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想念江泽民]
赵达功文集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念江泽民

   

   对过去的2004年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也不对2005年中国政治改革抱有任何希望。有人说“胡不如江”,我还真有同感。

   16届4中全会总算让江泽民离开中央军委主席的权力位置,尽管还有国家军委主席的职务,已经没有实权了,人们总算松了一口气,似乎江泽民交出所有大权人们就达到了期望值——民众已经厌烦了江泽民。此前,全世界和全中国的目光都集中在江泽民是否交出军权,从而退出政治舞台,并且人们幻想从此胡温新政可以放开手脚,启动政治改革,整理江泽民留下的烂摊子。不过,两年多来,胡锦涛的所作所为令所有抱有幻想的人大失所望,人们只是一厢情愿罢了,苛政猛虎相比江泽民有过之而无不及。

   偶尔,我心里油然产生一种失落感,茫然四顾,空空荡荡,斗志松懈,激情不在,似乎不习惯江泽民的离去。没有了江泽民,中国政治舞台上缺少了点什么。仿佛周围的世界沉寂下来,没有了熙熙攘攘的气氛。评论家缺少了一个主要抨击对象,民间绯闻笑话缺少了一个素材最多的来源,国家缺少了一个多才多艺能歌善舞的领袖,甚至连海外法轮功也倏地失去靶心。从此后,报刊、广播、电视将不再闪现那熟悉的身影,那神采奕奕的面容,那幅大号眼镜,那便便大腹,那交叉在肚子前的双手,还有那老太太般的抿嘴微笑,以及那木偶般呼喊口号的动作。有时心里还不由得念道“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ïve”,还不由得哼着《月亮河》(Moon River)、《德州的眼睛望着你》(The Eyes of Texas Are Upon You)、《我的太阳》(O Sole Mio)等江泽民喜爱的西方歌曲,还试着脚下挪动笨拙的双脚模仿着华尔兹舞步。总觉得江泽民虽然体态臃肿,大腹便便,那么高龄,依然激情四射,给一点音乐,他就能翩翩起舞,就能引吭高歌,舞姿还算轻盈,歌声还算嘹亮,还算过得去,还是那句话,“给一点阳光你就灿烂”。喜欢宋祖英的歌声也不算什么过错,我始终不相信江泽民与宋祖英的绯闻,心里也常常为他打抱不平,即便真的有爱慕那也正常——“主席也是人嘛”!您瞧,大名鼎鼎的杨振宁教授都82高龄了,不也喜欢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吗?老牛吃嫩草?“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江泽民在位15年,最大的“功绩”莫过于让权力腐败泛滥,让贫富两极分化,让社会矛盾激化。残酷镇压法轮功也许是江泽民个人最大的得不偿失,不过现在压力已经转移到胡锦涛身上,江泽民应该可以轻松了一些,在家里弹弹钢琴,唱唱歌曲,也可以游山玩水,颐养天年,也不亦乐乎?比起前任赵紫阳那垂暮的糟老头子,江泽民可是春风得意,悠哉游哉!

   江泽民的好大喜功、卖弄风流,自诩炫耀的确反应了他的个性,尤其在出访中丑态百出,丢尽国格、人格,笑柄不断。不过话要说回来,江泽民并非像自己所说“闷声发大财”,还是人老话多,口无遮拦。俗语说,“言多必失”,也说“祸从口出”,江泽民人前总是滔滔不绝,有时显得“率真”,倒也可爱。看看胡锦涛就与江泽民差远了,那句“too young,too simple”倒是像在针对胡锦涛说的。

   胡锦涛太古板,太庄重,太阴沉,韬光养晦那么多年,现在依然显得深藏不露,有点毛泽东的“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说江泽民处处杀气腾腾,明目张胆,胡锦涛则总是暗藏杀机,阴险毒辣。看不到胡锦涛的舞步,听不到胡锦涛的歌声,捉摸不到胡锦涛的心思,人们却感觉到了阴冷。他有时表现出亲民,却对民间冤案、民间维权置之不理;他有时大谈宪法的权威,却继续鼓吹党领导一切;他有时高喊要加大反腐败力度,却对蔓延的腐败现象视而不见……谁也看不到胡锦涛有进行政治改革的意图。如果说胡锦涛在政治上有所举动,并不是与时俱进,而是与史倒退。胡锦涛往西柏坡无非是要回味毛泽东的权威,借助死人加强个人权威;胡锦涛要在政治上学习朝鲜、古巴,不仅要强化专制暴政,而且也有复辟终身制嫌疑;胡锦涛2004年9.15讲话开始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说共产党专制制度“关键在于它植根于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广阔沃土”,……胡锦涛所作所为的确比江泽民还要倒退。

   江泽民把中国不同政见者关押起来,作为人质,作为筹码,要挟西方国家,与西方国家人权谈判讨价还价,真是够肮脏的。尽管是一种政治交易,尽管令人恶心,但还是在斛光交错中,在音乐舞步中,在满足虚荣心中,他不得不释放了一些异议人士。而胡锦涛则不同,他是霸王硬上弓,硬碰硬,对西方国家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不屑一顾。胡锦涛手中的牌就是经济与市场问题,就是北朝鲜核武器问题,就是反恐与美国合作问题,就是台湾问题,这些就是胡锦涛手中的筹码。对于异议人士和自由知识分子,胡锦涛只会赤裸裸的镇压。西方国家领导人只能在气氛严肃的谈判桌上与胡锦涛谈及人权问题,不可能与胡锦涛谈笑风生,不可能有轻松愉快的环境。江泽民喜欢与西方领导人个人建立私交,容易沟通交流,有些妥协可能就是由于私人感情,这也是许多西方领导人愿意与江泽民打交道的缘故。

   嗯,还是有点想念江泽民。

   2005年1月4日

   博讯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