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
赵达功文集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赵达功(广东)

   德国法西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尤其是给欧洲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欧洲人民并没有忘记这段历史,但欧洲人民对希特勒法西斯的仇恨并没有转移到对现在德国的仇恨,没有人将过去的法西斯德国与现在的德国相提并论,也没有人担心德国纳粹复活。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德国有深刻的反省和真诚的忏悔。

   过去的德意志联邦以及现在的德国领袖,都对二次世界大战给世界各国人民尤其是犹太人造成的巨大痛苦进行深刻忏悔,从来没有为法西斯的侵略和屠杀行经进行辩解。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上任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宿敌”法国真诚道歉,因此赢得了法国的宽容,为法德和解奠定了基础,也为欧洲和平做出了贡献。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访问波兰,跪倒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他面对的是600万犹太人的尸体,他是“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有这样做的人下跪了”。历届德国总统和总理都能够正视历史,向被侵略占领的国家人民真诚道歉。1985年5月8日是德国投降日,当时的西德总统魏茨泽克发表讲话,认为德国在战后四十年一直将这一天定为“战败日”是不妥的,“今天我们大家应当说,5月8日是解放的日子,它把我们大家从国家社会主义的独裁中解放出来了。” 1995年6月,科尔总理继勃兰特之后,双膝下跪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受难者纪念碑前,重申国家的道歉。事实上,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德国人在经历了很短的感情反复之后,就对本民族应该承担的责任有了比较客观和清醒的认识。联邦德国的历任总统和总理奥多尔•豪斯、阿登纳、赫尔佐克、约翰内斯、科尔、谢尔等人都在不同的场合和时机代表德国人民进行了反思、道歉和忏悔。同时,为教育后人,政府将多处纳粹集中营遗址辟为纪念馆,在教科书中增加揭露法西斯罪行的内容,以起到警钟长鸣的教育作用。除了语言道歉和精神忏悔以外,德国还制定相关法律,防止纳粹沉渣泛起。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们的战争赔偿态度也是相当明确的,先后向波兰、俄罗斯、捷克斯洛伐克等受害国家尤其是受害的犹太民族赔偿近1100亿马克,约合550亿美元。

   不仅如此,战后60多年过去了,德国仍在心甘情愿地进行彻底的赔偿。1998年,德国现任总理施罗德在获得大选胜利后发誓,要对那些还没有获得赔偿的纳粹受害者进行赔偿。德国的一些大公司如西门子、奔驰、大众等,提出了为“纳粹劳工”设立巨额赔偿基金,一共拿出50亿美元,进行最后一次对纳粹迫害的100多万劳工幸存者的赔偿。

   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对亚洲各国发动了侵略战争,给亚洲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但战后亚洲的日本在道歉、忏悔、赔偿等方面与欧洲的德国截然不同,日本虽然口头上也对被侵略占领的亚洲各国进行道歉,但并不是诚心诚意。主要表现在:

   (一)历届日本政府从首相到阁员,从来没间断过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对此,包括中国、韩国、朝鲜以及东南亚各国,政府和民间都表示了极大的愤慨。日本政府官员年年参拜,中国和亚洲各国年年抗议。年年参拜,日本政府一直在惹怒亚洲各国人民,年年抗议,日本政府也年年道歉,但就是在参拜问题上没有使日本深刻反省。还不知道这种参拜--抗议--道歉--再参拜--再抗议--再道歉的格式延续到何年何月,日本与亚洲各国如何能彼此信任?

   日本部分阁员和议员对靖国神社的参拜是自觉自愿真心诚意的,同时也经常表示对过去的战争深刻反省,日本要“谦虚地回顾过去,坚持永不再战的誓言”(小泉)。这与参拜是矛盾的,对日本的愤怒应该也是源于这一点。实质问题并不在于靖国神社参拜,而在于参拜的对象,正是因为发动侵略战争的东条英机等战犯灵位摆放在神社内,参拜就是为战犯招魂,证明日本政府不思悔过,并且实际上煽动了日本军国主义,对亚洲各国依然构成威胁。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本月8日晚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下榻饭店回答随行记者的提问时表示,今后每年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针对中国的抗议之声,小泉竟然称“(参拜)将不会成为中日友好的障碍”,同时他还表示对于恢复已经中断多时的首脑互访也不会产生障碍。小泉的这一行为,势必会再度引起亚洲各国人民的强烈谴责。

   德国人在与国际社会一道追踪逮捕纳粹战犯,而日本人却在参拜东条英机等战犯。德国人的道歉得到了欧洲各国的认同,使德国容于欧洲社会,并成为欧洲的领袖之一,是欧盟的核心国家;日本人的参拜让亚洲各国心寒,长久下去只能造成亚洲国家对日本的警惕,如何能产生一个团结的亚洲?

   (二)战后日本的右翼势力一直在教科书上做文章,篡改日本侵略的历史,美化日本侵略的历史。日本在1982年和1986年曾先后两次发生歪曲史实、美化侵略战争的教科书事件。在日本及亚洲各国舆论的强烈谴责下,日本政府制定了编撰教科书的“邻国条款”,即向有关各国承诺,对历史教科书问题“要从获得国际理解和国际合作的角度出发,给予必要的考虑”。但日本政府审定的2002年版“新历史教科书”,以混淆、洗刷、贴金这三种伎俩篡改历史事实,尽力掩盖并粉饰美化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的罪责。日本与德国的做法完全相反。德国政府坚定站在反法西斯一方,“前事不忘,后世之师”,为教育后人,德国政府将多处纳粹集中营遗址辟为纪念馆,在教科书中增加揭露法西斯罪行的内容,以起到警钟长鸣的教育作用。除了语言道歉和精神忏悔以外,德国还制定相关法律,防止纳粹沉渣泛起。

   (三)在民间赔偿方面,日本政府缺乏诚意,一直拒绝在日本侵略战争中遭受苦难的劳工、慰安妇等要求赔偿的正义要求。德国的几家大公司联合为“纳粹劳工”设立赔偿基金,日本的大公司为什么不能模仿德国,对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战争劳工设立赔偿基金呢?虽然政府之间达成了协议,已经终止的战争赔偿,但民间赔偿与战争赔偿完全可以分开来看。日本在中国遗留的炸弹、化学武器,毫无疑问因该由日本进行清理和销毁,并且对因为遗留炸弹、化学武器伤害的中国人进行赔偿。今年8月4日发生在黑龙江齐齐哈尔的日本化学武器泄露事件,造成40多名中国平民受伤和一人死亡,日本方面对此应该以积极的态度进行处理和赔偿。中方向日方提出的要求包括:日方为这次事件正式道歉,日方向中国伤亡人员提供适当协助,日方负责清理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但日本拒绝使用“赔偿”字眼,日本政府不同意以赔偿的方式支付,也不同意道歉。日本的做法显然缺乏诚意,这不仅影响中日关系,也引起中国民众强烈的不满,给中日和解和友好制造了严重的障碍。

   日本与亚洲各国的关系对于亚洲的团结和发展极为重要。应当承认,没有日本与亚洲各国的和解,亚洲就是政治分裂的亚洲。因为日本是世界上第二号经济强国,日本对亚洲各国有着巨额经济援助,经济贸易更是紧密相联,不可分割。但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并非意味着政治上的一致。而我们看到政治上的巨大分歧,将会影响相互信任,乃至影响到经济贸易发展。日本与中国、韩国的关系尤为重要,在我看来,只要取得中国与韩国的谅解,整个亚洲与日本的怨恨就会一了百了。

   2003年11月2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