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赵达功文集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深圳)赵达功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深圳)赵达功

     杨小凯作为经济学家蜚声世界,是公认的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华人。杨小凯的教科书《发展经济学枣超边际与边际分析》在经济学界获得极高的评价,是对经济学理论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杰弗瑞。萨克斯这样评价杨小凯:“杨是世界上最有洞察力和严谨的经济理论学家之一,也是经济学家中最有创造力的思考者之一。就经济发展的现代理论,尤其是发展理论的微观基础而言,他是一个主要贡献者。毫无疑问,他也是研究其祖国——中国社会转型问题最深刻而无畏的分析家之一。”这段话让我最感兴趣的是最后一句,而最后一句中的要害是“无畏”两个字。研究中国经济就必须研究中国政治,研究中国政治制度,撇开中国政治制度问题的任何经济学研究,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尊敬杨小凯的地方,他毫不掩饰对中国政治制度的观点,因为他认为,中国的经济问题实质上是政治制度问题。

     居住在美国的研究中国经济的学者草庵居士写道:“在与小凯先生交谈中,我们自然而然地谈到了中国问题,小凯先生特别表达了他的两个观点:一,中国政改必须要从经济和宪政开始,二,知识份子一定要保持独立的声音。”显然,中国的政治改革是杨小凯最为关心的,他所表达的两个观点揭示了中国问题的要害。杨小凯曾具体分析说,“制度化的国家机会主义和官商勾结、腐败,这个东西现在是中国最大的问题。” (杨小凯:《杨小凯分析中国经济前景》)

     中国一些御用知识分子为了迎合中共专制统治者的需要,掩盖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极力粉饰中国经济的所谓“高速度”,鼓吹“后发优势”理论。对此,杨小凯进行了有力的反驳,一针见血指出中国的现状不是后发优势,而是后发劣势。他在接受一次采访中,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我们写的很多文章讲宪政改革问题。国内也登出来了,反响很大,其中有一篇文章就是讲后发劣势。后发劣势的概念是什么呢?国内都是在讲后发优势,说中国有后发优势。许多东西可以跳过,所谓跨越式的发展。一个叫作沃森的经济学家刚过世,他提出来的观念就是后发国家有后发劣势。后发国家可以模仿先进国家,少走弯路,但是你可以模仿制度、模仿它的工业化模式,你也可以模仿技术。日本当年走的就是模仿制度,政党自由、专利制度,它都模仿。中国就是模仿技术、模仿工业化模式,不模仿制度。那这样的话,就会形成后发劣势。你光模仿技术,短期内发展实效很好。这就等于你造了许多汽车,而没有建高速公路一样。制度就像高速公路。你到一定程度汽车就走不动了,结果前功尽弃,可能一下子垮下来了。苏联就是一个例子。苏联的成功,它三十年代、五十年代的增长率比现在的中国还高,不要西方的制度,但西方搞的大批量生产,生产流水! 线,标准化,什么泰勒科学管理,在苏联叫定额管理,它都学,反正资本主义先进的管理方法、技术,它都学。它雇了很多美国的专家,就是学他们的技术,但是制度不学。制度是公有制,计划经济,它用一种非常落后的制度去模仿非常先进的技术,那增长率很高啊。你去看它三十年代的数字比中国高多了,百分之十几的增长率,中国现在顶多就是百分之八,它是百分之十几,平均很长期内百分之九,那又怎么样,说垮就垮了,它一下子就垮下来了,所以这是一个大问题。”(新唐人专访:杨小凯分析中国经济前景)

     我理解,杨小凯不是说没有后发优势,而是说中国非后发优势。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管理方法固然重要,但没有学习与之配套的政治制度,所谓“后发优势”就是一种假像,或者说仅仅经济表面的繁荣,当危机到来之时,金融危机,经济崩溃,社会混乱,国家、民族都会遭受巨大的痛苦,重要的问题是中国还会不会重复发生历史上的暴力革命。杨小凯说,“技术模仿的潜力耗尽后,制度的弊病就会暴露,所以这叫做后发劣势。”“后发劣势”就在这里。不要嘲笑俄罗斯的政治改革,从长远看,俄罗斯的政治稳定必将有益于经济发展的持续和稳定。而中国表面上经济高速发展,政治上拒绝任何改革,危机实际上已经来临。

     林毅夫曾经对杨小凯的“后发劣势”撰文批评,企图为所谓“后发优势”理论辩解。固然,杨小凯引用西方国家政治体制变革的实例来说明问题,但非不切合中国实际。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能否说真话,理论必须从中国状况实际出发,而不是为了维护专制制度寻找理由。杨小凯对中国现状分析的十分贴切,因为他在说真话。说真话在理论界本不应该成为问题,但在中国就是问题,问题的实质就是真话可以动摇专制统治。有些问题看起来不是政治问题,但在中国就是政治问题。比如SARS,中国爆发SARS 传染病,本不应该与国家社会政治制度联系起来,因为不管什么政治制度下的国家,传染病菌没有任何政治属性。但在中国,SARS的爆发被当局隐瞒,封锁信息,不让中国老百姓和国际社会知情,这就是专制制度下传染病爆发居然显现为政治问题。北京301医院医生蒋彦永对国外媒体说了实话,可以说因为他的实话,拯救了许多中国人和世界其他国家人民的生命。为什么中国当局要隐瞒SARS疫情?为什么蒋彦永向当局,向中国! 媒体说实话,没有人理睬他?他说了实话反而个人受到迫害?还有河南艾滋病长期被隐瞒等问题,疾病在中国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了。经济情况也是如此,你不能实话实说,比如金融危机,比如虚假数字,比如腐败经济,比如贫富悬殊,比如资源环境破坏,等等,这些在中国都是政治问题。我佩服杨小凯的就是,杨小凯虽然是经济学家,但他指出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是政治问题。要知道,中国的众多官方经济学家往往是避开政治制度改革来谈经济,根本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他们的“贡献”大概就是迎合了专制制度。知识分子如果没有独立性就必然带有御用性质。

     杨小凯的逝世不仅是世界经济学理论界的巨大损失,在我看来更是中国的巨大损失,而且主要是政治意义上的巨大损失。中国经济学界学人应该以小凯为楷模,敢于从政治制度缺陷入手研究中国经济问题,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相关文章 作 者 :赵达功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04年8月31日0:3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