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赵达功文集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都说中国农民是中国的二等公民,指的是与城市市民比较。由于城乡差别和农民被歧视,尤其进城打工的农民,先是必须办理暂住证(二等公民证书),然后是经常被社会怀疑是易犯罪群体,进而在社会保险、养老金、教育等方面受到歧视,中国农民的确就是二等公民。不过后来发现,中国农民还不是二等公民,应该是三等公民,而城市市民却变成了二等公民。
   
   如果香港、澳门没有回归,中国农民在中国大陆就是二等公民,港澳回归后,港澳公民就成了一等公民,继而原来的公民等级都要再降一等。台湾还没有统一,台湾的公民是中华民国公民,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这也是一个中国各自解释吧。但台商及其家眷在中国大陆有一百五十万之多,惯例一般称“台湾同胞”。假定我们把在大陆的台商也算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或者按照中共当局的说法和平统一台湾,台湾仍然保留军队和民主制度,那公民的等级划分恐怕要分四等了:一等是台湾公民,二等是港澳公民,三等是大陆城市市民,四等是大陆农民。
   

   前些天一位台商与我聊天谈到统一问题,他说他也赞同统一,但作为个人来说又不愿意统一。我问为什么?他说,“在台湾我们是自由的,可以批评政府和领导人,可以自愿组织政党或参加哪一个政党,可以游行示威,可以投票选举台湾的领导。但你们大陆人就不行了,像你这样的人随时可能入狱。而我们台湾人来到大陆会受到保护,官员欺压老百姓,但却都尊重我们,我们与你们相比的确高出一等。如果统一了,让我们和你们一样,那就太吓人了!”
   
   事实上的确如此,大陆官员对台湾人和香港人一般不敢乱来,但党政官员对大陆老百姓就可以随意侵犯人权,可以执法犯法。有些港台商人常常在大陆人面前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来,也有些勾结收买地方党政官员,强占农民土地,残酷剥削工人,嫖娼纳妾,为非作歹,成为政府侵权的帮凶。
   
   为什么台湾人比香港人还要高出一等?因为台湾是法治民主社会,香港目前还只能说是自由社会,但还不是民主社会。中央动不动就威胁香港民主派,实行高压,二十三条立法中共当局还试图剥夺香港人已有的自由,而对台湾的政治就无法直接干预。相比较来说,台湾人最幸福,香港人比较幸福,而大陆人就很痛苦。香港在九七回归之前一直是英国殖民地,尽管如此,“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成千上万的大陆人偷渡到香港甘愿做殖民地被“奴役”的公民。在大陆的台湾人不乏拥护国民党、亲民党等泛蓝阵营群体,他们可以高唱中华民国国歌,可以表明自己的政治观点,但大陆的泛蓝阵营就受到当局镇压,武汉的孙不二先生因支持国民党甚至被关进大牢伺候。
   
   中国公民权利的现状就是,港澳没有回归之前,大陆公民分两个等级,港澳回归后分成三个等级,假定按照所谓“一国两制”台湾统一了,中国公民就将分为四个等级。其中,中国大陆农民始终是最低等级的公民。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大陆就是一句空话,专制制度决定了等级制的实际存在,实现公平、公正、平等只能在民主制度下。
   
   2005年9月12日
   
   
   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