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赵达功文集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国内外媒体看好胡锦涛、温家宝,中国学者尤其是不同政见者也几乎是一致支持胡温,中国民众也表达了对胡温的期望。但从开始我就不敢苟同,我一直用警惕的眼光看著胡温,也一直对胡温的表现忐忑不安。人们之所以对胡温抱有幻想,首先是人们厌烦了江泽民,心里觉得只要江下台,换谁都好。中国民众有饥不择食心态,尽管饥不择食也是因为无可奈何──中国人没有选举国家领导人的权利;中国社会也是有病乱投医,把解决中国社会体制问题冀希望于伟大领袖,以为胡温是华佗再生,可以医治满目疮痍的中国社会,传统的明君情结、伟人情结依然根深蒂固,以为换了领袖,换了年号(那是历史了),就是新桃换旧符,就会柳暗花明。原来批评江泽民海内外浪潮,在胡温面前变成了歌功颂德,即便也有少许批评的声音,也是为其解说、解释、解脱作为善意出发点,和风细雨,呵护有加,以为主席就是人民的主席,总理就是人民的总理。这种中国人广泛的心态可以理解,但不可以认同。因为这种心态是数千年专制社会制度的产物,这种心态可能是维护专制制度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因为中国民众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而仰视的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皇帝、伟人,也就是说决定社会决定历史的力量与自己无关。人们没有人权价值观,不懂得人生而平等,本来中国的领袖也不是人民选举的领袖,总是以为打天下者就应该坐天下,愚昧依然是中国人的属性。 (博讯boxun.com)

    哭鼻子往往赢得人们的同情,在家庭,在幼儿园,在学校,在单位,在狭小的范围内,哭鼻子的人常常是因为委屈或者伤心;但作为一个国家领袖,眼泪虽也可流,但要看在什么事情上,什么场合下,如果经常哭鼻子,那不是管理国家的领袖形象,那是小孩子的矫情。我们的温总理哭泣太多,就变成了哭鼻子,虽然也能博得同情,但一而再再而三的流泪,如果不怀疑你哭的动机,我就要怀疑你本身作为领袖的能力。刘备经常哭鼻子,但温不能与刘备相提并论。刘备哭是作为皇帝的哭,他有一帮忠臣谋士;温家宝哭是作为一个臣子的哭,上有江泽民、胡锦涛、吴邦国,甚至名义上在其下的贾庆林、曾庆红等人实际上还在其上。刘备哭完,有人真心实意为他出力,为他排忧解难;温家宝哭完,上司和下属可能都在看他笑话,幸灾乐祸。所以作臣子的经常哭鼻子是无能的表现,是软弱的表现,这样的人怎么会在国家大事上有所作为?

    朱熔基有刚正不阿的品德,也有刚愎自用的个性,作为总理,他经常黑著脸,有时也动情掉眼泪。但朱流泪很少,偶然流泪也恰到好处,也是情到深处,顺其自然,给人的感觉是心里在流泪。据说李昌平“三农”问题上书朱熔基,朱震惊,也潸然泪下,不知谁在现场看到了,这眼泪没有在显现在摄影机前,但很博得民众的支持和同情。九江决口时,朱熔基大骂“豆腐渣工程”,报道说,“朱容基总理流泪了,温家宝副总理也流泪了,那是心痛的泪,忧心的泪。”

    温家宝既没有周恩来的谈笑风生和幽默,也没有朱熔基咄咄逼人的气势,看起来温文尔雅,弱不禁风,说话总像是在背诵稿子,缺少激昂顿挫。他给人平易近人关心百姓的印象,不仅因为他经常深入到普通群众中去,而且还在于他讲话中经常梗塞,流露出强忍眼泪感情。对此,温家宝也不避讳。在欢迎法国总理拉法兰的仪式上他流泪了,第二天看望北大学生时说:“面对这场天灾,我们不怨天尤人,我们接受挑战。昨天我在欢迎法国总理拉法兰的仪式上,看著眼前飘扬的五星红旗,我的眼睛湿润了。”过些天他对记者说:“我这个人很坚强,也很有感情,上周我见法国总统时,满脑子都是SARS。这几天我躺在床上,常常不自觉地泪流满脸。” 在访问泰国时,温家宝接见中国驻曼谷使馆人员时更动情地语带哽咽,引用一首他在当选总理后曾引用过的林则徐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男儿有泪不轻弹”,总理的泪水贵珍珠。温家宝忧国忧民,但治理国家不是仅凭感情就可以解决问题,轻易流泪,泪水太多,就不是珍珠了,不能把流泪当成形象工程。如今的中国社会贪污腐化盛行,贫富悬殊日益扩大,贫穷和失业在激化社会矛盾,百姓怨声载道,作为总理应该怎样面对?我不曾看到一九八九年温家宝在随同赵紫阳看望天安门绝食的学生时流泪,也不曾看到为仍在黑牢里的度日如年的不同政见者说一句话。请温总理为河南艾滋病患者流几滴眼泪,请温总理为千千万万个孙志刚流几滴眼泪,也请为成都饿死的三岁幼女流几滴眼泪……,在中国黑暗的社会,需要温总理太多的眼泪。流泪能解决问题吗?如果流泪能解决问题,那就号召全国人民都来流泪吧。根本的问题是制度问题,现在最需要的是政治改革,不触动这根弦,中国社会就没有和谐的音响。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让泪水化为智慧和力量,向著民主自由方向哪怕是迈出一小步,我们也会为你欢呼,我们也会泪流满面!

    2003年7月5日

    原载《北京之春》2003年8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