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偷书的日子]
赵达功文集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偷书的日子

   偷书的日子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上中学的时候,刚好是大串联过后,我当时很遗憾没有赶上大串联,更没有赶上去世界革命中心北京接受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接见。那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学习英文了,第一句英文学的就是“Long live Chairmen Mao”,年龄太小,什么都不懂。校方组织我们批判黑五类老师,当时我只知道“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只知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表面上对阶级敌人恨之入骨,心里其实很茫然。那时候,我的父亲虽然没有完全平反,但已经算是革命队伍里的人了,自己也经常想表现一下自己的革命立场,常常带头振臂高呼革命口号。但私下,毕竟还有许多伙伴在一起玩耍,谈论革命时,总是有一种冲动,似乎解放全人类的重任就落在我们肩上。我们一样追求革命理想,幻想让红旗插遍五洲四海。

   有一天,我对几个伙伴说起学校被封的图书馆,大家非常有好奇心。当然知道图书馆里有很多反动书籍,我们都没有读过。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只读过《烈火金刚》、《高玉宝》等小说。当时自己还没有长熟,看到丁大麻子恋爱的情节,心里砰砰直跳,感觉脸都红了,不过就是生理上还没有强烈反应。当年能读的书都是“红宝书”和教科书,好奇心驱使我给伙伴们出了一个馊主意:去学校封闭的图书馆里看看怎么样?大家当时也议论很危险,万一被抓住多难堪。我说:“星期天我来学校,看到图书馆根本没有人把守。何况,图书馆里尽是些反动书籍,谁会注意呢?”其实,当时的人说话行事都小心翼翼,那里敢越雷池一步,被封的图书馆更是无人问津,谁吃饱撑的没事找事。

   在我的劝说下,几个小朋友在一个星期天的中午,老师和学校工作人员都吃完午饭睡觉去了,趁此机会,我伙同几个同学早就在学校的石台上佯装打乒乓球,看到无人走动,悄悄爬上图书馆的窗户旁。图书馆在学校东侧的二楼,一楼是老师宿舍,声音大了,会引起楼下老师注意。我们就学习《地道战》、《平原游击队》、《小兵张嘎》等革命电影里故事情节,把我们自己当成侦察员,潜入敌人内部,偷取情报。但是,二楼的窗子都是关闭的,敲碎玻璃固然可以打开窗子,但大白天声音传出去就会引起麻烦,我们观察了半天才发现有一个窗子上面有一个小窗口开着,我们商量让一个个子最瘦小的同学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几个同学一起小心翼翼抱起他,让他够到小窗。真是勉强,刚刚他能爬进去。他进去后,给我们打开窗子,我们鱼贯而入,又悄悄关好窗子。

   里面很久没有人来过,到处是灰尘和蜘蛛网,书架上的书依然整齐排列。我们也不知道应该看些什么书,但我提议找小说。我们的阅读能力当年也就是读些小说,只有故事情节才不会使我们感到枯燥。

   大家蹑手蹑脚尽量屏住呼吸,不过嘴里又要轻轻吹走书上的浮土。当时每个人心里都非常兴奋,同时又非常紧张。诺大的图书馆,琳琅满目的书籍,沉闷寂静的空间,没有任何打扰,只有外面树上知了的刺耳鸣叫声。

   我们每人拿了两本书揣在怀里。先让一个人先打开窗子张望一下有没有人,然后又一个个鱼贯而出,小心翼翼地将窗户关好。我最后一个走,灵机一动,窗户不要完全关死(关死的技巧是把窗栓移到边上,一关窗就会将窗栓自动关死),说不定以后还用得着。回到教室(当年教室星期天也不关闭,可以自由出入),我们都从裤裆中(夏天,着背心短裤)掏出书来,记得有《呼啸山庄》、《悲惨世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播火记》,记得似乎有一本古装书,名字叫什么《洗冤录》的,翻了翻,好象是半文言文,也看不懂。拿这种书的同学心里过于紧张,根本就没有打开浏览一下就塞进裤裆里。

   一段时间里,几本书几个同学交流看,看完后,大家都觉得有趣味,长了不少见识,几个同学还在一起经常吹牛(侃大山)。这时,另外一个同学提议再去图书馆一次,大家都说“好”。

   这次的行动方式依然是外甥打灯笼——照旧(照舅)。不过这次进去就顺利多了,因为上次留了窗,再不需要爬进去了。

   图书馆似乎从来没有人来过,满地的灰尘中依稀看得见上次留下的脚印,中午的骄阳透过窗子朦胧照在书架上,几个蜘蛛还在自己织下的网上旁若无人地爬来爬去。我们尽快行动,但这次没有慌张,因为知道也没有人会注意这个封闭的图书馆。我们接受上次乱拿书的教训,翻开书,确定是小说后再往裤裆里塞。有个同学俏皮地对我说:“书压住了我的小鸡鸡,好痒啊!”我笑着夸张说:“我拿的书更重,我的小鸡鸡已经压折了。”几分钟后,满载胜利果实,我们又悄悄跳出窗子。

   下楼时,我突然发现了我们的语文老师范思进站在楼下,他不经意地望了我一眼,目光里闪烁着瞬间的微笑。我一惊,心里想,“坏了,范老师发现我们了。”当时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好像小便处也哩哩啦啦有点潮湿。其他同学都像我一样,呆在楼梯上,大家都看我,我也不知所措,双手竟然捂住藏书的腹部。

   这时,令我惊讶的是,范老师把头扭了过去,就当没有看见我们一样,往远处的操场走去。我的那些小伙伴跟我一样,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望着范老师的背影,大家松了一口气。

   我低声呼道:“危险!赶紧回家!”

   另外一个同学说:“应该没有注意我们吧,不用怕!”

   我当时有侥幸心理,也许范老师没有发现我们偷书。

   回家后,我心里老是嘀咕,眼前又展现范老师狡黠的目光。

   记得我曾经贪污过母亲给我的买菜钱,虽然只有两分钱,但母亲竟然可以发现我买的菜不够分量。当时我也很紧张,真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记得母亲的脸上也有范老师同样的笑容。

   “不对!他一定发现了我们偷书的事。”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地这么想。我把想法告诉了同学,大家都说是有问题,还是至此收手吧。

   几个星期都没心思听课,尤其是范老师将语文课时,他慢条斯理地读毛主席诗词“小小环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总觉着有所指,是在影射自己,就是不知为什么他没有当场揭露我们,事后也没有告发我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上初二时,早已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但后来范老师出事了,他犯了男女作风错误,与一个黑五类寡妇老师发生了性关系,被其他老师当场抓个正着。学校组织我们连(当时学校是部队番号,一个年级是一个连,一个班叫一个排)批斗他,我们几个偷书的同学都感到心里有愧疚,不愿意上台揪斗他。虽然也喊了几句口号,但心里总觉得欠他什么。

   我当时已经是班(排)里的干部,学校工人宣传队代表让我和另外一个同学上台揪住他,让他低头认罪。恰好这个同学也是我们偷书一伙的,我俩不得已极不情愿地上去。范老师抬头看了我一眼,仿佛又看到他的瞬间微笑。我自觉面无表情,轻轻地扶在他的肩上,我再也没有对阶级敌人像秋风扫落叶那样的雷锋精神,我自己感到羞愧。其实我并不知道男女作风问题究竟是怎样的阶级斗争问题,但我只是从良心上愧疚,总觉得偷书的事他一定知道。如果他隐瞒我偷书一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够哥们,我怎么好意思揪斗他呢?

   文化大革命后期,范老师还是与那位黑五类寡妇老师成了亲,我们几个偷书的同学都已经参加了工作,但大家还是参加了他的婚礼。想想曾经因为他俩的事批斗他,心理上还是有些尴尬。

   我那时工资只有二十二元,也不可能送什么贵重的礼品。当时兴送被面,我们几个同学共同买了三个送给他。我们还特意买了一个缎面笔记本,我在扉页上写道: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宽容是我们友谊的永恒!这句话文理通不通也不知道,只是要表达对范老师隐瞒偷书一事的感激之情。

   偷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那是我人生中一段值得怀念的日子。

   2000年9月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