗?
·朱学勤歪解“消极自由” ??
·“维权”和“政治”能隔开吗?
·自由论纲
·反抗恶法不正当吗?
·自己的命运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吗?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对五四运动所倡导的“科学与民主“的负面看法
·“封建”、“启蒙”与“现代化”
·法西斯和纳粹是人民民主与社会主义的变种
·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形成依法维权的共识:这样有利于阻止当下的专制罪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1.平等是平等,自由是自由

   自由是个单立的概念和形态,和通常所说的平等无干,一个处处可见人人不平等的地域也仍然可以是个自由的地域,如果在人们之间有纠纷和侵害关系时候,裁决者(法院,包括行政系统或委托授权的民间社团)能够依据合法的规则不特别地对待所有当事人,并且这些法则平常也同样无差别(或曰无歧视)地施用于草拟者,制定者,发布者,执行者和施受者。只要他合乎法的精神,即使未经施受者普遍同意(立法民主),仍然不会妨害自由。

   自由本身只是在行为者无伤及他人正当私域或公权正当范围时,不被他者或权力者无端干涉,而自由所涉及的平等仅是指在保障自由的规则适用的平等,决不是指“同一平台和起跑线”,当然如果“同一平台”是指同一规则系统的适用,也就无可辩证。美国建国之处当然是个理想的“平台和起点”,一个新移民为主且远离宗主国的新大陆,自由且平等的现实状态,最易构建理想的民主与法治。当然还有英国移民的对自由和法治的笃信,清教伦理对平等和民主的推崇,也使北美大陆和南美有了不同的分界。

   2.如果不涉及公权垄断,精英很安全,社会也安全

   知识精英,权力精英和财富精英的结合,也得从两面说,如果是基础理念的一致,是有利因素,如果是利益的勾结,那就会使这种理念的共同体破裂。

   不必担心的是,一个自由的社会,不仅权力是被分立的(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社会资源也是分立的,知识,财富,和权力的人群也是分立的,这是市场文明的必然,分工的优势使得世袭几乎只可能在同一传统里进行。这是以家庭为基础的人类文明的自然结果,人性使然,自古以来皆然。以美国作例,财界曾有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福特家族;政界罗斯福家族,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知识界也是不胜枚举(但我一口举不出,可能这里更取决于个人的资质和努力,不象财界和政界的金钱和人脉资源好继承,以故后代们治学者往往无大成就。)

   我们可以毫不担心的是,在继承最完全的财界,在个人自由和健康法治的情形下,对经济活力具危害的家族和行业垄断根本都无从实现,政界知识界更是如此,在自己最了解最擅长的领域都实现不了垄断,何谈他们的联合呢?

   最危险的垄断我们倒是身在其中的中国大陆,中共这个“军事贵族集团”垄断了这个地域里一切公权和公共资源,并且随时侵害着个人的生存,安全和自由。不要担心美国人从天堂堕落到人间,倒是该怜悯我们自己,我们已经在地狱之中了!随着老阎王的归西,只不过我们已侥幸从十八层爬上十七层了,康晓光所谓大陆“知识精英,权力精英和财富精英的结合”,是个可笑的说法,总体上说,稍得宽纵的“知识精英和财富精英”都是权力集团的附庸而已,但是已比过去的纯然奴仆地位好多了,但是离称兄道弟的资格还差远呢。

   3.财富的能够世袭和财富的不均等才是自然的常态,而且有助于个人和社会抵御国家的暴虐

   要禁止的私性垄断,首先是对公共资源的私人垄断,比如“军队,法庭,政府,媒体,公地,水源”等,而私人产权的首要标志就是独占性,“别处买不到”的物品和服务就是垄断性的,但那也是价格高低的问题,如果它构成了对他者的生存,安全和自由的唯一性胁迫。这种产权的私有性也必会被公权削夺,比如土地的私有权就绝非神圣不可侵犯。

   能够改变“而财富的能够世袭和财富的不均等才是自然的常态”这种常态的唯有国家暴力,而国家力量是通过对财产继承的介入 ,对市场竞争结果,财富不均的调整(从税法的歧视性规定直至没收)。

   这种国家力量对民间社会的侵入,使得民间深受政府的控制,无力抵御他的侵害。正是这种情况才是古往今来独裁专制社会的特点,看看任何强大的中央集权专制国家,首先打击的是足以抗衡或危害他的地方势力,诸侯贵族,豪强地主,大商人。而不是一般的普通人,普通人为生存奔忙,哪里会和官府做对!

   一个个人完全均等,没有精英的社会,是一个最易造成专制的社会,因为没有强大的可以从精神上可以抗衡政府力量的个人和社团。

   4,私有产权关系言论自由

   “而财富的能够世袭和财富的不均等才是自然的常态”,这样的常识在大陆的知识界已经陌生的一塌糊涂了,因为他们非但身家性命攥在党和政府(还有那个抽象的被党和政府代表的人民)手里,而且连在课堂上的自由学术讨论都要受官方意识形态的制约。

   看看号称大陆最具学术自由的北京大学的一把手闵维方先生的作为:“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与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里,闵维方提了一条修改意见,认为在文件当中一定要明确提出绝不允许教师利用课堂散布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言论,这一条在实际工作中正确把握和妥善处理问题,都有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新华网)

   祸害孩子们!

   我赞成齐声讨伐这种狗腿子,使得北大和大学能得讨论自由。使得其主人再无此类狗腿可用,这样大家也就可以平等自由地讨论问题了。

   因为党和政府对资讯的过滤和阻隔,对公共领域里自由讨论(课堂,媒体,公开讨论会,网络)的限制。使得不单我们的身心处在地狱里,我们的知识和见识也是处在一个“知性的地狱里”,自救他救,我们都需要得救!

   5. 英雄与民主

   进化论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是“优胜劣汰”,什么样的规则造就什么样的秩序。

   英国人民是有政治智慧的人民,他们等不及二战的硝烟散去,就把丘吉尔换下来了,伟大的民族懂得如何对待伟大的英雄。

   伟人如果不是和公权结合侵凌法治,他就不会有大伤害反而会有大贡献。对自由民主制度而言,在初创时期,他是伟大的奠基者,在和平时期,他是伟大的建设者,在战争时期,他是伟大的捍卫者,正面有华盛顿丘吉尔和里根为例,反面则有斯大林袁世凯和希特勒。

   单纯的民主,在没有保障个人自由的法治的制约之下,距离专制只有半天的路程!

   法治的败坏,是民主和独裁(都是专制了)循环的根源。

   6.精英,平等和产权

   思想观念上的,精神上的真正的平等永远不会实现,除非是在克隆人的世界。

   精英阶层的形成在任何社会形态里都是必然的,而且一个成熟的精英阶层的形成也非一代之功,从绝对意义上讲,是这个社会的宝贵财富,一个简单愚蠢的例子:对于藏族和藏文明而言,是奴隶主阶层的价值大还是农奴阶层的价值大?

   问题在于,对于精英阶层,不论他是生机勃勃还是腐朽没落。都不应人为地以社会外的当下的国家力量打倒消灭他或扶持固化他,随他去吧,造化自有安排!

   人类正是摆脱了丛林法则才走向文明,这里“私有产权”制度是基础性的。如果彻底推行丛林中的共产主义法则,我们一定会重新回到丛林中!只不过酋长和巫师合而为一改叫主席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