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赵达功文集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本来我对胡万林事件是不关心的,因为我对庸医治死人非常愤慨,但后来我却同情胡万林。    对中医我是外行,但也多少知道一些,因为文革时,中国医学界里中西医结合治疗疾病是医学革命,比如动手术时用针灸麻醉,就是中西医结合的典范。当然,那时侯说“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尽管如此,没有哪一个伟大的中医学家获得诺贝尔医学奖,这也不怪颁奖组织,现在看来,如果华佗和李时珍年代有颁奖这回事,那华佗和李时珍、张仲景一定当之无愧;如果再说到更早的扁鹊和《黄帝内经》的作者(托名“黄帝”),那中国医学水平在当时可能是世界的顶峰,什么诺贝尔医学大奖都应该颁发给中国人。不过话说回来,那是历史,当时的伟大中医学也没有传到西方,有记载的只是在朝鲜半岛、日本、东南亚等临近的国家和地区广泛应用,也没有颁发什么医学奖的,连中国人自己也从没有发过奖。中医过去没有医学院,没有研究机构,没有统一的标准,尤其一些祖传秘方,它能治好病,但往往是家传,不会收学生、徒弟,许多家传也是传男不传女,如果家里没有男孩,珍贵的秘方还会失传。

   文革时中国对中医十分重视,赤脚医生盛行,确也解决了不少农村缺医少药的问题,但赤脚医生主要还是靠西医来治疗疾病,中医最红火的要属针灸术。当年母亲很好奇,她自己闲置无聊学习针灸,同时还叫我也学习针灸术,那时侯,我们没有师傅,没有老师,更不是在医学院学习,完全凭着革命热情,找几本赤脚医生手册之类的浅薄的小册子,照着上面的绘图,自己在自己身上练习针灸,扎了很多穴位,酸痛麻胀的感受也真解决了一些问题。有一位中学同学的母亲得了风湿性关节炎,正规医院就是看不好,老太太听说我学针灸,就非要让我给她看,我是出生牛犊不怕虎,真的每天跑到她家,给她针灸并施以拔罐,完全是二把刀。她后来渐渐病情有好转,记得她还曾经送我一蓝鸡蛋。那时侯生活困难,买鸡蛋要鸡蛋票,也说明我也有了一点“医术”,自己也沾沾自喜。现在从胡万林案件看来,我也是无照行医,是违法行为,如果要翻旧帐的话,可能也会受到起诉。还是侥幸,我没有治死一个病人,大概是因为我一共才有治疗十几个病人的历史。

   我自己很少得病,偶然得病也看过中医,就是不看中医,有时也吃点中成药,最常用的是牛黄解毒片等,但主要还是看西医。

   我从来不信神鬼,从来不相信神秘的“气功”,更不相信宗教那一套,从这一点上说我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因为在那个年代,人的思想是没有自由的,你在学校里只能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还有毛泽东思想,你每天要讲的是阶级斗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要其乐无穷;你所能接触到的书籍,也是经过严格政治检查筛选过的,各种媒体全是一个声音。在这种环境下熏陶,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是思想的奴隶。现在比那时开放多了,有长辈老人劝我信教,我尝试但不行,我的无神论思想已经根深蒂固。

   的确,唯物主义把世界看的太透彻,太冷酷无情,不象唯心主义那么虚无缥缈,那么浪漫多彩,使人沉湎于对另外一个世界的幻想之中。对现在炒的红红火火的法轮功我是嗤之以鼻,过去从未听说过,党中央一抓法轮功,现在它就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对它的批判和把法轮功组织定为邪教组织,使得法轮功在国内外声名大噪,法轮功已不是一个强身健体的功法,也不是什么宗教问题,而成了一个政治问题,一个党和国家兴亡的问题了。小小的法轮功让江泽民大伤脑筋,我看不值得。开始总以为批判法轮功是小题大做,不以为然,把法轮功上升为邪教,也抬得太高了。法轮功或其他什么功法,如果没有什么政治目的,何必大惊小怪。人们已经不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了,又没有什么新的主义、思想让人民接受,他要去信教练功,总比去参加民运要好,对共产党政权我看不出有什么威胁。是不是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一个偶然,在网上看了对胡万林事件的报道,胡万林事件还牵涉到柯云路,那有什么关系?柯云路是做学问的,他的学问观点如何,跟所谓胡万林案件有什么关系?中国还没有思想犯,人们有权利发表自己的看法,何况中国已经加入了公民权利国际公约,共产党总不能不留一点遮羞布。胡万林事件应该给学术界、理论界去辩论,不是总说“理不辩不明”吗?胡万林事件总是和一些社会气候联系在一起,比如伪气功学、法轮功等,其实胡万林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只是政治的需要罢了。而那个叫司马南的人满嘴胡说八道,你真的懂科学吗?随意给柯云路发了一个邮件,意思是只要是坚持科学,实事求是,我支持你。其实,柯云路的书我买了不少,还有朋友送的,有一套书上还有柯云路的亲笔签名,但我从来没有完整读过,讲老实话,我不感兴趣,因为我不相信他会用现代科学发现来解释他的观点,尽管可能他的观点很可能是正确的,但能否科学论证和严密的逻辑论证?这样说可能对他不敬,希望原谅。他写过一本《柯云录新疾病学》,我没有认真读,只是随便翻了翻,但我却读了一本和他书名相同的书,就是中国发行的《第一推动丛书》中的《我们为什么生病》,作者是美国的R.M.尼斯和C.C.威廉斯。这本书是从达尔文进化论的角度来研究人为什么生病,是让人心服口服的科学著作,写的活泼生动,通俗易懂,很有折服人的魅力。当然作者本身就是科学家,柯云路先生无法与其相比。如果柯云路先生未读过的话,建议找来读一读。后来接到“思想者”发来一些有关胡万林事件的文章,尤其是律师的辩护词,感觉很有道理,但还不够深刻,引发了我这个本来对此不感兴趣的人的好奇,也胡乱写一些东西。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