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胡安宁理解错了]
赵达功文集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安宁理解错了
   对胡安宁先生6月7日在《多维观点》发表的《赵达功“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两个误区》一文,我表示感谢。但是我相信,胡先生并没有认真读我的文章,得出的结论有些唐突。对此,我的解释如下:

   我的文中从未说过“中华民族=汉族”,胡先生不能把“莫须有”强加于我。我的原文是:……“中华民族”最初就是指汉族,并非包括中国其他民族。”接着我用“驱除鞑掳,恢复中华”来证明这一点。后面我强调:当然,现在所说的“中华民族”泛指中国国家范围内居住和生活的各民族,因此,它由原来意义上的单数演变为复数,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和你一样反对“大汉族沙文主义”,但是现在的“中华民族”非指汉族,而是指中国56个民族的集合,当说到“中华民族”时,中国共产党和普通老百姓的认识是相同的,都不是指的汉族。但是我要多说一点,要说共产党有“大汉族沙文主义”不如说汉族人本来就有传统的“大汉族沙文主义”,满族人做中国的领导人有什么不好?可是你再好,汉族人就是不买帐,总是要“驱逐鞑掳,恢复中华”,作为汉族人的领导人再坏再腐败,老百姓也会接受。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但他可以做苏联的领导人,秘鲁的藤森是大和民族人,也可以做总统,美国的历届总统要按民族考证,恐怕也太多了,但是狭隘的汉族人决不允许外族人统治中国,除非是强制性的。其实,许多亚洲国家的领导人是不允许外族人担任的,可以想象日本国、韩国要由一个美国人或中国人或印度人来领导吗?刚刚发生政变的斐济就是因为印度裔人担任国家领导人,政变者要求由土著人担任政府首脑。可见,如果这都是“沙文主义”不是到处可见吗?

   按照胡先生的意思,“中华民族”是以单数形式表达复数感念,应该改为“中华各民族”。我认为胡先生犯了一个概念错误。民族是个抽象概念,汉族、日尔曼民族、藏族、库尔德民族等是个具体概念。当我们(中国人)说到“欧洲民族”、“亚洲民族”时,是不是因为掉了个”各“字,人们就误解为以单数形式表达复数。这有点象搞文字游戏,显得很无聊。我不厌其繁按照逻辑法则给几个概念下定义:欧洲民族就是居住在欧洲各不同民族的集合民族;亚洲民族就是居住在亚洲区域的各不同民族的集合民族;中华民族就是居住在亚洲中国区域的各民族的集合民族。这样下定义可以吗?是不是符合“被定义概念=属差+临近的种”的格式。我说“中华民族”是个抽象概念,抽象概念是否分单数复数,比如“水果”这个抽象概念是单数还是复数?“一个水果”或“几个水果”是什么意思?简单的把概念用单数复数来说明,怎么说明的了。英文里的CHILD和 CHILDREN,单数复数很清楚,中文里“大人不要跟孩子计较”的话,其中“孩子”没有单数复数之分,我们中国人是不是就理解错了?当具体事情,比如张三家的大人和他的孩子张小三吵架,我们对张三说前面那句话时,“孩子”是具体的张小三,是单数;当我们讲大道理引用那句话时,“孩子”是个抽象概念,是泛指,不是指张三或李四家里具体的孩子。中国识字的老百姓哪个不理解?不识字的也理解。

   这逻辑学也是洋玩艺,好是好,但不能拿来乱用。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关系,根本用不到对“中华民族”这个抽象概念的论理,因为抽象概念虽然有其内涵也有其外延,但不能以“单数复数”来说明。胡先生说,中华民族成了56个民族的集合名词“能否如此泛称”?我说能。“中华民族”是历史形成的,在这个形成过程中,“中华民族”不一定是具体56个民族的集合,它也是一个变量,可能是46个民族,也可能是66个民族。如果中国哪一天象俄罗斯那样允许西藏独立,中华民族的56个民族岂不是少了一个民族,少了一个藏族,中华民族依然是中华民族。可见,“中华民族”的内涵是个确定中的不确定数,但肯定一点,“中华民族”中如果没有了“汉族”决不存在“中华民族”。这个集合概念的中心是“汉族”,这是“大汉族沙文主义”吗?胡先生说,以单数表达复数概念推导共产党是“專制取消個別籍以強姦民意的慣用手段,竊為之不取”。按照胡先生所说,如果明天中国成为民主国家,“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就会消失,因为“中华民族”是专制下的称呼。我到想等一等看人们怎样将“中华民族”改为“中华的民族”!

   关于胡先生提到“国家”和“祖国”的问题,我认为没有必要再解释,因为你“明”换了概念并且强加概念,不利于问题的讨论。

   另外,我想提醒胡先生,不要断章取义,你的“趙文又斷言在中國這地域范圍居住的其他55個民族"… 隻是象徵性的…失去了一般意義的民族"”。其实,我只是说个别民族,难道我会指象藏族、维吾尔族、蒙古族、朝鲜族等这样的民族吗?用“……”来割断原文,从而歪曲原意合适吗?

   (2000年6月8日)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