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闲聊麻将赌博]
赵达功文集
·吃二遍苦 受二茬罪?——失业老工人的感受
·要么做民族罪人,要么做世界罪人
·从中国强盗说起
·对民主自由追求的差异性
·腐败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攻击、漫骂和歪曲掩盖不了历史的光辉
·共产党继续执政的社会基础
·关于斯里兰卡人自杀的思考
·胡安宁理解错了
·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
·可怜的远志明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马悲鸣,你的鞭尸特权我不懂
·你真的不爱国吗?—看欧锦赛有感
·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让我们高唱《国际歌》
·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
·书法压抑人的个性
·我说的“书法祸害”是什么含义?——写给金力文先生、晓村先生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共产党员
·买凶杀人的启示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聊麻将赌博

   闲聊麻将赌博

   一说到赌博,中国人会首先想到澳门,然后见识多一点的又会想到美国的赌城拉斯维加斯。不过澳门不是每个中国人都可以随意去,那拉斯维加斯更使中国人望洋叹息。但自从改革开放以来,香港产的赌博片子在大陆到处播放,最有影响的也就是《赌圣》、《赌神》、《赌王》、《赌侠》、《赌霸》等之类的,《天王之星重出江湖》也是最受欢迎的片子。影片也好,电视剧也好,所描写的主角赌徒都是英雄,赌技最高的往往都是侠客,都是仗义疏财,行善好施,嫉恶如仇,以德报怨,杀富济贫,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乖乖,赌徒都成了中国人民心目中崇敬学习的偶像。

   其实在我看来,中华民族是个善赌的民族,从发明国粹麻将来说,赌博就已经不是富豪或赌徒的专利,它成了一个全民的事业,成了伟大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现在的中国的确是全国山河一片“麻”,上到中央领导官僚阶层,下到普通百姓;从腰缠万贯的富豪,到囊中羞涩的工人农民;从鹤发鸡皮的老叟老妪,到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从满腹经纶的骚人墨客,到胸无点墨的市井之徒,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麻将。在麻将面前,中国人民是团结的,中国人民是平等的。以麻将为中心将中国人民团结起来,以麻将为中心使不同阶层、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中国人民平等起来,麻将这种国粹起着中华民族凝聚力的重要作用,麻将规则比起法律在人们的心目中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别看做生意的中国人不遵守商业规则,做知识分子的没有良心道德,做“人民公仆”的不遵守“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做强盗的不遵守“盗也有道”的游戏规则,但是只要在麻将面前,他们都自觉自愿地遵守麻将规则。也只有在麻将面前,中国人民变得那么规矩,那么精神,那么生机勃勃,那么废寝忘食,那么孜孜不倦,那么“任劳任怨”。

   打麻将必定赌博,如果说打麻将不赌博的那是凤毛麟角,文化革命和之前的中国社会是不允许打麻将的,因为那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游戏,且可以腐化中国人民,其实赌博在那个年代是绝对不允许的,实际上是因为麻将本身就是赌博工具。所以麻将不是一般的游戏,或者干脆说就是赌博游戏。麻将不同于国际象棋、中国象棋、围棋、桥牌等游戏,因为前者游戏主要靠的是运气,虽然说有技巧,但这种小技巧人人随意掌握;后者棋牌类不同,它完全是人的智慧的搏杀,由于并不是每个人都容易掌握的技巧和智慧,运气成分太小,不具备成为大众参与的游戏。所以我也得出结论:靠运气获胜的游戏往往具有赌博性质。技巧和运气在游戏中的比例,决定了游戏的性质。越是以技巧为主的游戏,这种游戏不是大众化的游戏,即便可以成为赌博性质,也只是局限与少数人的赌博,比如斯诺克、高尔夫、保铃球、中国象棋等。为了在游戏面前人人平等,让智慧和技巧变的毫无用处或起作用较小,游戏的大众性最属麻将,因为麻将是赌博和娱乐完全融合一起的游戏。至于六合彩等彩票,可以说是最大众化的纯粹赌博,完全没有游戏性质,还不如香港的赛马,它比麻将缺少的就是娱乐性。

   麻将的打法,也就是打麻将的规则,全国各地都不尽相同。最典型的有广东打法、四川打法、湖南打法、上海打法、台湾打法、河南打法等等等等,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打法,但不管什么打法都是大同小异,只是规则的制定不同,甚至规则经常由参与游戏的四个人共同制订。深圳人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全国各地人组成,不同地方的人都有自己习惯的打法,开始大家也许不习惯,但最终深圳人终于创造了一种深圳人的打法,那就是推倒胡。深圳人的推倒胡与原来内地也曾有的推倒胡不同,它里面夹杂了广东人的习惯,也夹杂了北方人的打法,如胡者坐庄替代了北方人的轮流坐庄,在一般深圳打法中,象十三幺(广东习惯)、小七对(北方习惯)也可能成为推倒胡的附加规则。但像“打四圈”这样的麻将语言在深圳就听不到。“深圳推倒胡”成了深圳人特有的麻将打法,这种打法大有北上的趋势,许多内地人也开始学习或模仿深圳人的打法。

   麻将游戏经常使人废寝忘食,每逢节假日,打一个通宵的属于正常现象,个别的连续“战斗”四十八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也不希奇。乐于打麻将的“麻友”一般不关心国家大事,不关心政治,一般也不可能要求争取民主自由。他们的最大愿望除了赢钱以外,就是安全。麻将游戏虽然是赌博,但由于它的大众化性质,其中似乎以游戏为主,当然这是指的一般百姓赌博,个别也不乏众多的真正赌徒。大部分的工人、农民或小贩、市民都是把麻将作为一种茶余饭后的消遣。俗语说,“喝酒感情厚,赌博感情薄”,这话一点都不假。坐在一起喝酒的人都是感情更浓厚的人,酒场规矩虽然因不同地区民风的不同也都不一样,但大都尊重习惯,常说我们国家党风不正,但酒风却很正。喝酒的人在一起都是甜言蜜语,哥们义气,稍喝多一点就开始互相吹捧或自吹自擂,劝酒使得感情达到高潮,真是不醉不休。打麻将不同,人们往往是六亲不认,就认“麻理”,就认金钱,就是父母兄妹、大人小孩在一起玩,常常也会争执的面红耳赤。不过总的说来不伤大雅,很少因为麻将赌博让人倾家荡产的。打麻将的人一般还能掌握分寸,看菜吃饭,量体裁衣,有多少资本就打多大的麻将。老百姓习惯把赌资输赢的多少将麻将的赌博性质和游戏性质区分开来,可能法律也要根据赌资的多少来定性。其实从质上讲,只要是以游戏作为手段使金钱在游戏者之间转移所有权的行为都是赌博,但社会和法律是以量来衡量,超过一定量的标准,其游戏性质就会改变。实际上量的介定很难,由于阶层不同,收入也不尽相同,一般老百姓一场麻将打下来输赢可能在几十块到几百块不等,深圳的市民可能达到千元以上。但身价几百万至数千万的人,他们打麻将一场下来可能数万乃至数十万。赌博的量一般是根据实际承受能力来确定的,如果仅仅按照收入的比例说明问题,你能确定穷人和富豪之间的麻将性质有区别吗?

   有时想,中国的麻将是中国社会稳定因素之一。你想想看,沉迷于麻将娱乐(赌博)的人,有几个关心政治的?有几个关心国家大事和国际大事的?有几个要求民主自由的?有几个去读书学习的?有几个钻研科学技术的,?有几个去练法轮功、中功的?有几个真正信仰宗教的?……,可以说没有。打麻将的人虽然都是在房中修炼,虽然都是“躲进小楼成一统,关它春夏与秋冬”,对社会影响看不出有多大,但人的堕落颓废是肯定的。

   麻将对于人的身体影响是怎样的,对我来说还是个迷。长期打麻将的人应该患有麻将病,类似职业病。许多打麻将的人一坐就是一夜,期间不知道饥饿,不知道口渴,连上厕所都懒得去,这样说不可能不影响身体健康。比如颈椎、眼睛、胃、膀胱、气管等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打了一宿麻将的人,第二天一看,个个都是面色蜡黄,眼里布满了血丝。如果不是在家里打麻将,而在酒店或餐厅,因为多少惧怕公安局来抓赌,常常将房门紧闭,房间内空气不流通,吸烟的人再占上多数,那可真是乌烟瘴气。但实际上并不是我说的那样,许多人没有患上麻将病,记得似乎有报纸上说,打麻将有助身体健康,我是不敢苟同。也许因为这是中国的传统国粹,经过许多年潜移默化,中国人民都具有免疫力。有时奇怪的是,一个久病卧床的老太太,甚至还在因为疾病的痛苦呻吟,但只要叫她起床打麻将,竟然她能起来,像正常人一样坐在麻将桌旁,兴致勃勃地喊叫“碰”,“三筒”,“自摸”……。有时百思不得其解,麻将竟然有这样的魅力!?这样的魔力!?

   麻将桌旁的人经常喜欢讲一些脏话粗话,不乏低级下流语言。如把“二筒”叫“二奶”、“姐妹俩”甚至还叫做“叶子梅”(香港演员,以其胸大而著名),把白板叫“屁股”、“没毛的”,把八筒叫“猪奶”,把一条叫“鸡婆”(妓女)等等,而且麻友都会讲许多黄色故事,使得“麻场”笑声不断,气氛十分活跃。

   我还是说不准,这麻将国粹到底应该发扬光大还是应该受到谴责和限制。但我相信,废除麻将游戏是中国人民绝对不答应的。

   

   2000年11月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