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赵达功文集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上海在中国地位很特殊,不说经济发展,就是政治上也是自成体系的区域,连北京对它都无可奈何。被劳教两次的马亚莲对我说,她到北京上访,北京官员对她说,上海我们管不着,你还是回上海解决问题。中央信访部门对马亚莲的冤情也曾要求上海方面予以解决,首先安排住处。但马亚莲回到上海就被关押,以至再劳教一年半。上海警察对马亚莲毫无遮拦说,你告谁也没用,我们准备好国家赔偿。也就是说上海警方也知道对马亚莲是无端迫害,但他们就是要这么做,就是要无法无天。
   
   类似马亚莲事件在全国都很多,看起来也不算多么特殊,问题在于其他地区或许对类似马亚莲事件进行控制,对中央信访部门的批示或有所顾忌,不像上海当局那样赤裸裸的执法犯法。
   

   上海在许多方面的做法与其他地区不同,比如对网友的控制就难以想象。其他地区的网友在网上论坛发表政治观点,一般都不予干涉,不会因为你在网上的聊天引来警察,但上海不同,所有有政治言论的网友警察都会找去谈话,甚至利用单位保卫科、街道居委会进行警告。瑞典皇家工程学院做化学研究的学者张裕博士,他也是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其在上海的遭遇就让人深刻感受上海的特殊性。
   
   今年5月份,张裕陪同瑞典笔会国际秘书谢尔•霍尔姆(Kjell Holm)来华访问,我们在香港会合,并一同经深圳乘机到北京。第二天,笔会成员刘晓波、余杰、王怡、余世存、李柏光和我以及瑞典的谢尔、澳大利亚悉尼笔会的尼古拉斯•周思和齐普•罗利(恰巧他们也在北京访问),北京警察进行了跟踪,并在我们聚会的房间外面就餐监视,但没有干预。第三天,本来电话约好刚释放不久的异议人士瑞典笔会荣誉会员刘京生先生在刘荻家会面,但北京警察把刘京生叫走控制起来,一夜没让他回家。我们通过刘京生夫人金艳明得知这一情况,尽管气愤,也无奈。其实这些会见没有任何政治企图,仅仅就是朋友之间会面而已,北京警察如此紧张,也真是可笑。
   
   北京警察如此紧张,但张裕没有想到上海警察更为荒唐。瑞典的谢尔直接从北京经香港回国,我回到深圳,张裕从武汉到上海与在那里等待的澳大利亚悉尼笔会的周思、罗利会合,并准备与上海律师郭国汀、杭州的温克坚和几个网友一起吃餐饭聊一下,结果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独立笔会在上海的成员小乔(李建虹)被绑架,所有准备会面的网友被警方和单位保卫科控制。小乔在她的回忆中写道:
   
   四点二十分时我和张先生回房间,等待郭律师来访。岂料刚进房间,我便收到郭律师一条简短的手机短信:“被迫取消会见。”我心中一沉!看来郭律师还是被“有关部门”拦住无法前来了。我用房间座机拨打郭律师的手机,未及拨通,我的手机响起,是郭律师打来的。 “小乔,请你转告张裕先生,实在是对不起!没办法过去了。”郭律师的声音充满了身不由己的无奈。
   
   张裕博士事后回忆写道:
   
   大约是5点20分,我还在电脑上游览网页时,房间的门铃响了,我们想这大约是张教授和其他人到了。开门一看,竟然是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和三、四个穿便衣的男女,他们一涌而进,倒是吓人一跳。警察声称是上海公安局黄浦分局的,说有人打了报警电话110,指控我这房间里有异常活动,因此要检查,先看我们的证件。我在要来领头警察的证件看了以后,就把自己的护照交给他了,小乔也把身份证给她旁边的警察看了。他们说要分开谈话,问话时间不会很长,如没有什么问题很快就会让我们一起去吃饭,然后就把小乔带走了。几分钟后,张教授找到房间,我们还来不及互相介绍,警察也以同样的说法把他带走了。事实上,警察除了拿走我的护照去作仔细检查外,并不问我任何问题,一度全部走光了,门外也只有两个穿便衣的旅馆保安。于是,我就用电话和网络向朋友们发“警报”,首先在5点50分幸运地打通了小温(温克坚)的手机,他说刚到订好餐馆的包间里,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是杭州警察在前一天找过他,请他别去上海,但也没有说禁止他来,因此他还是坚持来了,不过为了避免警察继续罗唆,在开车的路上关了手机。我告诉了他刚发生的事,请他留在那里等其他朋友。然后,我就打电话给罗利,他说和周思一起正在来我旅馆的路上,我就向他说明了大致情况,请他们直接去找小温,一起在餐馆等。
   
   具体事件的细节不再赘述,请读者网上搜索小乔的文章。这次会面在上海警察的骚扰和强行阻拦下失败了。当温克坚驾车接张裕、周思、罗利去杭州时,上海警察一直尾随跟踪,一直到杭州由杭州警方接手后才作罢。
   
   上海真是个鬼地方!邪门了!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就是跑到上海开始的,邓小平也是启用上海的江泽民、朱鎔基收拾八九学运后的政局,江泽民之后中央政治局竟然可以用上海话开会了(笑话)!
   
   萨斯(SARS)疫情上海控制的最好,竟然没有发生什么疫情,这种公然的骗局竟然得到中央认可;周正毅涉案数亿那么大的案件,上海竟然也敢在天下人面前草草轻判三年。最近海外媒体说胡锦涛想安插刘延东担任上海市委书记,看来控制中国必须首先控制上海,控制上海必须稳定上海,稳定上海就要使用独特的邪门招术,自成政体,无法无天!
   
   2005年9月9日
   
   原载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