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赵达功文集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新闻开放是昙花一现,中共终于露出狰狞面目
·北京奥运正在导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既封杀温家宝又封杀刘晓波的背后逻辑
·爱国主义与抵制中国货、中国籍
·处决杨佳当天我在上海
·美国仍是世界第一
·我看陈绍基的书法不错
·“操”还是“操”?
·我看见了满城尽飘黄丝带!
·刘晓波的旗帜!—刘晓波生日祝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公民维权终究要走向政治维权,公民没有政治权利,宪法赋予公民的其他权利就不可能有保障。2003年──被一些学者称之为公民「新民权运动元年」,许多个案影响了当局决策,似乎显示了某种程度上公民与统治集团互动的关系,「胡温新政」看起来也有其「新」的一面。孙大午非法集资案件,引起学界对金融法的讨论;孙志刚被活活打死一案,导致废除收容法;蒋彦永敢于说真话,戳穿卫生部和北京市政府高官谎言,导致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市长孟学农下台,为战胜SARS做出贡献;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顶住压力,全心全意救助爱滋病患者;还有为维护拆迁户的权利而呼喊的郑恩宠;上海市民胡愚文天天到公安局申请游行;对「乙肝歧视」的行政诉讼;……等等,不胜枚举。这些个案都是公民自觉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毫无疑问对中国的政治改革形成了民间压力,可以说是一种「新民权运动」。不过,我总觉得把分散的个案集合起来,而没有主动和有意识的政治上遥相呼应,称为「运动」还是勉强了点。 (博讯 boxun.com)

    政治改革依然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言论自由依然是中共的禁区。在「新民权运动」(姑且这么说)兴起的同时,中共加紧了对政治人权的迫害,如果说2003年是公民新民权运动元年,那么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这一年是因言治罪最严酷的一年。在这一年行将结束时,12月1日,陕西异议人士颜钧被判处两年徒刑,罪行就是所谓「煽动颠覆国家」,具体说就是因为写文章批评共产党和专制制度,这无疑是给方兴未艾的民权运动当头浇了一瓢冷水,当局在误导国民将民权与公民的政治权利割裂开来。

    在中国,「人权」是个政治敏感词语,而「民权」却还能被当局接受,「民权」毕竟与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联系起来,而人权则成为纯粹的政治权利了。这种民权和人权的对立,大概就是中共当局所谓的「底线」了,意思就是只要不触动一党专制和专制制度,允许民间的维权也就成了专制暴政的遮羞布了。

    我当然赞同中国知识界在偷偷摸老虎屁股的举动,王怡、秋风、陈永苗最近在《新京报》和《新闻周刊》上发表系列维权文章,试图通过宣传和推动民间维权运动,打「人权」的政治擦边球,从而达到促使当局政治改良的目的。但当局很清楚,当局可以藉此来缓和社会矛盾,并证实中共的确是「三个代表」,让国民雾里看花似的感受「胡温新政」,感激当局赐予民间维权的自由。

    今年杜导斌、罗永忠、颜钧等十多名政治异议人士因言治罪,「胡温新政」开了一个坏头,而且预料明年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将更为严厉。政治维权如此艰难,对民间维权运动我也不十分乐观。因为我坚持认为,没有政治权利的公民,其他个案维权很难形成运动。上海的胡愚文先生给中共当局出了道难题,申请反腐游行迟迟不能批准,如果胡愚文先生坚持申请,结果只能是两个,一是永远不批准,二是将胡愚文绳之于恶法。

    2003年12月3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