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赵达功文集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在深圳曾与许多全国著名演员一起吃饭、听歌、跳舞,其中也有“十大笑星”中的相声演员,与我有一些交往。舞台上相声演员的表演是要逗观众乐的,舞台下的相声演员说话也是十分幽默。文革中,我也做过业余文艺演员,也表演过相声、评书、乐器、舞蹈之类的“革命文艺节目”,多少还有些底子,和演员打交道还能应付自如。某著名相声演员在一部喜剧电影里担任主角,恰好首映式就在深圳。电影我没去看,有幸电影后的聚会被邀请参加,参加聚会的都是要好的朋友,其中不乏有政府官员、企业主、商人和我这样泛泛之辈的人。席间,大家祝贺首映成功。虽然许多人我不认识,但由于本来就与演员熟悉,加上也有“三寸不烂之舌”和业余演员的底子,年轻气盛的我自然毫不拘束,天南地北,海阔天空,侃侃而谈,大有喧宾夺主之嫌。几杯白酒、黄酒、啤酒下肚之后,更是酒壮英雄胆,话匣子打开就一泻千里,竟然与那位著名相声演员即兴表演起来,你逗我捧,一来一往,博得满堂喝彩,笑声掌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常。相声演员就是要滑稽幽默,那位相声演员说了一个段子,至今记忆忧新。看官听我道来: (博讯boxun.com)

    说是有一个残疾人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中央领导接见,当时这位代表非常激动,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见他双手紧握中央领导的手说:“中央领导对我们残疾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我们现在的日子好过多了,多亏了我们残联主席是小平同志的儿子,希望中央领导多出一些象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我们知道,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是文革的受害者之一。1967年9月,邓小平全家从中南海被扫地出门,厄运才刚刚开始。当时北大的红卫兵头头聂元梓把邓朴方和当时也在北大技术物理系念书的妹妹邓楠秘密关在北大物理楼实验室内,在长达四个月的折磨毒打中,聂元梓等人逼迫他们兄妹交待父母的“罪行”,但遭到拒绝。于是,在1968年9月,聂元梓唆使一群红卫兵把邓朴方关进一间被放射性物质所污染的实验室里,并把门封死。邓朴方知道,如果在这间放射线已外泄的房间待太久,自己必死无疑。情急之下,想翻窗顺四楼的水管逃走,不幸,他从8米高的地方摔落地面,脊椎骨受重伤。这一摔,改变了他的一生。他起先是双腿瘫痪,后来因为红卫兵拒绝让他到医院去医治,一拖再拖,终于自腰以下半身不遂。(参见阮次山《邓朴方其人》)

    粉碎“四人帮”以后,邓小平及其全家终于翻身,而且邓小平很快成为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但这些并不能使邓朴方站立起来,他需要细心护理,轮椅将伴随他一生。由于身体的原因,邓朴方在政治上也不可能有大的作为,但作为残疾人,担任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和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主席,却是最好的事业寄托。也正是因为邓小平的儿子担任这一职务,给中国残疾人带来了福音。邓小平在世时,邓朴方最充分地利用了父亲的权势,为中国残疾人事业做了大量的工作,从大量筹集残疾人福利基金到提高残疾人的社会地位,邓朴芳的功绩不可磨灭。尤其邓朴芳国内外的周游,所到之处,都受到空前的欢迎,各省市自治区领导都会亲自接见,残疾人组织得到完善和重视。残疾人文艺汇演,残疾人体育运动,残疾人企业,甚至残疾人书法、绘画等都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所有这些,大家都清楚,邓朴方能够在残疾人事业上有所作为,是因为他有至高无上权力的父亲,否则,就完全截然不同。所以,我们完全理解那位残疾人的话,“希望中央领导多出一些象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人一走,茶就凉。邓小平逝世后,中国残疾人事业没有了乘凉的大树,当年红红火火已经日见暗淡。邓朴方的身体可能大不如从前,重要的是邓朴方也不愿卷入政治旋涡,他也很少抛头露面,没有再周游全国各地。问题是,就算邓朴方有心继续为残疾人事业多做点事,也不会得心应手,如果还有人对邓朴方恭维,那也不过是面子上的事,邓朴方也清楚这一点,江山依旧,风光不在,何必再做既让别人难堪又让自己难堪的事情呢!

    《亚洲时报》报道说,第十届世界夏季特殊奥运会在6月29日落下了帷幕,各参与队都领回了自家的成绩单。令人讶异的是,在这届赛事中,中国大陆成绩是遥遥落后于680万人口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甚至比不上不足50万人口的澳门。事后,国内媒体对此的报道是草草了事,仅简单介绍了一下中国代表团取得的“荣誉”,对差强人意成绩一字不提。而就在今年5月24日,国际特奥理事会才刚通过表决,同意将2007年世界夏季特殊奥运会的主办权授予中国。据大会最后公布,这次在爱尔兰举行的特奥会中,中国大陆代表团共获得19块金牌,10块银牌、3块铜牌,共32块奖牌;香港代表团是31金、13银、6 铜,共50块奖牌;澳门则分别为19金,17银、8铜,共44块奖牌。相比中国大陆地区,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仅算弹丸之地,祖国大陆如此不济地屈居于其下,可谓面目无光,却又并非事出偶然。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前两届特殊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的成绩:1995年第九届特殊奥运会,中国获得33枚金牌、23枚银牌和9枚铜牌;1999年第十届特殊奥运会,中国获得18枚金牌、14枚银牌和15枚铜牌。

    数字说明了中国残疾人体育事业每况愈下,虽然一直是邓朴方担任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但为什么1995年的第九届特殊奥运会中国成绩最好,而后来两届却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这就是“权力效应”,1995年第九届之所以获得好成绩,是因为国家重视,而国家重视的原因是因为邓朴方,而邓朴方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父亲邓小平。如果邓小平如今还在世,我想后两届特殊奥运会中国的成绩不至于如此的糟糕。

    中国残疾人事业不能仅仅依靠权力的倾斜,更不能指望中央领导子女为残疾人,只有制度和人文关怀才能保障残疾人的利益。香港、台湾、澳门对残疾人事业很重视,不仅是政府重视的问题,重要的是制度问题。民主制度总是能将社会各层面的诉求反映上来,引起政府和社会的关心重视。中国大陆残疾人事业如果靠出现邓朴方这样的“权力效应”来支撑,显然不会长久受益。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居中国

    ---《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