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赵达功文集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新闻开放是昙花一现,中共终于露出狰狞面目
·北京奥运正在导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既封杀温家宝又封杀刘晓波的背后逻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我在昨天的文章《现实中资本的增殖与市场的意义》中,按照一般的资本定义描绘资本增殖,其实我在文章最后已经隐隐感觉到资本和资本增殖另外的意义。今天我在冥思苦想中,想到“资本”概念依然是一个需要澄清的问题。

   如果按照马克思的定义,资本是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并且资本只能在运动中不断增殖。假定这个定义没有问题,我们就可以分析,资本实际上具有二重属性,即可以带来剩余价值或者可能不带来剩余价值,并且可能减少或消失资本原来的价值。资本增殖从人的主观愿望上说的确如此,但主观愿望不等于事实,只有在通过交换或者市场其他形式使原有的“资本”确实增殖,原有的“资本”才叫资本。除非资本的定义重新确定,即是:企图进入市场并且主观愿望通过交换和市场其他行为增殖的货币或以货币形式代表的生产资料和流通资料。

   资本增殖是不确定的,只是有可能增殖。任何投资股票市场的货币都可以称为资本,但并非只要投入就可以增殖,任何投入生产过程或流通过程的货币可以称之为资本,但同样可能增殖可能不增殖。这是社会的普遍现象,而不是以个别现象或偶然现象来解释。资本增殖只有在确定的增殖事实面前才能说明资本的性质,在未投入之前,任何货币或货币形式表现的物都不具有增殖的现实。其实,这样的解释也符合唯物主义的观点。我们不能以所谓规律和想象确定资本的意义,也不能以公式和模式确定资本的增殖。

   资本增殖的不确定性依然可以用量子力学理论来表明。我们想象一个装有单个电子的盒子,没有人为的观察时,电子以相等的可能性位于盒中的任何位置,电子的量子力学波均匀地分布于盒子中。假定可以在盒子的中央插入一块电子波穿不过的板,将一个盒子分成两个盒子。想象,一个电子只能存在于一个盒子中,但是我们怎么知道电子在哪一个盒子之中?只有通过观察才能知道。盒子是封闭的,但将它分成两个盒子,原来盒子中均匀分布电子的量子力学波这时已经不存在,而我们在观察之前,电子成为一个“幽灵”,不能确定电子的所在位置。最后,观察所得出的结论,就是其中有一个盒子存在真实的电子,另外一个盒子电子消失。这里面重要的是,必须通过观察确定,想象中的确定是不存在的。

    资本的增殖也同样,我们只有通过流通领域的商品价值实现才能确定资本是否增殖。当我们孤立观察一个资本的增殖情况,常常我们会以为资本增殖在事先已经确定了,因为我们没有真正理解整体资本的意义。马克思对于资本的观察是从最原始、最简单中和最个别中得出结论,错误在于经济现象如果仅从个别情况或简单情况并不能说明资本增殖的意义。必须通过整体观察资本,整体包括所有与经济、市场相关的事物,一个电子不是孤立的存在,一个资本也不是孤立的存在,资本的意义在于整个相关联的经济和市场事物。为什么有的资本增殖(包括量的区别),有的资本不增殖(包括量的区别)?从整体上看,资本作为能够增殖的资本是不确定的,是模糊的。

   资本作为增殖的资本是人们想象中的,而不是真实的可以增殖的资本。所以,我不得不说,资本的定义可以考虑重新确定,或者资本必须分为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两部分。

   (赵达功注:关于这方面的思考并不成熟,是随意写出来想到的观点,或许会进一步研究)

   2000年8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