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赵达功文集
·“蓖麻籽好香,好吃!”
·谈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与范似栋先生商榷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
·谈北韩的改革开放
·“毛主席纪念堂”的黄昏——读尼采《偶像的黄昏》有感
·闲聊中国人的吹牛
·“你就是赵紫阳的四公子!”
·小议国家、民族与汉奸
·阿扁,你为什么不提……——致阿扁
·新疆籍小偷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把中国承包出去!
·要多看别人的长处
·吃二遍苦 受二茬罪?——失业老工人的感受
·要么做民族罪人,要么做世界罪人
·从中国强盗说起
·对民主自由追求的差异性
·腐败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攻击、漫骂和歪曲掩盖不了历史的光辉
·共产党继续执政的社会基础
·关于斯里兰卡人自杀的思考
·胡安宁理解错了
·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
·可怜的远志明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马悲鸣,你的鞭尸特权我不懂
·你真的不爱国吗?—看欧锦赛有感
·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让我们高唱《国际歌》
·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
·书法压抑人的个性
·我说的“书法祸害”是什么含义?——写给金力文先生、晓村先生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共产党员
·买凶杀人的启示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独裁专制是人类历史上最长久的专制形式。奴隶社会是独裁专制社会,封建社会也是独裁专制社会,这资本主义社会既有专制统治形式(包括独裁专制),也有民主宪政形式,但资本主义社会的特征是民主宪政社会。现在世界上资本主义国家绝大多数都是实行民主宪政制度,虽然还有个别国家在经济上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在政治上实行的是专制制度,但我们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下的专制统治在时间上都是相对短暂的。比如,韩国、印尼、菲律宾和中国的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是先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且开始都是专制统治,只不过才几十年的工夫,全部都实行了民主宪政制度。像新加坡比较专制,但走向彻底的民主社会也是指日可待。

   社会主义社会,或者说共产主义社会,只是人类社会的一瞬间。从上个世纪初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开始,到世纪末,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变了颜色,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主要集中在亚洲的社会主义国家,如中国、朝鲜、越南等,这其中只有朝鲜还是顽固不化的社会主义专制国家,还可以说是带有封建色彩的混合独裁专制国家。而中国和越南实际上只是挂了一个社会主义招牌的专制国家。

   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肯定是建立民主社会制度,像除了所谓社会主义国家专制制度外的专制国家,如伊拉克、利比亚和为数不多的非洲专制国家,也已经穷途末路,气息奄奄,不久也将会在世界民主潮流中被淹没。这个历史趋势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封建社会的专制形式完全是个人独裁专制,也就是皇帝或国王的专制统治。共产党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大部分开始都是独裁专制统治,如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都是个人独裁专制统治,虽然同时也是共产党一党专制,但个人独裁更是主要的专制形式,共产党组织不过是独裁者利用的组织,以实现个人独裁。前苏联从赫鲁晓夫开始,中国从江泽民开始,都已经不是个人独裁专制,而是共产党组织的专制,它区别于独裁专制的是,个人的统治力量让位于集体的专制形式。这是社会的一大进步,独裁专制向政党(集体)专制过渡,是走向民主社会的必然过程。前苏联的变革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中国正在这个过渡之中,必然也会证明这个过程。

   好就好在毛泽东没有将政权转移给自己的儿子或亲属,否则就和北朝鲜一样,会把封建世袭制度一并带来,更是个人独裁专制。邓小平虽然也是个人独裁专制统治,但他不同于毛泽东的独裁统治,他的独裁对中国社会是有一定进步意义的,这一点在后面我将特别就中国社会对专制的接受程度来说明。

   如果说专制社会迈向民主社会有一个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是专制的制度,但的确有它存在的意义,尤其目前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需要一段时期的专制制度,在使得国家经济和整个人民普遍对民主社会有要求时,专制起着稳定社会政治和稳定经济发展的作用。这个过程的长短,取决于人民对专制统治的容忍程度。同时,实行专制统治的组织——共产党,也在不断改造自己,不仅要适应生产力不断发展,面临要求改善上层建筑结构的压力,而且,人民的觉悟程度,人民对自身权利的不断认识和追求,也会迫使专制统治集团逐渐放宽专制统治。实际上,我们所看到的中国社会今天的状况,就是专制统治不断松懈的结果。拿今天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程度与毛泽东时代相比较,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回到毛泽东时代,相信现在的人民会有许多坐牢甚至杀头。

   我们都明白,专制制度不是个理想的制度,不管是从人性还是从人权角度讲,专制制度应该是历史的产物,它的寿终正寝已经是必然的。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并不意味着中国社会应该立刻成为美国式的或法国式的民主自由社会,如果有人企图让中国在一夜之间爆发类似罗马尼亚或前苏联式的变革,那不仅不现实,而且是不负责任的有损于中国人民和国家前途的乌托邦幻想。

   约翰.密尔在《代议制政府》中写道:“一个未开化的民族,尽管在某种程度上感觉到文明社会的好处,也许不能实行它所要求的克制:他们也许太容易动感情,合伙者他们的个人自尊心太强,而不能放弃私斗,把对事实上的或者所认为的不法行为的报复留给法律去解决。在这种场合,一个文明政府要对他们真正有利,将必须在相当程度上是专制的,即必须是一个他们对其无法加以控制,却对他们自己的行动加以大量强制的政府。”约翰.密尔继续写道:“处于蒙昧的独立状态的人民,每个人都为自己活着,除了一时兴起外不受任何外部的控制,这样的人民在学会服从以前实际上不可能取得任何文明方面的进步。因此,建立起来统治这种人民的政府的必不可少的美德,就是使他自己得到服从。为了做到这一点,政府的体制必须是近乎或完全专制的。”

   约翰.密尔为专制辩护的话,许多人是不接受的,但在我看来,颇适合中国的国情特点。后来他还写道,当人民没有自发的进步动力时,专制还是必要的。在中国,现实是,人民对民主自由社会几乎没有什么认识,大多数中国人民仅仅是希望有开明的专制统治者,就像我在《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中所说,“有没有一个象朱熔基这样的继任者,清洁廉正、疾恶如仇、爱民如子、铁面无私、懂经济、懂管理的继任者是中国老百姓的希望”。只有知识分子对民主自由有追求,八九年春夏那场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可以说明学生和知识分子有民主自由的愿望,但并不是十分强烈,原因是这种高尚的民主要求没有得到广大中国人民的支持。后来直到现在,民主运动偃旗息鼓就足以证明,中国整个社会还没有形成亿万民众参与或强烈要求民主自由的大气候。显然,在中国,就像约翰.密尔所说的,“处于蒙昧的独立状态的人民,每个人都为自己活着,除了一时兴起外不受任何外部的控制,这样的人民在学会服从以前实际上不可能取得任何文明方面的进步。”

   邓小平的独裁专制不同于毛泽东的独裁专制,是由于邓小平完全否定了毛泽东,顺应了历史发展潮流,实行了一整套符合中国经济发展的政策,挽救了国家,使中国放弃了共产主义制度,完全走上西方化的资本主义道路。虽然都是独裁,但对国家和人民的意义不同。可见,独裁专制统治者是否开明和顺应民意是多么重要。

   当今中国的国情,民主尤其是彻底的西方式的民主,不是中国社会治理的良药,可能是一副副作用极强烈药丸,原因是没有考虑病人身体对药物的适应能力,药再好,只能有害于人的身体。对于中国,不是民主这副药不好,只是服药的量和时机需要把握。对于中国,只能用中医治疗方法,即辨证治疗,整体的、全面的、发展的、运动的看待病体,并且要循序渐进的治疗,以求得治本而非治表。那种随便用拿来主义的方式,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疗方法,也就是说硬邦邦地将西方民主制度强加给还不能适应的中国人民的方法,是行不通的。“欲速则不达”就是这个意思,伊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中国作为已经从个人独裁专制走向集体的专制,本身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相信走向民主社会还有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廉洁的开明的专制统治,对中国人民不是一件坏事,而且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人民的觉悟会不断提高,对民主的要求会越来越强烈。

   我需要解释一下,虽然说从专制到民主是个过程,并非说人们不需要为民主自由大声疾呼,我不同意芦笛先生的“民主恩赐论”。民主自由的追求反映人民的觉悟程度,人民对民主自由的不断追求的行为,一定会迫使或影响专制统治阶层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更不断地开放民主自由生活。所以,民主依然是人民在斗争中去争取去实现的。

   2000年11月1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