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赵达功文集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赵达功

   目前中国老百姓议论最多的两件大事,一个是美英联军“倒萨”的伊拉克战争,另一个就是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非典型肺炎)在中国和世界引起的恐慌。在这两件大事上,中共高官和中共控制的媒体都扮演“鸭嘴”的角色:向全中国人民撒谎,向全世界人民撒谎。事实就是事实,明明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但中共还是要睁眼说瞎话,自欺欺人,自骗骗人,甚至等到“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伊拉克战争造就了两个湿毛的硬“鸭嘴”,一个是闻名全世界的伊拉克新闻部长萨哈夫,一个是闻名中国的中国国防大学教授、“著名军事专家”张召忠。他们现在都成了全世界和全中国的笑柄,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趣味话题。不过令人惋惜的是萨哈夫已经失踪,最近有报道说他已经自杀,看来萨哈夫不能再在电视画面上出现,人们也无法再听到他的单口相声。为了纪念萨哈夫,有人专门为他设立了“我们爱伊拉克新闻部长” 网页,(We Love the Iraqi Information Minister),为众多留恋萨哈夫风采的观众解闷消愁。

   作为中国“军事专家”的张召忠教授,从伊拉克战争开始就在中央电视台表演,侃侃而谈,评论电视画面战争状况,预测战争的发展和过程。大多数中国观众细心聆听张教授的教诲,以为免费听了一堂生动的军事战争大课。谁知道张教授的评论和预测随着战争瞬间结束,让观众大跌眼镜。什么“人民战争”,什么“诱敌深入”,什么“巷战泥潭”,什么“空城计”,统统不见了。战争没有按照张教授的“如意算盘”打下去,伊拉克军队一触即溃,巴格达广场萨达姆雕像轰然倒下和人民欢呼解放的场面,让张教授目瞪口呆,也让所有的中国观众跟着不可思议。但张教授依然是张教授,并没有在铁的事实面前羞愧难当,尽管张教授鸭毛都湿了,但鸭嘴还是那么强硬,并没有闭上他的“铁齿铜牙”。4月15日,张教授在强国论坛答网友,不知廉耻地胡言乱语,又上演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喜剧。下面摘录部分,供读者权当下酒小菜:

   【问:张教授,伊拉克军队突然消失,你认为萨达姆采用什么策略呢?】

   【张召忠(答):保存实力、长期斗争,与美军在全世界打持久战。】

   【问:您在伊拉克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是否知道萨达姆政权是一个对人民十分残暴?很多网友对于你没有评价这个问题感到十分不满,因此,我认为你有必要解释一下。】

   【张召忠(答):我是1979年去伊拉克工作的,我去的那年萨达姆上台,他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国放假两个月,每个人工资涨三级,当时人民生活水平非常高,人均GDP达到5500美元,我没有看出他有多残暴。他在多次选举当中都是以高票当选。现在有些舆论都是美国宣传的,就像当年宣传米洛舍维奇是刽子手一样,存在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可能。一个国家的总统有权用自己的方式统治自己的国家。对此,我想别人没有必要加以更多的评论,也没有必要用一个模式来衡量。】

   【问:张教授,伊拉克面对强敌美国,都采取了什么战略战术?效果如何?】

   【张召忠(答):一是藏军于民、化整为零,正规军解散,脱下军装,扔掉武器,混迹于民众之中,以待东山再起。二是打击美军后勤车队,袭扰美军后方支援体系,向科威特和库尔德地区发射导弹进行袭扰,取得一定战绩。三是在保卫乌姆盖斯尔、法奥半岛、巴士拉,以及库特等城市的作战中,伊军顽强抗击,取得很多不俗的战果。四是隐真示假,利用地下工程设施保存实力,保持最低限度指挥控制通信能力,以及使用GPS干扰等方面取得一定战绩。】

   伊拉克的战争都已经基本结束了,只是联军的宣布时间问题,但张召忠教授还嘴硬,还说是“藏军于民、化整为零”,“保存实力,长期斗争”。问题是伊拉克军队根本不是人民的军队,萨达姆政权没有民众基础,如何“藏军于民”?对于萨达姆政权的残暴和邪恶,张教授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极力为萨达姆政权辩护,相信萨达姆100%的选票,并认为国际媒体宣传是“黑白颠倒,是非混淆”,更可怕的是张教授认为“一个国家总统有权用自己的方式统治自己的国家”,公然为独裁者歌功颂德。显然张教授“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完全站在维护中共独裁专制立场上,尤感“唇亡齿寒”罢了。

   同样,在SARS问题上,中国还出现了许多“湿毛”的“鸭嘴”,卫生部长张文康,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前广东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广东省副省长雷玉兰等高官,他们都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否认SARS蔓延,掩盖事实真相;第二是蔑视人的性命,对百姓因SARS死亡不以为然。下面摘录几位高官的语录:

   【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现在中国大陆社会稳定,人们工作生活持续正常,在此,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在中国工作、生活,包括旅游都是安全的。”】

   【中国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如果六百万人中有五十万人得了这个病,我觉得应该恐慌,但现时才三百多个,就搞成这个样子了,我觉得有问题。”──(3月28日在香港答记者问)】

   【前广东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广东人口七千多万,只有六个市三百多人患病实属小问题。”──(在2月11日记者会)】

   【广东省副省长雷于蓝:“你可以看到,香港政府在所有(SARS)信息公开后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他们没有能力控制和对付这种疾病,那么把这些消息公开又红又专有什么好处呢?他们的旅游业和投资都受到了影响。最重要的是使香港人陷入一片混乱,多大的损失啊!”】

   共产党的统治机制是一个撒谎机制,不仅是自上而下,也自下而上。纸始终是包不了火,“亩产万斤”早已成为笑柄,但就是不允许人民揭穿皇帝新衣。如今的SARS不是专制制度下的中国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已经冲出亚洲,扫荡全世界的危害人类生存的大事。揭露中国SARS蔓延的不是中国政府自己,而是自由香港和世界卫生组织。现在,中国政府不得不承认中国严重疫情的存在,也开始在媒体上公布疫情。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亲自到广东视察,并且到医院看望SARS病人,显示开明、亲民风度。4月17日中共中央召开常务委员会会议,专门听取关于SARS的汇报,会议强调“要准确掌握疫情,如实报告并定期对社会公布,不得缓报、瞒报。”但我们还是不能相信中国政府所公布的SARS疫情,因为那些话还是官话、假话、空话、大话,说一套做一套,看起来共产党无法真正对人民、对社会负责。

   4月17日香港凤凰卫视台播放了阮次山对中国卫生部长采访的画面,其中阮次山问:“有的外国媒体说,我们报出的感染的人数有隐瞒,说有不确实的,我们甚至于有国内的人说我们隐瞒疫情,有这种事吗?”张文康避而不答,却说:“中国的国情不太赞成每天在报纸报告疫情,对不起我还说一句,我们不赞成铺天盖地的来报告,弄到风声鹤唳,弄到老百姓生活都不安宁。”说穿了,张文康知道中国在有意隐瞒疫情,在有意隐瞒感染和死亡人数。说实在的,说假话也并非张文康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中共“稳定压倒一切”和专制政治体制必然的表现。试想,香港因SARS已经死亡60多人,感染1100多人,而SARS发源地广东省和全国十三亿人口的感染及死亡人数竟然与仅有600多万人口的香港相差无几,尤其是邻居深圳才死亡1人,也就是硬“鸭嘴”罢了,谁能相信呢?

   呵呵,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最还硬哩!

   2003年4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