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赵达功文集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从鸦片战争到现在一百多年来,中国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西化,中国自己的传统剩下的寥寥无几。经常好笑的是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民族主义者还在顽强的抵抗西方文化和西方价值观,“中国特色”就是中国抗美、抗日、抗欧的大旗,于是我想,不仅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有中国特色的民主,中国特色的自由,中国特色的法治,中国特色的教育,中国特色的媒体宣传,中国特色的……,“中国特色”实际上是中国的民族特色,中国传统特色。可惜中国的传统大都已不复存在。     从写字来说,中国的传统是用毛笔,可现在除了书法家作为国粹艺术玩两下,要么就是伟人、名人、大人物以书法来美化自己。如伟大领袖毛主席不仅用毛笔写下了不朽的诗篇和文章,而且“向雷峰同志学习”、“为人民服务”这些题字也家喻户晓,中国人皆知;后来中国领导人也为建筑物题字,甚至为酒楼、商店题字。国家领导人题字,省市县领导人也到处题字,象敬爱的胡长青副省长的漂亮的题字在南昌市到处都有。我想,题字的另外一个目的一定是为了弘扬中国的传统国粹文化。中国人讲究“名人字画”,更讲究“政治名人字画”,象所有的书法家的字都不如毛主席的字漂亮,就是因为他是伟大领袖,别人怎么敢超越他?我又离题了,打住。现在中国人都用钢笔、圆珠笔、铅笔等西方人发明的写字工具,谁还用毛笔写字?

   还从写字来说,中国的传统是自上而下,自右向左,竖着写,现在也都改为西方人的写字习惯,全部自左向右,横着写。港台的中国人传统的写字习惯保留的更多一些,所以大陆人看港台的报纸并不习惯。

   还从写字来说,中国的传统是没有标点符号,标点符号是从西方引进的,你现在不可能再看到没有标点符号的文章。

   从穿衣来说,如果和一百多年前比,现在的中国人都成了“洋鬼子”,哪里看的到中国传统式的服装,除非在舞台上电影上还可以看到,我老是觉着在穿衣文化上,中国人比世界上其他民族都西化的快,因为你还可以看到阿拉伯人、印度人、中国藏族人等穿他们的传统民族服装,你却难以看到中国人穿传统的长袍马褂。有一则笑话,说领带是中国人发明的,因为中国人过去没有皮带,只用束腰带,去厕所大便解开束腰带蹲着,顺便把束腰带挂在脖子上,这就是领带的雏形。当然这是中国人自己开心,就象中国人会说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是中国人,谁?嫦娥。

   从哲学思想上看,中国引进的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传统的儒家或老庄哲学已经被中国共产党完全抛弃。就是“三民主义”也是从西方那里拼凑而来。中国一方面害怕西方文化入侵,自己也实在拿不出自己祖宗的东西,却让陈独秀、李大钊等革命家搬来德国马克思的学说来,这洋学问毛泽东也就是取其所需,其他依然用中国传统农民起义的“均贫富”口号,加上日本人打进中国的历史巧合因素和俄国人的支持,竟然真的夺得了天下。

   从音乐戏剧来说,中国也全盘西化了。中国传统的乐曲没有听说流传到现在的是什么,如果地方戏曲和民歌小调什么的算数的话,也太可悲了。我真想看一下《笑傲江湖》的曲谱,不知金大侠那里是否有。现在的年轻人一代基本上已经没有中国戏剧票友,谁还唱那“老土”的戏曲呢?只能装装门面用。使用中国传统乐器的也凤毛麟角,年轻人都学钢琴、小提琴、吉他等西方乐器,中国的二胡、京胡、琵琶、笙、芦笛等乐器还有几个人欣赏?街头酒肆卖唱的还能听到二胡的声音,其余也只能在逢年过节什么联欢晚会上才可以欣赏。为什么如此,我引用芦笛先生《中国需要的是常识》里的一段话来说明:

   上次去荷兰,酒足饭饱之余,东道主问我:“为什么中国没有音乐家?”我顿时面红过耳。有那么一会儿工夫,我想到了伯牙和钟期,然而自己却从未听到过俞老先生的作品。后人伪托的《高山流水》,让我老是想起儿时家门口的棉絮铺。老祖宗不但不懂和声、对位、陪器等复声音乐的那一套,竟连七声音阶都不知道,就是现在仍然还是在五声音阶的大调里头混。“国歌”里只有一个“提”,其余全是“哆”“咪”“嗦”在那儿撞来撞去,其马戏团式的鄙俗直让人打哆嗦(可能“哆嗦”的典故就是打这来的)。我只好说明中国古人历来鄙视音乐(其实“乐”乃儒家“六艺”之一。“制礼作乐”更是圣人的活儿,应当算是高度重视的),所以有才能的人都不去搞音乐。幸亏他没有跟着问我有才能的人都搞了些什么,更没有量出他们的镇山之宝,问我:“中国为什么没有伦勃朗、梵高?”否则靠谁也不知道的顾恺之、范宽、石涛、八大山人之辈,无论如何是打不过那个低洼的弹丸小国出的才俊的。

   从治疗疾病上看,西医已经占据了绝大部分中国市场,传统的中医没有化验,没有解剖、没有经过人工提炼的化学药品,现在的中国人一发烧,就去看西医,化验一下血象,X光透视一下,然后打一针或者拿点西药,很少有人找个老中医去把脉,就是生孩子也要进医院,那里还有接生婆到家里去接生。中医斗不过西医,老百姓还是实用,并不去考虑中医是中国的国粹,更没有因为爱国就去看中医;就是发明一个中西医结合,试图把中医参合进去,看来也是徒劳。

   从体育运动看,中国传统根本没有体育运动一说,所知道的球类运动好象是在《水浒传》里看到,也只是高俅之辈的游戏,谈不上运动,摔交、拳术、赛马、射箭、刀法剑术、武术等也没有形成群众的健身运动,更谈不上组织运动会。运动会这玩艺不是中国的传统,纯粹是从引进西方的。

   从教育上看,中国的的传统教育内容“四书五经”之类的早已不复存在,只是留下了八股式的教育方法,不要学生理解,而要学生死记硬背,这种方式也就要淘汰。我们所知道的中国历史上的文人,只凭写文章、吟诗作画就可以当官了,理工科之类不登大雅之堂,对西方的能工巧匠制造出来的火车、蒸汽轮船、钟表、枪炮等被称之为“奇技淫巧”,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现在中国的学校哪个不学理科,只是方法还是祖宗的那一套。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