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赵达功文集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曹长青先生的《打一场摧毁专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文章写得好,道出了崇尚民主自由,反对专制独裁,打击恐怖主义的人类正义的声音。尤其对恐怖主义来源于专制的观点,我是赞同的,但摧毁专制何必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在我看来世界大战已经是历史,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也不是世界大战,如果真的有第三次世界大战,相信是毁灭人类的大战,既然是毁灭人类的大战,那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看到的人也一样死亡,怎么可能再度发生世界大战?提一些商榷意见。摧毁专制和世界大战没有任何必然联系。人类社会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不能说与战争没有关系,因为人类的文明与进步的发展不是存在于和平环境中,并且始终贯穿在战争中,是通过血的洗礼来不断确定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一种宗教与另外一种宗教的关系秩序。但是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不同利益国家集团之间的战争,而且也不是民主国家集团对专制国家集团的战争,战争的双方都包括专制国家。除非第三次世界大战是民主国家集团对专制国家集团的战争,但是,当今世界只存在民主国家集团而不存在专制国家集团,并且专制国家一直在减少的过程中,不管从经济力量还是军事力量,专制国家都不能形成对民主国家集团的威胁。如果说有中国这样最大的专制国家存在,而存在世界大战的危险,那也仅是想象而已。原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专制集团存在,一场民主国家集团对专制国家集团的世界大战,一场资本主义自由世界国家集团对共产主义专制国家集团的世界大战,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事实上,共产主义专制国家集团在没有发生世界大战的情况下已经彻底垮台,而且苏东国家集团全部转换成民主自由国家。中国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共产主义专制国家,并且也只有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才能够形成对世界的威胁,但是中国已经放弃了共产主义,尤其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已经纳入世界经济甚至政治一体化的过程中。仔细观察中国,中国的专制统治体系是脆弱的,中国的专制政治体制随着经济关系的改变,也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之中,因此这种战争根本不可能存在。至于说到是否会产生以中国为首的共产主义国家集团,那更是不可能。共产主义国家目前主要集中在亚洲,甚至可以说,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共产主义中国存在,才会存在共产主义国家,如果连中国都不是共产主义国家(最少形式上),北朝鲜、越南怎样支撑共产主义?何况北朝鲜这样的独裁专制国家,连中国也不愿意与其同流合污,无论如何也没有共产主义专制国家集团的基础。除了中国、北朝鲜、越南、古巴等共产主义专制国家以外,世界上的专制国家还有多少?如果把专制国家与宗教联系起来,那么毫无疑问,宗教是世界上专制国家存在的重要基础条件,尤其是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存在和蔓延,使得当今世界上专制国家具有宗教的色彩成为专制的特征。最典型的是阿富汗、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等纯粹政教合一的原教旨主义国家或伊斯兰君主制国家,尽管有些国家他们经常站在民主的西方国家阵营,但维持专制统治是他们的本质立场。民主自由的西方政治实际上威胁他们的统治,在这一点上,亲西方的伊斯兰教国家和仇视西方的伊斯兰教国家立场和观点是一致的。因此,应该不用掩饰的指出,当共产主义专制社会灭亡的时候,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成了世界上维持专制的唯一根源,当然这种专制仅仅是存在于伊斯兰教国家。曹长青先生所倡导的打一场摧毁专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明确指出是针对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专制的战争,而非包括中国在内的专制国家。其实,曹长青先生在整篇文章中的观点都是针对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只是文章题目有点问题罢了。这个世界上,除了共产主义专制和伊斯兰教专制,我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专制形式。曹长青先生在文章中特意提到伊斯兰教国家土耳其,说:“土耳其不仅不是反美或恐怖主义活动的庇护地,恰恰相反,这个穆斯林国家过去50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19个成员中唯一的穆斯林国家……”是的,这的确是事实。但仅仅一个而且是唯一的一个土耳其,不能证明伊斯兰教国家可以与西方基督教国家和平共处,甚至成为亲密朋友。当年巴列维国王领导的伊朗也是西方国家的盟友,但结局怎样?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崛起,改变了国家的性质,也影响了世界政治格局。土耳其国内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不知道哪一天会像伊朗那样让国家性质改变。阿尔及利亚已经差一点成为原教旨主义国家,谁知道巴基斯坦、埃及、沙特等国家哪一天会步伊朗、阿富汗后尘?在摧毁专制问题上,我的观点是,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主义专制在迅速消亡中,从严格意义上说,中国和越南已经不属于共产主义专制国家,已经是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专制国家。剩下的小小的北朝鲜,其专制统治会像罗马尼亚一样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不足挂齿,只要制止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发展就够了。那么剩下的专制形式,就是专制的伊斯兰教国家。应该研究的是如何联合所有的伊斯兰教国家防止原教旨主义蔓延问题,只要能够阻止原教旨主义蔓延,不仅可以使大多数伊斯兰国家走向民主,同时也可以肯定说,就基本上消灭了目前对世界和平最具威胁的恐怖主义基础。千万不要混淆概念,专制和恐怖在一个国家内可以紧密联系在一起,专制本身就是对自己国家的人民实行专制,同时也是实行恐怖主义。恐怖的对象是人民,不是别的什么国家。但国际恐怖主义不是针对自己国家内部的人民,而是针对世界民主自由体系,如果带有宗教色彩,那么这种国际恐怖主义是针对异教国家和异教徒。过去的共产主义国家集团支持的武装斗争和游击队,我认为那不属于恐怖主义范畴,是光明磊落的,目标和观点都明确的武装革命。没有听说中国或者前苏联去组织劫持美国的飞机,或者去袭击西方国家的大使馆之类的恐怖主义活动。推翻一个国家的政权,重新建立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政权,是其目的,而不是扰乱一下完事。“杀鸡焉用宰牛刀”。对付当今世界上的专制和恐怖主义,无须发动世界大战。尤其是对付恐怖主义,那是“猫捉老鼠”的游戏,只要老鼠不是“米老鼠”,老鼠戏猫就只能是童话笑谈。

   2001年9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