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赵达功文集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赵达功

   中共当局宣传毛泽东思想,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和中国革命实践的统一,毛泽东思想的灵魂表现在三个方面,即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这当然都是胡扯。真正的毛泽东思想实际上是“造反有理”和“无法无天”。造反有理和无法无天贯穿毛泽东的一生,他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归根结底就是造反有理”。既然造反有理,就必将置法律度外,所以造反有理也就是无法无天,这才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

   毛泽东思想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也给世界其他国家带来巨大灾难。最典型的例子要属波尔布特领导下的红色高棉,杀人如麻和无法无天的红色高棉将毛泽东思想的精髓表现的淋漓尽致。虽然波尔布特已经死了,红色高棉也早已垮台,毛泽东思想的发源地中国实际上也早已远离了毛泽东思想,但毛泽东思想的毒害并没有完全寿终正寝。中国临国尼泊尔的民主制度正在面临毛泽东思想派别共产党游击队的“造反有理”,这也许是毛泽东思想在国际上唯一发挥作用的国度(秘鲁毛派“光辉的道路”已销声匿迹)。

   有资料显示,1990年尼泊尔改行君主立宪制的多党议会民主后,昔日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众多派别逐步形成为尼共(联合马列)、尼共(马列)和尼共(毛派)等几个较大的党派,并开始进行合法的政治活动,参加议会选举。但是尼共(毛派)对这一新的政治体制变革仍然不满,他们也不满意尼共(联合马列)在1994 ——1995年一度执政时推行的右倾政策。于是,其领导人决定离开首都和大城市,到农村去发动群众,进行革命,实行的是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他们首先进入西部山区的罗尔帕(Rolpa)、卢孔(Rukum)和皮乌坦 (Pyutan)等县,并于1996年2月12日正式开展起了“人民战争”,其目标是推翻君主立宪制度,建立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

     最早的时候,这支力量还不能称其为武装,因为他们当时手中的武器就是大刀和匕首,这与毛泽东当年到农村发动农民革命如出一辙。笔者曾经看到过一张图片,图中一个毛派女共产党领袖正在向农民演讲毛泽东思想。由于尼泊尔城乡差别悬殊,很多农村群众的生活贫困,尼共(毛派)领导人提出的诸如实行彻底的土地改革,让人民当家做主和反对社会歧视等等口号,在广大农村颇有吸引力和号召力,与毛泽东当年“打土豪,分田地”差不多。尼泊尔西部城镇罗尔帕附近树立着一个红色的木门,上面的横幅写着,“此门通往毛泽东主义共和国”。在短短几年间,尼共(毛派)组织起2000人左右规模的相对正规武装力量并发展了近万名游击队员,声势迅速壮大。到后来,“毛派”活动范围扩大到近40个县(全国共有75个县),影响力甚至达到首都。

   造反有理和无法无天的毛泽东思想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带来的灾难是有目共睹的,共产主义运动失败了,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也破产了,不仅前苏联和东欧唾弃了列宁主义,中国也同样唾弃了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毛泽东反人类和暴力思想已经没有了什么市场,就是尼泊尔山区活跃的毛派共产党也蹦达不了几天,失败是注定的。正如陈奎德博士《审判毛泽东——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一文指出的那样,“毛失败的原因在于毛自身目标的悖论:他企图把无法无天的造反者与最高的极权统治者两种身份共存于自己一身。这种二者兼得的狂想遭遇了骇人的败绩。前一身份的理想是无政府状态,后一身份的理想则是严酷专制。而这一失败引起的空前悲剧性后果则是二者坏处的叠加,它比前述任何单独一种悲剧更为可怕。文革之为空前浩劫,正是这种叠加的产物。”

   世界上过去和现存的毛泽东思想派别共产党,都是一种造反模式:枪杆子和农民。枪杆子是毛派共产党要进行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农民是利用的对象,也是受迫害受欺骗的牺牲品。

   在国际上,毛泽东思想从来没有取得真正的胜利。现在的中共当局否定与尼泊尔毛派共产党有任何联系,但中共并没有否定毛泽东思想,甚至还在继续宣传危害人类社会的毛泽东思想。只能这么说,中共当局与尼泊尔毛派没有组织联系,但如果说毛泽东思想是中共的指导思想,同时也是尼泊尔毛派组织的指导思想,那么中共与尼共(毛派)是不是在思想领域内实质上没有根本区别,至少在枪杆子和暴力恐怖方面没有区别。

   2003年10月1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