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赵达功文集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新闻开放是昙花一现,中共终于露出狰狞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我是反对暴力革命实现社会政治变革的,几乎所有的不同政见者都持相同的观点。2003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香港《争鸣》杂志2月号上,题目是《穷人革命的可能性》,文章就保护贪官资产的所谓“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对社会变革的影响进行了探讨。腐败积累所引起的贫富悬殊进一步扩大和由此造成社会分化,必将引起社会矛盾激化,激烈的对抗可能会引起“革命”,尽管我说的“革命”并非暴力革命,不过两年来中国社会演变真快,工人、农民为维护自己的权利,竟然已经发展到与政府和资本频频激烈暴力对抗的地步。胡锦涛和中共当局已经注意到了这种激烈对立的社会矛盾,所以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以此向中共党内提出警告。不过中共的专制体制不改变,也就是说不进行政治改革,工人、农民与政府的对抗必将愈演愈烈,而且越来越显现出暴力对抗的趋势。
   
   由于司法不独立,由于司法腐败,由于司法权力控制在各级腐败官员手中,工人和农民依靠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已经成为不可能。多少老老实实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中国老百姓在上访过程中,在司法诉讼过程中,在媒体舆论呼吁中,每每都是败北;而掌握权力同时也掌握资本的党政官员却依靠暴力和“法律控制”,权力与资本勾结在一起,不断掠夺农民的土地,不断加重对工人的剥削,不断侵犯公民的权利,每每得手更加助长了权力和资本的猖狂,于是,中国人民已经在水深火热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中国百姓维权却也取得了几个少见的胜利,不过这些胜利不是依靠法律程序或上访取得,而是以流血方式取得胜利,是以牺牲人的生命作为代价,可以说是“惨胜”,并且我还不能确定是最终的胜利,因为失败了的权力和资本一方依然可以秋后算帐,依然可以卷土重来,我宁愿说维权者的胜利只是表面的和暂时的,只要国家政治没有进行真正的变革,公民的权利就不会真正得到保障。
   

浙江省农民维护生存权奋起反抗


   
   浙江省农民不堪忍受污染带来的生态灾害,今年短短三个月时间内,爆发了三宗农民抗议污染的事件,而三次都被当局动用武警、防暴警察予以镇压。不过浙江东阳画溪村农民经过几个月长期抗争却取得了意外的胜利。《华盛顿邮报》报道说,浙江农民抗争是反共罕见胜利。这篇发自画溪村的报导指出,邻近该村的竹溪工业区造成严重的水源和空气污染,农民的日常生活和农地耕种都受到冲击,农民投诉无门,今年三、四月间封锁该工业区,在工业区外搭起帐篷,围堵工厂人员和物料出入。四月十日当地政府派出三千警察和其他人员前去排除封锁,在场看守的村民放鞭炮号召两万群众,与警察等政府派出人员对阵,冲突中警方不敌众多反抗的农民而撤离,警车遭翻覆击毁。受伤人数可能在数十至百余人之间。
   
   《华盛顿邮报》分析说,这种自发性大规模抗议事件可能是影响中国未来走向的一股力量。中国快速经济成长中,被抛在后面的农民和劳工越来越常动用群众抗议的手段,引发类似画溪村的骚动,爆发出来的怒气已变成潜在的不稳定来源,对垄断权力的共产党造成威胁,使北京的领导人感到忧心。有说法指出,中国一年有数以千计的类似抗议事件,通常是遭到武力压制。画溪村抗议事件是农民反抗共产党政府的罕见胜利。
   
   类似画溪村的农民抗争在浙江还有很多,只是还没有取得像画溪村一样的胜利。根据《纽约时报》前几天的一篇报道说,一万五千多名的浙江新昌县不堪当地化工厂长期污染生活环境,从本周日(7月17日)晚上展开抗争行动。居民不仅砸毁警车,还和警方当局掷石对峙一个多小时,最后在警方发射催泪瓦斯后才结束当天的抗争。不过这几天来,每当夜幕低垂,不少居民便又再度集结,他们誓言,除非这家建厂十年的化工厂搬迁,否则就抗争到底。
   
   农民为什么不通过正常途径来解决问题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正常途径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正如浙江新昌一位农民说,“现在只有用我们的方法,才能解决问题。你去其他省城看看,市长或官员就只会拿钱。”
   

河北定州绳油村农民为保卫土地死伤数十人


   
   河北定州事件震惊中外,事件本身说明权力与资本结合形成的集团与贫苦农民阶层发生不可逆转的激烈对抗冲突。马克思当年描述的羊吃人的情景在自称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共统治下又显现了,“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有 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之险”。中国的“圈地运动” 是在权力、资本以及权力、资本雇佣黑势力下进行,暴力强占农民土地是主要表现形式。
   
   2005年6月11日凌晨四点半,河北省定州市南部绳油村外一块荒地上,二三百名头戴安全帽穿着迷彩服的青年男子手持猎枪、钩刀、棍棒、灭火器,随着急促的喊杀声,冲向居住在窝棚区的村民,向许多手无寸铁的男女村民疯狂袭击。期间不时还传出类似爆炸的巨响,以及响亮的连发枪声,有村民应声倒地。事后据绳油村村民统计,此次袭击至少造成6人死亡,袭击造成约100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有51名村民在不同的医院里接受救治,其中8人尚有生命危险。
   
   值得注意的是定州暴力袭击和屠杀村民事件的背后官方色彩。绳油村村民出示有500多名村民和群众代表签名的《关于贪污、截留绳油村征地补偿款,激起村民上访的紧急情况反映》:2004年3月至2004年7月9日,在定州市相关部门的强力支援下,煤灰厂施工方共强行施工十余次,出动工程车辆50台次,警车 80台次,公安及施工人员5000余人次,试图采用断水断粮的手段逼迫村民退出征地。与之相对应的是,村民至今没有拿到任何征地补偿款。
   
   绳油村农民抗争终于赢得的 “惨胜”,新华网7月20日报道说,为切实保证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国华定州电厂正常运营,充分考虑电厂灰场原选址绳油村人多地少的实际情况,目前,河北省政府和保定市政府决定不再征用该村土地,电厂贮灰场用地将另行选址。
   
   浙江省画溪村和河北省定州绳油村农民维权取得了胜利,但事件的意义我们必须认真思考:
   
   一、胜利一定要通过流血实现吗?结论可能很不幸,维权胜利必须通过流血。因为上访、法律诉讼等都不会使农民权利得到维护,要维护权利就必须流血,画溪村和绳油村农民维权胜利就是流血甚至牺牲生命换来的。流血意味着暴力冲突,暴力冲突包含“暴力革命”的意义。
   
   二、“胜利”的案例会扩大吗?如果我们反对暴力革命,上述两个农民维权胜利都不是好案例,都会带来剧烈社会动荡。试想,当全国人民都看到可以“惨胜”,必会模仿,于是画溪村、绳油村的维权暴力流血冲突会发生骨牌效应,问题还在于这类事件究竟会在规模上、数量上、程度上会有多大,以及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
   
   三、中共当局会接受教训吗?权力和资本结合如同洪水猛兽在吞噬着劳动者的利益,除非将权力与资本分离,但这是不可能的。在现有中共专制体制下,腐败必将进行到底,权力带来的资本和资本带来的权力,其诱惑之大,如同毒品,一旦上瘾,无法自拔。何况,资本的增值就是要靠嗜血,不侵犯劳动者的权利如何维护腐败和资本的利益?
   
   
   2005年7月23日
   
   原载《人与人权》8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