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赵达功文集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多维观点》刊载的白沙洲先生专稿《致中国的“弹性民主派”》,的确是一篇好文,而且我从中颇受感化教育。但我也有不同认识,尤其白先生将中国的民主派分为“坚定民主派”和“弹性民主派”两种,针对我所写的《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一文,把我也划到“弹性民主派”内。我感到高兴的是:“赵先生无疑属于在中国追求民主、自由、宪政的”,感到不理解的是:“赵先生绝对不是坚定的民主派,自由派或宪政派。”总的来说,我还是高兴的,因为还没有将我列入“反民主、反自由、反宪政”阵营里去。

   在中国最终实现民主宪政这一点上,所谓“坚定民主派”和“弹性民主派”观点是一致的,只是达到民主宪政终极目标的手段、方法、路线上有区别,也正是这种区别才如同白先生所说划清了“坚定民主派”和“弹性民主派”的界限。我的观点是,中国实现民主自由制度不会一蹴而就,那是一个过程,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人治向法治的过程,必然会在人治的前提下进行,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有朱熔基这样的清官进行暂时的人治,总比贪官恶吏所实行的人治要好得多。我在《需要朱熔基》中明确讲到是“权宜之计”,而且根据中国国情,几千年(白先生说上下五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加上1949年以后的共产党专制统治,要中国老百姓一下子适应美国或欧洲的民主制度,那是不现实的。

   美国的民主制度,法国的民主制度,都是历史已经证明了的先进制度,在这个问题上,我还不赞同在中国建立不同于欧美民主制度的所谓“中国式的民主制度”,就像在人权问题上,世界上一定有一个共同的标准,不可能有特殊的标准,但这都是一个过程,否认这个过程中实现目标手段、途径的差异性,我认为都是异想天开。

   白先生虽然属于“坚定民主派”,但我们没有看到“坚定民主派”以什么样的方法或手段在中国实现民主自由宪政制度。空喊口号,不去研究如何实现目标,所谓“坚定”没有任何意义。而白先生所称的“弹性民主派”却可以提出具体的步骤、方案,起码是在普及全民教育,提高全民的民主意识方面入手,从推动共产党自我改造作为必要的途径,从而渐进实现中国的民主宪政制度的目标。我不知道“弹性民主派”全部内涵,但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所谓民主派的目标不是消灭共产党,而是推翻共产党专制,实现民主自由。我在许多文章中表达过我的观点,共产党专制不是可以靠外部力量推翻的,中国实现民主自由的目标,最终一定是共产党自己推翻自己,就像前苏联那样,瓦解共产党不是来自“美帝国主义”的外部力量,也不是来自持不同政见者,而是来自前苏联共产党内部的改革力量。现在许多俄罗斯和东欧国家的领导人,大部分都是共产党员出身,这有什么关系?中国国内的民主力量才是中国民主的前途所在。鲁迅说,“恐吓和漫骂决不是战斗”,对付中国的专制统治决不是仅仅攻击、揭露、漫骂、批判等所能解决问题,尽管这些是必要的,真正做出对共产党自身改造有帮助的事情,才是我们应该共同考虑的问题。有比较才能有鉴别。试想现在的中国共产党能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共产党相提并论吗?现在的中国专制能与过去的中国专制制度同日而语吗?我说,不能!这些变化表明了中国正在走向民主之路,虽然我们希望这个过程加快,虽然还远远不能满足我们对民主自由的渴望,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感觉到中国老百姓正在敞开胸怀迎接民主自由的曙光吗?

   站着说话不腰痛,这句话针对海外的一些激进民主派很适用。白先生所在的国家是美国(我不敢确切),沐浴的是西方民主自由的阳光,耳濡目染的是民主自由的温情,享受的是美国的民主自由制度,你只是站在美国的角度来观察评论中国发生的事情,你恨不得中国立刻实行美国的制度,而且你认为中国现在就可以照搬美国的制度,中国人都可以习惯汉堡包、威士忌,真的可以说是你白先生一相情愿的事。你甚至为了一口吃一个胖子,鼓吹“必须坚定地向这个目标迈进,或者大步,或者小步,(激进和缓进之别由此而生)。而且,尽管自由、民主、宪政之路修远,(即使战争、动乱或者老百姓一时吃不饱子或者物价飞涨等〕,他们上下求索不止也。”你这种不惜以战争、饥饿(相信你还有更残酷的手段)等手段来实现坚定的民主宪政目标,我认为是愚蠢的,是中国老百姓不能接受的。我隐隐感觉到,白先生把“坚定民主派”和“弹性民主派”的界限划分为“海外民主派”和“国内民主派”的区别,甚至开始我就是这样理解。其实不是这样,这样划分是一种有在中国民主运动中挑拨是非的嫌疑。有一位在美国的网友给我写信,他说,中国实现民主还是在于中国国内的民主力量。我看他非常明智,也非常了解中国的情况,并非因为手里拿着美元就失去理性。

   “坚定民主派”实际上就是“激进民主派”,他们不懂什么叫“欲速则不达”。在网上看到一些激进分子(连民主派都谈不上)对共产党高官个人进行人身攻击、辱骂,像这样的激进分子,不管是“坚定民主派”还是“弹性民主派”都不能与之同流合污,那会玷污民主理念,那会败坏民主自由的崇高事业。就是今后中国实现了民主自由,实行了民主宪政,共产党作为一个政党组织,我们依然要尊重它,依然不能对共产党实行专制。“还乡团”的报仇雪恨是和民主自由理念相违背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依然有它存在的价值。前苏联推翻了共产党专制,但决没有否定共产党组织。人们是否接受共产主义,那是人民的自由选择。有反对共产主义的自由,也有允许拥护共产主义的自由,民主自由是属于每一个公民的权利,这才是真正的民主派。

   2000年9月1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