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赵达功文集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独裁专制是人类历史上最长久的专制形式。奴隶社会是独裁专制社会,封建社会也是独裁专制社会,这资本主义社会既有专制统治形式(包括独裁专制),也有民主宪政形式,但资本主义社会的特征是民主宪政社会。现在世界上资本主义国家绝大多数都是实行民主宪政制度,虽然还有个别国家在经济上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在政治上实行的是专制制度,但我们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下的专制统治在时间上都是相对短暂的。比如,韩国、印尼、菲律宾和中国的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是先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且开始都是专制统治,只不过才几十年的工夫,全部都实行了民主宪政制度。像新加坡比较专制,但走向彻底的民主社会也是指日可待。

   社会主义社会,或者说共产主义社会,只是人类社会的一瞬间。从上个世纪初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开始,到世纪末,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变了颜色,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主要集中在亚洲的社会主义国家,如中国、朝鲜、越南等,这其中只有朝鲜还是顽固不化的社会主义专制国家,还可以说是带有封建色彩的混合独裁专制国家。而中国和越南实际上只是挂了一个社会主义招牌的专制国家。

   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肯定是建立民主社会制度,像除了所谓社会主义国家专制制度外的专制国家,如伊拉克、利比亚和为数不多的非洲专制国家,也已经穷途末路,气息奄奄,不久也将会在世界民主潮流中被淹没。这个历史趋势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封建社会的专制形式完全是个人独裁专制,也就是皇帝或国王的专制统治。共产党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大部分开始都是独裁专制统治,如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都是个人独裁专制统治,虽然同时也是共产党一党专制,但个人独裁更是主要的专制形式,共产党组织不过是独裁者利用的组织,以实现个人独裁。前苏联从赫鲁晓夫开始,中国从江泽民开始,都已经不是个人独裁专制,而是共产党组织的专制,它区别于独裁专制的是,个人的统治力量让位于集体的专制形式。这是社会的一大进步,独裁专制向政党(集体)专制过渡,是走向民主社会的必然过程。前苏联的变革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中国正在这个过渡之中,必然也会证明这个过程。

   好就好在毛泽东没有将政权转移给自己的儿子或亲属,否则就和北朝鲜一样,会把封建世袭制度一并带来,更是个人独裁专制。邓小平虽然也是个人独裁专制统治,但他不同于毛泽东的独裁统治,他的独裁对中国社会是有一定进步意义的,这一点在后面我将特别就中国社会对专制的接受程度来说明。

   如果说专制社会迈向民主社会有一个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是专制的制度,但的确有它存在的意义,尤其目前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需要一段时期的专制制度,在使得国家经济和整个人民普遍对民主社会有要求时,专制起着稳定社会政治和稳定经济发展的作用。这个过程的长短,取决于人民对专制统治的容忍程度。同时,实行专制统治的组织——共产党,也在不断改造自己,不仅要适应生产力不断发展,面临要求改善上层建筑结构的压力,而且,人民的觉悟程度,人民对自身权利的不断认识和追求,也会迫使专制统治集团逐渐放宽专制统治。实际上,我们所看到的中国社会今天的状况,就是专制统治不断松懈的结果。拿今天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程度与毛泽东时代相比较,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回到毛泽东时代,相信现在的人民会有许多坐牢甚至杀头。

   我们都明白,专制制度不是个理想的制度,不管是从人性还是从人权角度讲,专制制度应该是历史的产物,它的寿终正寝已经是必然的。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并不意味着中国社会应该立刻成为美国式的或法国式的民主自由社会,如果有人企图让中国在一夜之间爆发类似罗马尼亚或前苏联式的变革,那不仅不现实,而且是不负责任的有损于中国人民和国家前途的乌托邦幻想。

   约翰.密尔在《代议制政府》中写道:“一个未开化的民族,尽管在某种程度上感觉到文明社会的好处,也许不能实行它所要求的克制:他们也许太容易动感情,合伙者他们的个人自尊心太强,而不能放弃私斗,把对事实上的或者所认为的不法行为的报复留给法律去解决。在这种场合,一个文明政府要对他们真正有利,将必须在相当程度上是专制的,即必须是一个他们对其无法加以控制,却对他们自己的行动加以大量强制的政府。”约翰.密尔继续写道:“处于蒙昧的独立状态的人民,每个人都为自己活着,除了一时兴起外不受任何外部的控制,这样的人民在学会服从以前实际上不可能取得任何文明方面的进步。因此,建立起来统治这种人民的政府的必不可少的美德,就是使他自己得到服从。为了做到这一点,政府的体制必须是近乎或完全专制的。”

   约翰.密尔为专制辩护的话,许多人是不接受的,但在我看来,颇适合中国的国情特点。后来他还写道,当人民没有自发的进步动力时,专制还是必要的。在中国,现实是,人民对民主自由社会几乎没有什么认识,大多数中国人民仅仅是希望有开明的专制统治者,就像我在《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中所说,“有没有一个象朱熔基这样的继任者,清洁廉正、疾恶如仇、爱民如子、铁面无私、懂经济、懂管理的继任者是中国老百姓的希望”。只有知识分子对民主自由有追求,八九年春夏那场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可以说明学生和知识分子有民主自由的愿望,但并不是十分强烈,原因是这种高尚的民主要求没有得到广大中国人民的支持。后来直到现在,民主运动偃旗息鼓就足以证明,中国整个社会还没有形成亿万民众参与或强烈要求民主自由的大气候。显然,在中国,就像约翰.密尔所说的,“处于蒙昧的独立状态的人民,每个人都为自己活着,除了一时兴起外不受任何外部的控制,这样的人民在学会服从以前实际上不可能取得任何文明方面的进步。”

   邓小平的独裁专制不同于毛泽东的独裁专制,是由于邓小平完全否定了毛泽东,顺应了历史发展潮流,实行了一整套符合中国经济发展的政策,挽救了国家,使中国放弃了共产主义制度,完全走上西方化的资本主义道路。虽然都是独裁,但对国家和人民的意义不同。可见,独裁专制统治者是否开明和顺应民意是多么重要。

   当今中国的国情,民主尤其是彻底的西方式的民主,不是中国社会治理的良药,可能是一副副作用极强烈药丸,原因是没有考虑病人身体对药物的适应能力,药再好,只能有害于人的身体。对于中国,不是民主这副药不好,只是服药的量和时机需要把握。对于中国,只能用中医治疗方法,即辨证治疗,整体的、全面的、发展的、运动的看待病体,并且要循序渐进的治疗,以求得治本而非治表。那种随便用拿来主义的方式,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疗方法,也就是说硬邦邦地将西方民主制度强加给还不能适应的中国人民的方法,是行不通的。“欲速则不达”就是这个意思,伊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中国作为已经从个人独裁专制走向集体的专制,本身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相信走向民主社会还有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廉洁的开明的专制统治,对中国人民不是一件坏事,而且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人民的觉悟会不断提高,对民主的要求会越来越强烈。

   我需要解释一下,虽然说从专制到民主是个过程,并非说人们不需要为民主自由大声疾呼,我不同意芦笛先生的“民主恩赐论”。民主自由的追求反映人民的觉悟程度,人民对民主自由的不断追求的行为,一定会迫使或影响专制统治阶层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更不断地开放民主自由生活。所以,民主依然是人民在斗争中去争取去实现的。

   2000年11月1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