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赵达功文集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新闻开放是昙花一现,中共终于露出狰狞面目
·北京奥运正在导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既封杀温家宝又封杀刘晓波的背后逻辑
·爱国主义与抵制中国货、中国籍
·处决杨佳当天我在上海
·美国仍是世界第一
·我看陈绍基的书法不错
·“操”还是“操”?
·我看见了满城尽飘黄丝带!
·刘晓波的旗帜!—刘晓波生日祝福!
·与晓波聊足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读金庸的武侠小说常常是一口气读完,当然是囫囵吞枣,嚼不烂,总是隔段时间回头再读,还是一目十行,依然狼吞虎咽,图个快意当前,比起其他金庸迷相差太远。相信芦笛芦大侠就懂得细大不捐,细解其中滋味。芦大侠的那篇《爱国入门——“马屁之邦”》写得脍炙人口,让人读起来解渴。芦大侠把星宿派弟子和中国现代“爱国分子”联系起来,刚好恰如其分。  我是个不及格的金庸迷,但还是记得不少故事人物和情节,尤其是丐帮,像洪七公和乔峰,这两个丐帮帮主,都是令人钦佩的大英雄。不知道历史上是否真的像武侠小说里描述的有丐帮这个组织,但小说家所编成的故事却那么活龙活现,编出来的人物又是那么形象、生动、逼真,叫人宁愿相信。但认真想一下,觉得历史上真正的丐帮应该不存在,如果已经存在了一两千年,我们的祖宗应该有详细的记录。乞丐,从小就知道,也叫要饭的。不过那是旧社会的产物,新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如果还有乞丐,那不是给社会主义抹黑吗!

     文革后的一段时间,金庸、梁羽生、古龙等的武侠小说在大陆依然是禁书,开始时偷偷看,后来不仅能读到小说,还能看到武侠电影电视剧。年轻时觉得很新鲜,也很入迷,从小说中发现这乞丐也非同小可,他们常常行侠仗义,杀富济贫,个个都是侠肝义胆的英雄。不禁对乞丐肃然起敬,不过却很少看到乞丐,偶然看到,或者在家门口主动给些剩饭剩菜,或者在车站马路旁,主动送上一毛、两毛钱。改革开放使人民富裕了,国家强大了,但要饭的乞丐反而多了。尤其在深圳,全国各类乞丐云集深圳,大街小巷,不管是人头簇拥的闹市,还是僻静乡下,这乞丐到处可见。受武侠小说的影响,有时自己幻想组织一个丐帮,按照武侠小说里建立帮规,让要饭的都遵纪守法,老老实实要饭,同时也要行侠仗义,维护乞丐的权益。什么乞丐是旧中国的产物,早就丢到爪洼国里去了。

     有一次,我与一个朋友在路边小店吃饭,走过来一个乞丐,衣杉褴褛,污秽不堪,年纪约50岁左右,是个瘸子,单手拄着拐杖。他用浓重的河南口音对我说:

     “可怜可怜我,给口吃的。”

     我立刻联想到武侠书里的丐帮,但也没看到他身上有麻袋,当然猜不出他是几袋弟子或长老。油然生情的我很尊敬地对他用河南话(我会讲中国许多方言)说:

     “别客气,坐下来一块儿吃。”

     那乞丐以为听错了话,竟然呆住了,呆滞的目光注视着我,那意思好像是说“真的吗?”我知道他不好意思,一个穷叫化怎敢坐到饭馆吃饭。我说:

     “就是叫你坐到这里,”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别害怕,叫你坐你就坐!” 这时饭馆老板娘走了过来,恶狠狠地对那瘸腿乞丐吼道:

     “快滚,快滚,别在这捣乱!”

     我急忙对老板娘说:“我买单,你怕什么?我愿意让他坐这里吃饭。”

     老板娘满脸堆笑对我说:“老板(深圳饭馆对食客都称老板,我这里没有想沾便宜),这怎么行呢,我这里是做生意,一个要饭的坐在这里成何体统。您要可怜他,给他一点吃的,让他走吧!”

     这个饭馆我经常光顾,也帮衬了不少,自然都很熟悉。我不客气的对老板娘说: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你懂不懂,全世界无产者都要联合起来,在一起吃顿饭算得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我将那瘸腿乞丐拉过来坐下。

     这老板娘一看也没辙,大概也不愿意得罪我这经常光顾老客人,嘴里嘟囔着什么,不情愿地走开了。

     我问他:“贵姓?”

     他说:“姓张。”

     我说:“家乡是河南什么地方的?”一听口音,就知道是河南的。

     他说:“兰考。”

     我说:“那不是焦裕录所在的县嘛!”

     他连忙说:“是,是。”

     我让服务员给他拿过碗筷,并且也一样拿过一个酒杯。

     他说:“俺吃饱饭就行了,俺不敢喝酒!”  我说:“有什么不敢的,我们丐帮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都是大碗的酒大块的肉,有饭同吃,有难同当,千万别客气!”我竟然把自己当成丐帮一员,飘飘然,以为武侠小说里的情节又重现了。说着给他倒了一杯酒,送到他手里。然后端起酒杯,对张乞丐说:

     “来来来,咱们共同举杯,为改革开放,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也为你早日富起来,干杯!”我拉着我的朋友,一起与这张乞丐碰杯,然后一仰脖子,将杯中一两白酒“咕咚”一下就干了下去。

     张乞丐似懂非懂我的豪言壮语,两手举杯,颤抖着,也是一饮而尽。

     先前本来就已经喝了不少,这张乞丐的到来,又引起我的豪气。

     “来,吃菜,别拘谨!”

     张乞丐夹起一块扣肉往嘴里送,可能是因为紧张,快到嘴边时,倏地,那片肉掉到地下。他连忙毛腰捡了起来,用嘴吹了一下,我刚要说“扔了它”,他已经塞到嘴里。我还是说了声:“脏了,不能吃。”

     他说:“不脏,不脏,这地上挺干净的。”

     这时我问他:“为什么出来要饭?”

     他说:“家里发大水,没有收成,不出来要饭日子咋过?”

     我问他:“孩子不管你吗?”

     “孩子自己都顾不了自己。再说,娶了媳妇忘了爹娘,谁还指望他们。”他一边说一边大胆地又夹起一块扣肉,这一次手没有颤抖,大概把我当成朋友了。

     我又同他碰了几杯酒。心想,这要饭有的是真穷,是被迫的。但个别也有习惯成自然的。记得我家乡有一个县,那里的人有一个习惯,每当秋收过后,没有农活做,一家大小,锁好门窗出外讨饭。并非家里没有粮食吃,而是将粮食储存起来,预备灾荒年或家里发生大事时,如生老病死的、婚丧嫁娶时用。当然我也理解,这是那里的祖宗遗留下来的风俗,有备无患嘛!这张乞丐究竟属于哪一种情况不得而知。但肯定一点,他是中国最穷的农民。不管站在哪个角度,都应该同情他们,怜悯他们。

     酒足饭饱时,张乞丐对我说:

     “俺想到香港要饭,如果要到港币,能不能到你这儿换成人民币?”

     我哈哈大笑:“那边界线有铁丝网,也有军警巡逻,你过得去吗?”

     他说:“家乡有人已经过去了,俺有办法。”

     我说:“好!只要你要得港币,尽管找我换。”

     他说:“你能留个电话号码吗?我回来后给你打电话。”

     我说:“当然可以。”说着,我招手让服务员过来,要过纸、笔,将我的电话写给了他。 临走时,我问他还要不要钱。心想,既然都交了朋友,再给他十块钱算得什么?

     可是他挺义气。说:“俺吃了你的饭,喝了你的酒,钱俺就不要了。”

     这事情已经过了八年了,到现在也没有收到他的电话。大概也没去成香港,这港币自然要不到,也不会找我换钱。多么希望这个故事能继续下去,说不定还会有许多精彩的情节,令人无限回味。但我不是写小说,因为这是真实的故事,我不能瞎遍乱造,否则就违背了我的本意。也许有一天想写小说,把这故事重新编写,也说不定。

     小常宝是“八年了,别提它了”,我是八年了,老想着这个故事。我还是幻想有一天张乞丐背着八条,不,是九条麻袋,再来到深圳,与他再到酒楼饭馆喝上一通。他的拐杖可能变成镶金的呢!

     在深圳,乞丐一般来自河南、安徽两省,但现在的乞丐大都不要饭,都是要钱,或者以另外方式乞讨。我简单归类为:

     一、纯粹要饭的。就像张乞丐那样,当然你给钱他也要,是因为饥饿,这也是最低档乞丐,现在在深圳几乎看不到;

    二、纯粹要钱的。这一类现在居乞丐大多数。不像我小的时候,给上几分钱,最多一毛两毛钱,通货膨胀使得乞丐也有最低要求,你如果现在给他两毛钱,他会当着你的面扔掉。少说也得五毛以上;

     三、体面乞丐。我自己遇到至少三次。这一类乞丐衣着都很干净整洁,以非常文明的方式乞讨。

     我就再说说这体面乞丐。一次是在家门口马路旁,几个背着行李的安徽人,有男有女,年龄都在三十几岁以上。他们拦住我说:“一天都没有吃饭,能不能给买个饭盒?”我毫不犹豫从钱包里拿出二十块给了他们。

     还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两个妙龄女郎,也就是二十多岁,穿戴整齐,根本看不出是乞丐。她们对我说同样的话:“一天都没吃饭,给买两个饭盒吧!”

     我说:“好啊!”说着,我就往路旁小店走过去,她们尾随着我。我一看,也不好意思,还是拿出十块钱,递到她们手里。

     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因为有朋友告诉我,现在社会上有许多小骗子,以要饭吃为名,实际是要钱。所以,当那两位女郎真的跟随我买饭盒,我就当成真的了。后来,有朋友告诉我,她们可能是看你的长相善良,才会找你下手,你是上了当。

     前些日子,我又遇到一个二十几岁的女郎,他不是直接给我要钱,或者要钱买饭盒,而是礼貌地说:

     “先生,能不能用一下你的电话,我有急事,兜里没有钱打电话。”

     我一想,这助人为乐是我从小就有的品德,打个电话算不得什么。于是,我问:“打到哪里?”

     那女郎说:“打回老家安徽行吗?”

     我虽然经常囊中羞涩,但总算过得去。长途费用当然高,我还是咬咬牙说:

     “你要尽快说。”我不敢让她拨号,还警惕地周围看了看是不是打劫的圈套,然后说:

     “你把号码告诉我吧,我来先拨号。”

     她告诉我的号码,果然是安徽的。我拨通后,将电话交给她,在一旁听她将什么,是不是真的有急事,别又是骗子。

     其实她根本不想隐瞒,就是想让我听。那电话好像是打给她父亲的,她说:

     “爸爸,我刚到深圳钱包就叫人偷走了,连边防证都没有了,……一天都没有吃饭了,你能不能找一个深圳的熟人帮帮忙,……还有,赶快办一个边防证寄过来……”

     我在旁边一听,心里说:“是不是又在演戏,故意说给我听,让我起同情心。”

     她知道我听清楚了她的电话内容,微笑着将电话还给我,连声说:“谢谢”。可她并没有立刻走,那双期盼的眼睛望着我。

     这时,我觉得这是个圈套,没有给她钱。

     这个社会变成什么了,连乞丐也分不清真假,难道人与人之间都变成一种不信任的关系吗?难道都是利用和欺骗的关系吗?想到前几天看到网友的一篇文章,里面讲到一个俄罗斯人,看到一个中国人在冰天雪地里站着,没有帽子,主动脱下自己的皮帽扣在那个中国人的头上,由于语言不通,用手势比划,叫那个中国人在明天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来还帽子。可是,那个中国人回到住处,给同事炫耀讲他今天遇到了俄罗斯“傻帽”,还指着那顶帽子说:“这不,就是这顶傻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