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赵达功文集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漠宁先生在《多维观点》发表题为《评赵达功的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的文章,其中的观点我是理解的。在《民主论坛》上发表的迪里夏提•热西提《尊重与理解是相互合作的前提》讲话稿我也浏览一下,我是理解和同情的。但解决民族问题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历史和现实的问题。讨论民族问题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历史形成事实,形成的事实又是现实的原因,将原因拿到现实来,出发点应该是尊重历史尊重现实。 单一的民族国家不会存在民族问题,像日本、韩国(朝鲜)等就是这样,但多民族国家大部分都存在民族问题。当然美国是一个特殊情况,她不仅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也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家。美国不存在民族问题,存在的是种族问题。典型的如中国、俄罗斯、印度、印尼等国家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存在的民族问题都是国家历史的形成。 现实的世界朝着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方向发展,那不是一个单纯经济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一体化意味着整个人类世界按照一定的规则模式共同生活和交往,意味着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群相互融合、相互信任、相互承认、相互尊重,从而形成一个地球人类统一体。历史上只要不是为狭隘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宗教主义、种族主义等所困惑的政治家、理论家,其思想的根本目标都是世界大同。马克思主义试图实现共产主义世界大同,虽然现在看起来可笑和荒谬,其实不是目标荒谬,而是通往的道路、方式、手段等荒谬,且对想象中世界大同的描绘荒谬,因而不被世界认同。中国的历史就是一个各民族融合的历史。在许多学者看来,汉族本身就是中国各民族融合的产物,从西晋十六国开始,五胡乱华、南北朝,到蒙古人、满清人对中国的统治,汉族人早已不是两千年以前的汉族人。漠宁先生说我有大汉族主义情绪,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有。但从我个人思想上讲,我没有大汉族主义思想,我根本没有因为我是汉族人就感到自豪,漠宁先生误会了。为什么特别说到深圳的新疆小偷,因为那是一个事实,我只是实事求是讲出真实的东西,决没有歧视维吾尔族的意思。为什么我不说蒙古族人、藏族人、朝鲜族人在深圳的小偷?我承认汉族人小偷最多,而且做的都是大案要案,但是抓到他们,法律也毫不留情依法惩处。但惟有对新疆小偷难以按照法律惩处,总是有一个民族政策问题让司法部门头痛。我不知道在深圳究竟有多少新疆人,但新疆小偷占深圳新疆人的比例恐怕是最高的。我承认在深圳的新疆小偷是“小”偷而不是“大”偷,大都在街头做一些掏包之类的事,而且许多是新疆儿童,这些儿童背后当然是大人。我说新疆小偷是新疆人的败类,新疆朋友应该赞同。我也相信中国汉族人的小偷在外国还是在中国其他少数民族地区,汉族人不会因为小偷是汉族人就同情和支持。那些小偷也是中国人、中国汉族人的败类,我们汉族人只会为他们的行为感到羞耻。漠宁先生,如果新疆小偷在深圳仅仅是极个别现象,那我就是吹毛求疵,如果成了深圳市民特别议论和反感的热点,那确实影响了民族感情。指责新疆小偷的更应该是维吾尔族朋友,维吾尔族人应该对他们本民族败类的行为感到羞耻。不能因为小偷是少数民族就不能指责,一指责就说是大汉族主义。美国在历史上曾经有严重的种族主义问题,但不能因此当黑人、亚裔黄种人犯罪时,可以躲避法律的惩罚,一依法治罪就说是种族主义。所以我的那篇东西是要说在法律面前民族也应该平等,不能汉族人犯罪要依法治罪,而少数民族人犯罪却网开一面。至于有些民族政策当然我赞同,如考大学、生育、就业等等,汉族人并没有因为政策不平等不满。至于漠宁先生抱怨的同化问题,民族语言教学问题等,我非常理解。如果中国政府有意识地去同化别的民族,我也反对。但别忘记,历史上被汉民族同化不是汉民族强加于少数民族身上的,而是少数民族主动自愿被同化的。满族人被同化是汉族人的过错吗?不是,主动被同化的直接目的是为了统治汉族人;再远一点,蒙古族人不愿意主动被汉民族同化,就无法长期统治汉民族,元朝只有八十几年,尽管如此,汉民族在心理上没有仇视蒙古族人,还把成吉思汗当成中国的民族英雄。而且汉蒙世代都作为兄弟民族友好相处的,直到现在除非是别有用心挑起民族纠纷,汉蒙民族依然和睦相处,虽然蒙古民族有自己独立的国家,但中蒙存在多少民族仇恨问题吗?我们内蒙古人民为了民族利益去逃到蒙古国去吗?再远一点,北魏时代,鲜卑人公元439年统一了黄河流域,鲜卑人本来是北方的游牧部落,但却学习汉人的农耕,逐步定居下来。北魏孝文帝不仅迁都洛阳,而且还下令鲜卑贵族采用汉姓,穿汉人服装,学习汉话,提倡同汉人通婚,结果当然同化了。为什么藏族人没有被汉族人同化?为什么维族人没有被汉族人同化?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没有占领过中原,没有自己主动同化,当然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劣根性是将其他民族视为蛮夷鞑子,总是要驱除鞑虏,驱除决不是同化的意思,反而是隔离的意思,汉民族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鄙夷少数民族,但却可以证明汉民族没有同化少数民族的愿望。这都是历史,也都是事实。所以,请漠宁先生注意历史事实。解决民族问题重要的是中国各民族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建立在民族平等的基础上。同时为什么要讲还要建立在法律基础上?法律只重事实,而否定民族之间的差异性。美国社会最典型,她几乎集中了全世界的民族和种族,如何处理民族问题?没有民族政策,只有法律。如果说有种族政策,那也是要求种族平等和保护少数族裔(如印地安人)的权益。关于迪里夏提•热西提的观点,我将在另外一篇文章中评论。

   2000年12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