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赵达功文集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嫖娼的优秀工人

   ——深圳故事系列(2)

   我曾经在一家香港人开的公司做行政工作,也负责编辑一份不定期的公司小报。公司很大,也对外称集团公司,其实主要经营进口石材,包括大板与荒料,同时也进行简单的石材加工。

   有一天,公司副总经理老胡找我,对我说:

   “赵总(我挂名副总,主要是对外应酬方便,实际上我只是一个普通行政管理人员),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

   我说:“什么事?”

   老胡说:“记不记得陈四海,就是去年春节总结表彰大会上发言的优秀工人代表。”

   “当然记得。我主持的会议,他发言时很害羞,也很激动,念稿子老是结结巴巴。”

   “对,就是他!出事了!失踪了好几天,厂长都急了。小陈是骨干工人,没有他厂里工作都受影响。”老胡停顿一下,抽上一支烟,接着说:“这不,通过他老乡才知道他的下落,被公安局抓了。”

   “什么事呀!就是被抓了公司应该接到公安局通知,怎么公司才知道?”

   “咳,是嫖娼被抓的。”老胡一脸无可奈何,流露出不屑的表情。

   是啊!嫖娼算个狗屁事,在深圳乃至全国都是太正常的事了,大都是以罚款了结。一般是将嫖客和妓女先抓到派出所,然后由嫖客打电话给朋友,由朋友送来罚款,当时深圳的标准是人民币5000元。一手交钱,一手放人。当然,如果被抓者里面有人也会直接放掉,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多。对于嫖客来说,钱是小意思,赶快出来最重要。大多数嫖客都是生意人或老板,关在派出所可不比正式关在监狱。派出所是临时关犯人的地方,没有什么设施,一个小黑屋里可能关着几十个人,又拥挤,空气又不好。这还是小意思,最叫这些有钱的嫖客难以忍受的是,监仓里什么人都有。有小偷,吸毒的,打架斗殴的,黑社会的,也有妓女、嫖客等,有喊冤枉的,有喊要水喝的,有骂街的,放屁拉屎撒尿都在这一间屋子里,汗臭味、尿臊味充满在空气中,谁不想赶快离开这鬼地方。像我们公司小陈这样的优秀工人,公司一定会出面想办法让他尽快出来,花钱应该是小意思。

   我问老胡:“救小陈公司打算出多少钱?”我心里想,小陈是公司的优秀工人,是加工车间的技术骨干,公司的老板一定不惜金钱将其救回。所以我很有信心地问老胡。老胡是个老实人,50多岁了,是典型的工农兵大学生,原在一家公司做行政工作,被老板用高薪挖了过来,年薪也有二十几万。其实老胡在工作上很平庸,他的主要特点是对老板忠诚。在中国,一个大公司老板在用人方面首先考虑的是忠诚,至于才华,要看作什么工作,技术和业务工作一定需要精明能干的人才,但是对于行政人事工作,在老板看来只需要忠诚就行了。老胡虽然是副总,但公司所有的人没人瞧得起他,他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实权,每天忙忙碌碌,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在他身上可都成了大事。办事效率很低,说话罗罗嗦嗦,还经常莫名其妙的得罪人。

   老胡说:“花多少钱,公司可以先垫上,等他出来后再从工资里扣除。”

   我一听,才知道公司救小陈有两个想法,一是为了公司业务,小陈的确是工人骨干,缺少他虽然不能说使公司正常运转出问题,但有了他,厂长等会很轻松;二是要在工人中制造影响,随便一个工人出了事,老板会关心工人的疾苦,解决工人的实际问题,赢得工人对公司老板的信任,是公司凝聚力的大事。不过救人的费用还要在其工资中扣除,资本家就是会精打细算。

   我问老胡:“小陈是怎样被抓的?”

   老胡说:“是上个星期天,他在荔枝公园门口与鸡婆(深圳人对妓女的称呼)谈价格,让便衣跟上了。后来在蔡屋围一个房间里被抓的。”

   “怎么抓了之后没有给公司打电话?”

   “他可能不好意思。也没有向公安局的交代是哪个公司的,所以被判处劳教一年。”

   我心里想,之所以被劳教,主要因为小陈是个穷工人。工人能有几个钱?公安局的恐怕都没有指望罚款。这年头嫖娼的大都是有钱人,有几个被抓被劳教?

   老胡补充说:“据说是冤枉的,没有形成事实。”

   我说:“与鸡婆讨价还价,并且还跟人家进了房间,不管是否发生性行为都可以认定嫖娼。”老胡对法律知识知道不是太多,以为没有事实上的性行为就不应该以嫖娼罪名判劳教。

   我接着说:“我们先把情况搞清楚,然后想办法把他救出来。是不是我们先去劳教所探一下小陈,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们公司的优秀工人。”

   于是,在规定探监的日子里,我驾车和老胡到了T看守所。办完手续后,在门外等候会见。门外也有三三两两的探监人,都是看上去精神萎靡的穷人,大都是被劳教人员的兄弟姐妹或同事,有的在一旁窃窃私语,一脸不满情绪。

   我买了几罐可乐,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就听到叫我的名字。我和老胡从侧门进到一间有二十几平方米大小的房间里,一眼就看到小陈站在那里。小陈显得很激动,两只手分别抓着老胡和我的手,禁不住滚下了两行热泪。那是激动和期望的眼泪,他还是像在台上讲话时那样结结巴巴的说:“感谢领┅┅领导来┅┅来看我┅┅”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顺便将一罐可乐打开递到他手里,安慰他:“别着急,慢慢说。”

   老胡说:“公司领导得知你出事,都很关心,也正在想办法让你尽早出来。”

   在会见劳教人员时,看守是在旁边监督的,而且时间是有限制的,因此,我尽快问他,是不是真的办了那件坏事。小陈承认。我打官腔说:“嫖娼是违法的事情,劳教你也是正常的。希望你好好接受劳动改造,认识错误,公司一样会重用你。”其实我知道,公司根本不管工人的私生活,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老板赚钱。何况这嫖娼的事是所有人都有可能的,只不过你运气不好罢了。

   小陈也心知肚明,我这番话是说给看守听的。他唯唯诺诺连声称是。

   老胡又关心地问他有什么困难,公司一定会尽力帮助和一些安慰的话语。

   在回去的路上,我对老胡说:“我早就给你说过,咱们工厂里全是男工人,那是不符合人性的。连马克思都说过男女在一起工作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实小陈不就是解决一下性的需求嘛!”

   老胡对我的说法不置可否。

   我忿忿不平的是,在中国嫖娼也有特权。看看那些贪官污吏,看看那些富豪大亨,哪一个不是在灯红酒绿之中过着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他们自己的“天龙八部”就是“吃喝嫖赌,酒色才气”,不仅在声色犬马之中荒淫无耻,在社会面前他们还经常表现为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嫖娼对于他们说来是太容易的事情了,而且也是最安全的事情。他们可以住在四五星级酒店,这些地方公安局谁去查房扫黄,就是北京、上海、深圳乃至全国各地,只要是官僚和富有的人,嫖娼是他们的特权。他们也从不满足嫖娼,还要包二奶、三奶。他们的性器官得到充分使用,他们的淫欲也得到充分满足,而像小陈这样的穷工人,仅仅是解决一下性饥渴问题,竟然抓去劳教。不公平,太不公平!如果按照法律办事,首先应该劳教的是那些富豪和贪官,无论从嫖娼的性质、数量,还是从嫖娼的目的性来看都应该如此。但是去劳教所看看,没有一个富豪和官僚因为嫖娼被关进去的,关进去的只有穷工人、农民和小商贩。

   工人也是人,难道他们只有默默地干活,为资本家,为国家拼死拼活任劳任怨的义务,谁去关心他们的生活。他们像牲口一样,性的问题也要受到主人和社会的约束。工人嫖娼与富豪官僚嫖娼性质不同,他们微薄的收入也只能让他们偶然解决一下性的生理需要。人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冷了要穿衣服,悃了要睡觉,有性要求也需要解决一下。这些都是人的本性,为何唯有对工人、穷人限制?法律的公正性在哪里?

   2000年11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