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月饼的学问]
赵达功文集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饼的学问

   月饼的学问

   赵达功

   皓魄当空宝镜升,云间仙籁寂无声;

   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

   狡兔空从弦外落,妖蟆休向眼前生;

   灵槎拟约同携手,更待银河彻底清。

   这是唐朝李扑的《中秋》,很富有想象力,读起来脍炙人口。后天(11日)就是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首先想到的就是圆月和月饼。

   所有的中国人都要过节,不分贫富或阶层,只能区分欢乐的形式和程度而已。中国的传统节日有很多,但总是和“吃”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民以食为天”的传统文化。春节就要吃饺子(中国南方不同),《白毛女》剧中的杨白老虽然很穷,但这吃顿饺子还是要的,质量是差了些,二斤玉茭面也要包成饺子应付过年。端午节要吃粽子,元宵节要吃元宵、汤圆,腊八节就要吃腊八粥,重阳节要吃重阳糕,中秋节(也可直接叫“八月十五”)就一定要吃月饼。

   既然每个传统节日都可以以吃作为标志,饺子、元宵、腊八粥、重阳糕、月饼等都大有吃的学问,研究吃的学问大概也就是研究它们的历史,风俗习惯的形成,色、香、味、形等特性,现代社会还有研究它们的营养成分。本文并不研究这些,而是发现在共产党领导下,在“三个代表”指引下,许多传统节日食品渐渐失去其传统的文化或自然意义,传统节日已可赋予新的社会意义。比如月饼,我聚精会神仔细观察,它哪里还是什么月饼,它明明是个社会,或者说我们的社会赋予月饼政治意义、社会意义的属性。

   月饼与饺子、粽子、元宵、腊八粥和重阳糕不同,本来在它们的历史上其意义也都差不多,但如今却变得大相径庭。月饼在传统节日食品中越来越昂贵,也越来越脱离食品的内涵,而参合了更多的社会属性。比如送礼,饺子、粽子等一般是不能列入礼品单中,这简单的原因是,这些食品市场价格太低,也不便包装;而月饼大大不同,它善于包装自己,无限提高自己的身价。目前市场上的月饼每盒都在五六十元以上,百元以上到两百元的月饼也只能算中档,几千元上万元的月饼也形成了每年中国社会的新闻。这样的价格,普通工人尤其是农民如何消费得起?工资每月在300元甚至更低的普通工人,中档月饼也只能买两到三盒,农民简直就一盒也买不起。当然,就如同杨白老要吃玉茭面饺子一样,再穷的中国人过节也要吃节日食品,月饼还是有极低档次的,大概也就是一两元一个,这些是供给穷工人和农民的。

   月饼价格的差异太大,就像基尼系数一样,反映了社会贫富差距过大。于是,那些饺子、粽子、元宵、腊八粥、重阳糕与月饼相比就成了孙子辈的了。再富裕的人所吃的饺子与普通百姓差不了多少,就如同西方富人吃汉堡包与穷人吃的汉堡包差不多一样。

   月饼身份摇身一变,就成了贵族食品,其色、香、味、形已经不重要,显现出来了倒是铜臭味,不用嗅觉器官去感受,用视觉就一目了然。我发现,所有吃月饼的人没有多少说好吃的,月饼是一个用来做样子的物品,主要是用来送礼的,并且月饼是一个掩饰物,是一个幌子,背后根本的意义是贿赂,月饼是行使腐败的挡箭牌。

   每逢中秋节到来之际,党政官员和商人、资本家就开始忙活。前者借助节日可以大大捞一把,后者通过月饼联络贿赂党政官员。月饼虽然昂贵,但没有人只送月饼,一般都要附带其他物品,大到现金、劳力士金表、钻戒等,小到轩尼诗XO、茅台、五粮液等昂贵酒类或中华香烟等,至于什么首饰、电器等都可能在“附带”之列。您瞧,这都是月饼背后的勾当。没人能说送月饼是行贿,过节送礼乃人之常情。《南方日报》曾有一个报道,说中秋节刚过,某地一位城市美容师在垃圾桶里捡到一盒还未启封的月饼。当他打开一瞧,顿时目瞪口呆,原来盒子里装的不是月饼,而是塞满百元面额的人民币。据估计,受礼者由于收受月饼太多,便把这盒貌不惊人的月饼当作垃圾扔掉了。看来,那位送礼者也太大意了,而那位受礼者却又太粗心了。诚然,这回一方“赔了夫人又折兵”,另一方“大意失荆州”,阴差阳错使双方还不至于构成行贿与受贿。

   “买月饼的不吃月饼,吃月饼的不买月饼”,这已经成了中秋节中国社会一种奇特现象。一般来说,买是为了吃,因为需要吃所以才买。可是在中国社会变成了“买是为了送,吃是因为有人送”。当然这不是一般普通百姓,尤其不是指农民和失业工人。除了上面说的市场上还有一两元一个的月饼外,许多农村的农民也会自己做月饼。官场社会不同,可以说几乎没有一个官员去市场买月饼。事实是,中秋节到来前,许多官员家里的月饼已经堆积如山,还发愁怎样能转送出去。实际上官员之间也在互送月饼,大家心照不宣,都不是自己掏腰包买的,彼此彼此。由此,月饼竟然像货币一样有了流通功能。

   月饼啊月饼,你是中国社会罪恶的泉源之一。腐败的月饼或月饼的腐败,中共当局很是清楚,媒体也不断披露,但腐败现象没有任何改变,甚至愈演愈烈。在我看来,根本上还是个社会制度问题。同样是月饼,我们来看台湾的一则故事。台湾法务部为防止贿选腐败,制定一标准,凡是超过三十元(新台币)即是行贿。台湾法务部长陈定南,号称清廉第一,操守第一,送礼的分寸,无人能出其右。第一,他绝对不失礼;第二,送礼绝不豪奢;第三,照顾家乡,物品必来自宜兰。送的人心安,收的人温暖,连商家都感谢。有一次,他细心地透过国会联络人分送月饼,一人一盒,一盒不多不少:两个。算算价钱,一个二十二元,连包装,全部四十八元,不超过五十元,堪称政坛送礼之典范。尴尬的是,法务部大力查贿,订出贿选标准价:不得超过三十元,搞得朝野立委大呼荒谬。这下可好,两个月饼立刻被逮到小辫子,吃一个在贿选标准以下,吃两个就超过标准,还好陈定南不参选,否则他岂不也触法?陈定南的月饼,成为立法院口耳相传的一则笑话。(参见《中时晚报》)虽然是个笑话,但也可以看出民主社会的台湾,腐败虽然有,但受到严格控制。

   如果中国立法制定贿赂标准在三十元,中国的月饼市场一定会冷下来,月饼的身价就要降到与其他中国传统食品相等的地位,中国社会腐败之风也许会收敛。当然这不可能,中共当局自身腐败透顶,哪里会有什么反腐败的政改决心。

   2003年9月9日

   (原载《民主论坛》2003年9月11日http://www.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